《第三十三回 笔语欺智囊歌场秘史 馈肴成画饼醋海微波》

这个时候,宋润卿在天津有事耽搁还没回来,冷太太突然又收了这些礼物,真过意不去,便亲自到这边来道谢。因道:“金先生上次过生日,一点也不让我们知道,我们是少礼又少贺。这会子,我们正想借着过中秋,补送一点东西。你瞧,我们这儿东西还没预备,你又多礼,直教我过不去。清秋的舅父又不在家,我们想作一个东道都不能够。”燕西笑道:“伯母快别说这个话,宋先生临走的时候,他还再三叮嘱,让我照应府上。偏是家父这一阵子,让我在家里补习功课,我来到这边的时候极少。”冷太太道:“我们那儿有个老韩,有些事也就可以照管了。若是真有要紧的事,我自然是会请教的。”燕西笑道:“我实在没事,倒好像极忙似的。不然,天气现在凉了,我应该陪伯母去看两回戏。”冷太太道:“我又不懂戏,听了也是白花钱,清秋现在和同学的家里借了一个话匣子来,一天开到晚,我就觉得听腻了。她倒很有味,开了又开。”燕西道:“我不知道冷小姐喜欢这个,我要知道,我有一个很好的话匣子,可以相送。借的是怎么样子的话匣子?”冷太太道:“若没事,可请到我那边去看看。现在她正在那开着呢。”燕西把玉芬看戏的事全忘了,便笑道:“很好很好,我也过去谈谈。”于是冷太太在前,燕西跟着后面。那话匣子在北屋门口一张茶几上放着,清秋端了一张小凳,两手抱着膝盖,坐在树底下听。这个日子,树上的红枣子,一球一球的,围着半黄的树叶子,直垂下来。有时刮了一阵小风过去,噼扑噼扑,还会掉下几颗枣子来。就在这个时候,扑的一声,一样东西打在清秋头上。头发是松的,那东西落下,直钻进人的头发里去。清秋用手摩着头道:“哎哟!这是什么?”手一掏,掏出一看,是粒枣子,就随手一扔。这一扔,不偏不倚,恰好燕西一举手,扔在他衫袖里面,燕西用手在袖子里捏着。伸出来一看,见是一粒红枣,就在冷太太身后对她一笑,把枣子藏在袋里了。清秋无意之中,倒不料给燕西捡了这样一个便宜。因为母亲在当面,依然和燕西点头。燕西道:“我不知道密斯冷爱听话匣子,我要知道,早就送过来了。我那话匣子,戏片子是全的,出一张,我就买一张。可是摆在家里,一个月也难开一回。”清秋笑道:“大概这话很真,我总没有听过呢。不然,若是记在心里,何以没有和我提过一声儿呢?”燕西笑道:“正是这样,宝剑赠与烈士,红粉……”燕西一想,红粉赠与佳人,这一句话有些唐突西施,便道:“逢到这种东西,早该赠与爱者。”冷太太道:“哎哟!话匣子坏了。”听听,原来片子已经转完了,只是沙沙地响。清秋这才抢上前,关住了闸。清秋道:“坏了没有?坏了可赔人家不起。”燕西笑道:“这也很有限的事,何必说这种话呢?”清秋仔细看了看,却幸还没有什么损坏,于是拿去唱片,将话匣子套上。燕西笑道:“为什么?不唱了吗?”清秋道:“客来了,可以不唱了。”燕西道:“我这是什么客?有时候一天还来好几回哩。”清秋并没有理会燕西说话,竟自进屋子里去了。一会儿工夫,只见她托了两只大玻璃盘子出来。燕西看时,一盘子是切的嫩香藕片,一盘子却是红色的糖糊,裹着许多小圆球儿,看不出是什么,倒好像蜜饯一类的东西。