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回 重庆一角大梁子》

民国三十四年春季,黔南反攻成功。接着盟军在菲律宾的逐步进展,大家都相信"最后胜利必属于我"这句话,百分之百可以兑现。本来这张支票,已是在七年前所开的,反正是认为一张画饼,于今兑现有期了,那份儿乐观,比初接这张支票时候的忧疑心情,不知道相距几千万里,大后方是充满了一番喜气。但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,也有人在报上看到胜利消息频来,反是增加几分不快的。最显明的例子,就是游击商人。在重庆,游击商人各以类分,也各有各的交易场所。比如百货商人的交易场所,就在大梁子。

大梁子原本是在长江北岸最高地势所在的一条街道。几次大轰炸,把高大楼房扫为瓦砾堆。事后商人将砖砌着高不过丈二的墙,上面盖着平顶,每座店面,都像个大土地堂,这样,马路显着宽了,屋子矮小的相连,倒反有些像北方荒野小县的模样。但表面如此,内容却极其紧张,每家店铺的主人,都因为计划着把他的货物抛出或买进而不安。理由是他们以阵地战和游击商比高下的,全靠做批发,一天捉摸不到行市,一天就可能损失几十万法币。

在这个地方,自也有大小商人之分。但大小商人,都免不了亲到交易所走一次。交易所以外的会外协商,多半是坐茶馆。小商人坐土茶馆,大商人坐下江馆子吃早点。

在大梁子正中,有家百龄餐厅,每日早上,都有几批游击百货商光顾。这日早上七点半钟,两个游击商人,正围着半个方桌面,茶烟点心,一面享受,一面谈生意经。

上座的是个黄瘦子,但装饰得很整齐。他穿了花点子的薄呢西服,像他所梳的头发一样,光滑无痕,尖削的脸上,时时笑出不自然的愉快,高鼻子的下端,向里微勾,和他嘴里右角那粒金牙相配合,现出他那份生意经上的狡诈。旁座的是个矮胖子,穿着灰呢布中山服,满脸和满脖子的肥肉臃肿着,可想到他是没有在后方吃过平价米的,他将筷子夹了个牛肉包子在嘴里咬着,向瘦子道:"今天报上登着国军要由广西那里打通海口。倘若真是这样,外边的东西就可以进来了,我们要把稳一点。"

那瘦子嘴角里衔着烟卷,取来在烟缸子上弹弹灰,昂着头笑道:"我范宝华生在上海,中国走遍了,什么事情没有见过?就说这六七年,前方封锁线里钻来钻去,我们这边也好,敌人那方面也好,没有碰过钉子。打仗,还不是那么回事。把日本鬼子赶出去,那不简单,老李,你看着,在四川,我们至少有三年生意好做,不过三年的工夫也很快,一晃就过去了。为了将来战事结束,我们得好好过个下半辈子,从今日起,我们要好好的抓他几个钱在手上,这倒是真的,我们不要信报上那些宣传,自己干自己的。"

老李道:"自然不去信他。但是你不信别人信;一听到好消息,大家就都抛出。越是这样越没有人敢要,一再看跌。就算我们手上这点存货蚀光了为止,我们可以不在乎。可是我们总要另找生财之道呀。于今物价这样飞涨,我每月家里的开销是八九上十万,不挣钱怎么办?你老兄更不用说了,自己就是大把子花钱。"

范宝华露着金牙笑了一笑,表示了一番得意的样子,因道:"我是糊里糊涂挣钱,糊里糊涂花钱。前天晚上赢了二十万,昨天晚上又输了三十万。"老李道:"老兄,我痴长两岁,我倒要奉劝你两句,打打麻将,消遣消遣,那无所谓。唆哈这玩意,你还是少来好,那是个强盗赌。"

范宝华又点了一支纸烟吸着。微摇了两摇头道:"不要紧,赌唆哈,我有把握。"老李听了这话,把双肉泡眼,眯着笑了起来。放下夹点心的筷子,将一只肥胖的右巴掌,掩了半边嘴唇,低声笑道:"你还说有把握呢,那位袁三小姐的事,不是我们几位老朋友和你调解,你就下不了台。"范宝华道:"这也是你们朋友的意思呀。说是我老范没有家眷,是一匹野马,要在重庆弄位抗战夫人才好。好吧,我就这样办。咳!"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改操着川语道:"硬是让她整了我一下。你碰到过她没有?"老李笑道:"你倒是还惦记她呢。"范宝华道:"究竟我们同居了两年多。"正说到这里,他突然站起身来,将手招着道:"老陶老陶,我们在这里。"

老李回头看时,走来一位瘦得像猴子似的中年汉子,穿了套半旧的灰呢西服,肋下夹了个大皮包,笑嘻嘻的走了来。他的人像猴子,脸也像猴子,尤其是额头前面,像画家画山似的一列列的横写了许多皱纹。

老李迎着也站起来让坐,范宝华道:"我来介绍介绍,这是陶伯笙先生,这是李步祥先生。"陶伯笙坐下来笑道:"范兄,我一猜就猜中,你一定在大梁子赶早市。我还怕来晚了,你又走了。"范宝华道:"大概九点钟,市场上才有的确消息,先坐一会吧。要吃些什么点心?"

茶房过来,添上了杯筷,他拿起筷子,指着桌上的点心碟子道:"这不都是吗?我不是为了吃点心而来。我有件急事,非找你商量一下不可。"范宝华笑道:"又要我凑一脚?昨天输三十万了,虽然钱不值钱,数目字大起来,也有点伤脑