清秋抿着嘴笑道:“金先生不能连这个没有见过?”说时,就取出两把雪白的小白铜叉,放在桌上,因道:“请你尝一尝,你就知道了。”燕西吃东西,向来爱清爽的,这样糊里糊涂的东西,却有些不愿。但清秋叫他吃,他不能不吃,因就拿了叉,叉着一个小圆球儿,站着吃了。一到口,又粉又甜,而且还有些桂花香。笑道:“我明白了,这是苏州人吃的糖芋头,好多年没有尝了,所以记不起来。”清秋道:“猜是猜着了,但是猜得并不完全,苏州人煮糖芋头,不过是用些砂糖罢了,我这个不同,除了砂糖换了白糖外,还加了栗子粉、莲子粉、橙子丝、陈皮梅、桂花糖,所以这个糖芋头,是有点儿价值的。”燕西笑道:“这样珍品,我一点不知道,我这人真是食而不知其味了。我再尝尝。”他说时,又叉了一个小芋头吃着。清秋笑道:“这大概吃出味来了。”燕西道:“很好,很好,但是这样吃法,成了贾府吃茄卷了。这芋头倒是不值什么,这配的作料,要是太值钱了。”清秋道:“原来没有这样做法的,是我想的新鲜法子。”这个时候,冷太太刚进内室去了。燕西笑道:“我看这样子是专门弄给我吃的,谢谢!但是你怎知道我今天会来呢?”清秋抿嘴笑道:“有两天没来了,我猜你无论如何,今天不能不来。”燕西皱眉道:“自从暑假以后,你要上学,我又被家里监视着,不能整天在外,生疏得多了。你不知道,我对父亲说,这里的房子已经辞了呢。”清秋道:“我看你有些浪漫,你既然不能在外头住,你又何必赁隔壁的屋子呢?”燕西笑道: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?我若不赁隔壁的屋子,我到你家,就要开着汽车一直地来,来多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回头一望,见冷太太并没有出来。因道:“怕伯母多心。”清秋道:“多什么心?你指望她是傻子呢。你看她疼你那一分样子,肯当着外人吗?”燕西道:“虽然这样说,但是直来直去,究竟嫌不好。我想免得越过越生疏。我们哪日再到西山去玩一天,畅谈一回。”清秋微笑道:“生疏一点儿好,太亲密了,怕……”燕西微笑道:“怕什么?怕什么?你说。”说时,用食指蘸了一点茶水,大拇指捺着,遥遥向清秋一弹。清秋微微一瞪眼,身子一闪说道:“你就是这样不庄重,怕什么呢?月圆则缺,水满则倾,这八个字,你也不知道吗?”燕西皱眉道:“你总欢喜说扫兴的话。”清秋道:“我并不是爱说扫兴的话,天下的至理,就是这样子。”燕西笑道:“年轻轻儿的人说这些腐败的话做什么?我就只知道得乐且乐,在我们这样的年岁,跟着那些老夫子去读孔孟之道,那是自讨苦吃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冷太太已经出来了。两人的言语,便已打断。燕西一面吃着东西,一面和她们母女闲谈。总想找一个机会,和清秋约好,哪一天再到西山去。偏是冷太太坐在这儿不动,一句话没有法子说。

忽然当当当,钟响三下,燕西陡然想起,还约了人听戏,这个时候,自己还佯而不睬,玉芬一定在家骂死。便和韩妈要了一把手巾擦脸,笑道:“我是谈话忘了。一个朋友约一点钟会面,现在三点了,我还在这里,糟糕不糟?”说毕,匆匆地走到隔壁,一迭连声,催着开车,上共和舞台。坐上车子,一面掏出表来,一面又看街上。好容易急得到了,跳下车来就向楼上包厢里走。心里可想着,叫是叫了金荣来包一个包厢的,也不知他来过没有?若是没有,三嫂一定先来碰个钉子回去了,我这必得大受教训。一直走到二号厢后身,四围一望,并不见自己家里人。今天这事,总算失了信,呆立了一会儿,转身就要走,刚刚便要转身之时,忽然觉衣襟被人扯住,回头看时,却是白秀珠。原来自己背对着一号,玉芬就在一号里,这里,就是她和秀珠,带着秋香和一个老妈子。所以燕西没有留神看出来,此时一看到,他也来不及绕道了,就在包厢的格扇上爬了过来。玉芬道:“哼!你好人啦,自己说请人,这个时候才到,要不是我们先到,哪里有座位?”燕西笑着,还没说什么话,秀珠已到右边去,将自己的那张椅子,让与燕西。燕西虽然不愿意当着玉芬面就和秀珠并坐。但是人家已经让了位子,若是不坐下,又觉得不给人面子,只好装成漫不经心的样子,将长衫下截一掀,很随便地坐了下去。秀珠将栏杆板上放的茶壶,顺手斟了一杯茶,放在燕西面前。燕西一伸手扶着杯,道了一声谢谢。玉芬笑道:“你真不惭愧,今天是你的东,你早就该包了厢,先到这里来,等着我们。你不来也罢了,也该叫一个人,先买下包厢的票。可是你全不理会,自己还是去玩自己的。这会子戏快完了,你才慢慢地来。来了也不道歉,就这样坐下。你以为秀珠妹妹她是倒茶给你喝呢?你要知道,她可是惯你。”燕西望着秀珠道:“是吗?”这一句话正要问出来,秀珠笑着说道:“我倒茶是一番好意,可没有这种心思。表姐只管怪人,把我的人情也要埋没了。”玉芬道:“这样说,他来迟了,是应该的?”秀珠笑道:“我并非说是应该的,不过你怪他,可不能把我这事合为一谈。”玉芬将脸掉过去,望着台上,说道:“我不说了,你有两张嘴,我只一张嘴,怎样说得赢你?”秀珠本来是无心的话,看那样子,玉芬竟有些着恼,她也只好不说了,就对燕西丢了一个眼色。燕西笑道:“我真是该死,总是言不顾行。听完了戏,我还作个小东道,算是赔罪,你看怎么样?”说时,斟上一杯茶,双手递了过来。玉芬笑道:“你这为什么?就算是赔罪吗?”燕西笑道:“得了!你还惦记着这事做什么!好戏上场了,听戏罢。”玉芬向台上看时,正是一出《六月雪》上场,这完全是唱功戏,玉芬很爱听的,就不再和燕西讨论了。

等到《探母》这出戏开始,陈玉芳装着公主上场,燕西情不自禁的,在门帘彩的声中,夹在里面鼓着两掌。秀珠对燕西撇嘴一笑,又点了点头。燕西见玉芬看得入神,就把自己衬衫袋里的日记本子铅笔,抽了出来。用铅笔在本子上写道:“这人是三哥的朋友,我不能不鼓几下掌。”秀珠接了日记本子,翻过一页,写了三个大字:“我不信。”写时,燕西微笑。燕西又接过本子来,写道:“这楼下第二排,他有一排座位,是有戏必来的。今天因为玉芬嫂来了,他避嫌不来。你瞧,那第二排不是空着两个位子吗?无论如何,有一个位子,一定空到头的,那就是三哥的位子。这话证明了,你就可以相信我不是说谎话了。”秀珠接过来写道:“真的吗?我问问她。”燕西急了,就急出一句话来,道:“使不得!”燕西一说出来,又觉得冒失,连忙用手一伸,掩了自己的口。但是当他两人写的时候,玉芬未尝不知道,以为他两人借着一支铅笔说情话,倒也不去管他,用眼角稍稍地转着望望他们。见他两人很注意自己,趁秀珠在写,燕西在看的时候,趁空偷看一下日记本,见着问她二字。接上燕西说了一句使不得,就很令人疑心。因道:“什么事使不得?”燕西忙中无计,一刻儿说不出所以然来。玉芬见他说不出所以然来,越发用全副的精神,注视着燕西的面孔。燕西搭讪着笑道:“三嫂总以为我认识台上这个陈玉芳呢。其实,也不过在酒席场中会过几面,他送过我一把扇子罢了。”玉芬道:“你这是不打自招,我又没问你这一些话,你为什么好好地自己说出来?”燕西还要向下辩,秀珠道:“不说了,听罢,正好听的时候,倒讨论这种不相干的问题。”玉芬笑道:“你总为着他。”也就不说了,看完了戏之后,燕西还要做东请玉芬去吃饭。玉芬道:“我精神疲倦极了,回家去罢。你要请我,明天再请。”燕西道:“既然不要我做东,我就另有地方要去,不送你们回家了。”玉芬道:“你只管和秀珠妹妹走,我一个人回家。”秀珠笑道:“你别冤枉人了,我可和七爷没有什么约会。”燕西笑道:“我并不是请她。”玉芬道:“这可是你两人自己这样说的。秀珠别回去了,到我家里去吃晚饭罢。”说毕,牵着秀珠的手,就一路上了汽车。燕西不住地对秀珠以目示意,叫她对那日记本子保守秘密。秀珠也知道他的意思,微笑着点了头。

玉芬对于他们的行动,都看在眼里。车子开了,玉芬笑对秀珠道:“你和老七新办一回什么交涉呢?”秀珠道:“没有什么交涉,不过说笑话罢了。”玉芬道:“说笑话没有什么不能公开的,你为什么那样鬼鬼祟祟呢?”秀珠笑道:“我们是成心这样,逗着你好玩。”玉芬道:“妹妹,你把你姐姐当个傻子呢?你以为我一点不知道吗?”秀珠笑道:“你知道也不要紧,他们捧捧角,不过是逢场作戏,有什么关系?况且男子捧男子,你又何必去注意?”玉芬听她的口音,并不是指着燕西说,很奇怪。一想到燕西在早上和自己说话的时候,和鹏振鬼鬼祟祟的情形,似乎这里面有些问题。灵机一动,于是就顺着她的口气,往下说道:“他们捧男角也好,捧女角也好,我管他做什么?不过这些唱戏的,他凭什么要给你当玩物,还不是为了你几个钱?所以由此想去,花钱一定是花得很厉害,有钱花,总要花个痛快。像这样花钱,免不了当冤桶,那何苦呢?老七虽也欢喜玩,但是花钱,花在面子上,而且也不浪费。不像我们那位,一死劲儿地当冤桶。”秀珠道:“三爷这人更机灵了,他肯花冤钱吗?要说听戏,倒很有限,天天听也不过花个二三十块钱。若是闲着,一打两百块一底的牌,两三个钟头,也许花几百块钱,这不强得多吗?”玉芬笑道:“你可知道,他们这钱是怎样花法?”秀珠一想,我不要往下说了,她是话里套话,想把这内幕完全揭穿,我告诉了她,她和鹏振闹起来,那倒没有什么关系,可是燕西知道这话是我说出来的,一定说我多事,那又何必!因笑道:“我又没捧角,我知道他们的钱是怎样花的?”

说到这里,汽车停住,已经到了金家门口。秀珠笑道:“刚是在你府上走的,这会子又到府上来。你们的门房,看见都要笑了。”玉芬笑道:“我府上,不久就要变成你舍下,迟早是这里去,这里来。”秀珠听见玉芬的话,说得很明白,就不肯接着向下说,因道:“你回去罢,我要找你们八妹谈谈。”玉芬道:“你到我那里去,叫人把她找来就是了。这会子,你一个人瞎闯,到哪里找她去?”秀珠道:“我总会找到她的,你就不必管了。”一转过屏门,秀珠向西边转,顶头却碰见了鹏振。鹏振笑道:“密斯白回来了。戏很好吗?”秀珠笑道:“都不错,三爷那排位子,今天空了好几个,为什么不去呢?”鹏振听她说,倒吃了一惊。因问道:“哪里有我什么那排位子?我不知道。”秀珠笑道:“我全知道了,三爷还瞒什么呢?但是这个话,只放在我心里,我决不会对玉芬姐说的。”鹏振穿的是西装,又不好作揖,就举起右手的巴掌,比齐额角,行了一个举手礼。笑道:“劳驾!劳驾!其实,倒没有什么要紧,不过她是碎嘴子,一知道了她就打破沙罐问到底,真叫人没法子办。”秀珠笑道:“既然是不要紧,那我就对她说罢。”鹏振连连摇头笑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,那何必呢!”秀珠笑道:“既然不让我说,那得请我。”鹏振笑道:“密斯白好厉害,趁机而入,但是就不为什么事,密斯白要我请,我也无不从命的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陪着秀珠走道,一直陪着她到了二姨太太房门外面,眼见她进去了,这才出来。走过一重门,只见听差李升,手上拿了一张极大的洋式信套。鹏振问道:“是我的信吗?”李升道:“不是,是一封请帖,没法送到里面去。”说到这里笑了一笑。鹏振拿了请柬拆开一看,却是花玉仙的名字,席设刘宅。日子却注的是阴历八月十五日下午七时。鹏振一个人自言自语地笑道:“这老刘倒会开心,自己不出面,用花玉仙来做幌子。”因问李升道:“什么时候送来的?”李升道:“是上午送来的。我一瞧这请柬上的名字,就不敢向里拿。”鹏振道:“是刘二爷那边派人送来的吗?”李升道:“另外还有一封请帖,是请七爷的,已经送过去了。”鹏振将请柬一叠,便揣在身上,留着和燕西商量。

这天晚上,燕西回来了,看见桌上放着一封请柬,便按电铃叫了金荣进来,问什么时候送来的。金荣道:“这是李升送来的,我不知道。”燕西道:“不止这一帖封子送到我们家里吧?他不能连三爷不请,就请了我。”说到这里,鹏振在外面接着说道:“别嚷别嚷。”一面说着,推进门来。燕西道:“真也是别致,分明是老刘请客,怎样叫花玉仙出名。这家伙是怕我们不到,所以闹这个花头。”鹏振道:“我想他不敢。他冤了我们到他家里去,连节都过不成,我们岂能放过他?”燕西道:“我们还是真按着时刻去吗?我想,总得在家里敷衍一阵子。大哥回来不回来,那是没准。二哥呢,又刚和二嫂闹别扭。我们两人要再不在家,那还像个样子?”鹏振道:“若是由家里吃了饭再去,那就有九十点钟了,岂不把老刘请的客等煞。”燕西道:“我们就先通知他,预备点心让客先吃,也就不要紧了。”鹏振道:“我也不知他请的是些什么客,这话不大好说。回头客都到齐了,专候我们两人去,人家非骂我们摆架子不可,最好还是我们早些去的是。”燕西道:“去是去,可是花玉仙要向我们敲起竹杠来,那算你的,我可不过问。”鹏振笑道:“你就说得那样不开眼,总共和你见过几回面,何至于和你开口要什么?况且在我当面,她决不会和你要什么的,你放心罢。”一谈到花玉仙,鹏振就足足地夸了一顿好处,舍不得走。一会子厨子提着提盒,送了饭来,一碗一碗向临窗一张桌上放下。鹏振看时,一碗炒三仁,乃是栗子莲子胡桃仁,一碗清炖云腿,一碟冷拌鲍鱼和龙须菜,一碟糟鸡。鹏振笑道:“很清爽。”金荣正抽了一双牙筷,用白手巾擦毕,要向桌上放。因对鹏振笑道:“三爷尝一筷子。”鹏振果然接了筷子,夹了一片鲍鱼吃了。因对厨子道:“还添两样菜,我也就在这里吃。”厨子道:“三爷的饭,已经送到里院子里去了。”鹏振放下筷子,偏着头问厨子道:“你是老板还是伙计?”厨子知道要碰钉子,不敢作声。鹏振道:“我不是白吃你的,叫你开来,你就开来。里面开了饭,我不愿吃,给你们省下,还不好吗?人家说,开饭店不怕大肚汉,我看你这样子,倒有些不同。”燕西笑道:“嘿!同他说上这些做什么?你要什么菜,叫金荣去说罢。”金荣道:“三爷要吃什么?”鹏振道:“不管什么都成,只要快就好,你不瞧我在这里等着吃吗?”金荣放好碗碟,笑着去了。不一会儿,他竟捧着托盘,托了一碗烧蹄髈,一盘烧鸭来,另外又是一大盘鸡心馒头。鹏振笑道:“你倒很知道我的脾气。不过这一次猜错了,我是看见清爽的菜,就想吃清爽的东西。”金荣道:“要不,拿了换去。”说话时,鹏振早撅着一个馒头蘸着蹄髈的浓汁,吃了一口。因用馒头指着燕西道:“很好,你不吃一个?”燕西道:“罢了,我怕这油腻。”于是用筷子夹了一片烧鸭,在口里咀嚼着。笑道:“这烧鸭很好,是咱们厨子自己弄的吗?”金荣道:“还热着呢,自然是家里做的。”燕西道:“你对他说,明天给我烧一只大的,切得好好的,葱片儿甜酱,都预备好了。另外给烙四十张薄饼。”鹏振道:“你又打算请谁?一只大鸭,还添四十张饼,这不是一两个人吃得完的。”燕西道:“不是请客,我送人。”鹏振道:“巴巴地送人一只鸭子,那算什么意思?”燕西道:“原是极熟的人,不要紧的。”鹏振道:“极熟的人是谁呢?”燕西见他手上拿了半片馒头,只伸手在桌子上蘸着,眼睛可望着人出神。燕西笑道:“这有什么注意的价值,尽管思索做什么?你瞧,把桌上的油汁都蘸干了。”鹏振笑着把馒头扔了,说道:“我猜着了,反正不是送男友。没有哪个男朋友,有这种资格,可以受你的礼。”燕西道:“管他是不是,这是极小的事,别问了。”

鹏振觉得这事心里很明白,燕西不说,也是公开的秘密,就不必多谈了。吃过饭,谈了一阵子,走回院子去,只见秀珠和玉芬,站在院子里闲谈。因道:“密斯白,刚才不是找梅丽去了吗?”秀珠道:“我在那里闲谈了许久,玉芬姐找我吃饭来了。我们等好久不见你来,后来听说,和七爷在外面吃了,所以我们就没有再等。”鹏振笑道:“我看见老七那边开的菜不错,所以我就顺便在那里吃了。密斯白,我报告你一个消息,明天你有烤鸭吃。”秀珠笑道:“谁请我吃烤鸭?我猜不到。大概是三爷请我吧?”玉芬道:“他呀!没有那样大方。他不求人,是一毛不拔的。”鹏振笑道:“凭你这样一说,我这人还算人吗?这可不是我夸口,在两个钟头以前,遇到密斯白,我曾许了请她,这不会是假话吧?我总不能当面撒谎。”玉芬道:“请人吃一只烤鸭子,也是极小的事,值得这样夸嘴。”鹏振道:“你又猜错了。这并不是我请密斯白,另外有人请她。这个人也就无须我说了。”玉芬笑道:“老七也是小孩子脾气,无事端端送人一只烤鸭子吃做什么?”鹏振道:“我也是这样说。因为我在那里,厨子另外送一碟烤鸭子来。老七尝了一块,说是不错,他就想起来,要送密斯白鸭子吃了。”玉芬对秀珠笑道:“嘿!老七待你真是不错,无论有什么,也不会忘了你。”秀珠听了这话,心里虽痛快,脸上究竟有些不好意思,便道:“这是三爷开玩笑的,你也信以为真吗?”鹏振道:“又不是什么重礼,我撒谎做什么?你不信,就可以问问老七去。”玉芬笑道:“我没有听见说先问人送礼不送礼的。你以为秀珠妹妹没有吃过烤鸭子,等着要吃吗?”这一说,大家又都笑了。秀珠倒信以为实,只当燕西真要送她的烤鸭,当晚很高兴地回家。次日上午,就等着烤鸭吃,一直到一点钟,烤鸭还没送到。秀珠心想,早上本来赶不及,一定是晚上送来,这且出去玩,到了那时,再回来吃晚饭。但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依然不见烤鸭。她心里就很疑惑不是鹏振撒谎,就是燕西把这事忘了。燕西本来是有头无尾的人,倒也就算了,不去惦记这件事。

中秋这一天,秀珠到金家来玩,正在走廊上走的时候,前面似乎有个像厨子的人,和听差的说话。他道:“前天给七爷送烤鸭出去的那一套家伙,还没有拿回来。劳驾,大哥给我们取了回来罢,我们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日子一久,也许就丢了。”秀珠听了这话,分明燕西叫厨子烤了鸭,不过没有送给自己罢了。当时心里就感到一阵不舒服。因借着缘故,走到燕西书房里去。恰好燕西在家,自然周旋一阵。秀珠道:“这几天身子倦得很,不愿出门。可是在家里又怪闷的,你有什么好小说没有?借两本给我看看。”燕西笑道:“你也有借书看的日子,这是难得的,有有有!”于是在书橱里找了几部白话言情小说,一齐交给秀珠。秀珠将书叠好,夹在肋下,就有要走的样子。燕西笑道:“真是用功起来吗?坐也不坐一会儿,就要走。”秀珠道:“倒不是我用功,我怕在这里打搅了你。”燕西笑道:“打搅我什么?我不做事,又不读书。”秀珠笑道:“你留我在这里坐,可是我馋得很,你得给些东西我吃。”燕西道:“那不是容易事,你要吃什么?我马上叫人买去。”秀珠微微一笑说道:“我要吃烤鸭。”燕西突然听了这话,脸上一红,但是依然佯作不知。也笑道:“好端端的,怎么要吃烤鸭呢?”秀珠道:“好端端的不能吃,为什么你倒好端端地送人?”燕西道:“我送了谁的烤鸭?”秀珠道:“你能说我这是冤枉你的话吗?”燕西道:“你真是有耳报神。是我前天叫厨子烤了一只鸭子,送给诗社里几个朋友,你怎样知道?”秀珠将嘴一撇道:“你别信口开河了,哪个作诗的朋友你那样看得起?还送烤鸭给他吃。”燕西笑道:“据你说,是送给谁吃了呢?”秀珠道:“你做的事,我哪里会知道?但是论起你向昔为人,是不会对男朋友这样客气的。”燕西笑道:“就算是送给女朋友,但是你指不出人来,也不能加我的什么罪。”秀珠把头一摆,摆得耳朵上坠的两只长丝悬的玉环,摇摇荡荡,只打着衣领。秀珠还没有开口,燕西道:“怪不得现在又时兴长环子,果然能增加女子一种美态。”秀珠将身子一扭,说道:“今天不是节下,我要说出好话来了。”说毕,她已走去。燕西心想,这一只烤鸭,只有老三知道。但是我也没有告诉他送谁,秀珠怎样会知道?老三这个人真是多事,这话何必告诉她?但是这一天,燕西正急于赴刘家的席,晚上好乐一乐,秀珠虽然不大快活,这时候也来不及过问了。

上一篇:第三十二回 妇令夫从笑煞终归鹤 弟为兄隐瞒将善吼狮

下一篇:第三十四回 纨绔聚豪家灭灯醉月 艳姬伴夜宴和索当歌

返回目录:金粉世家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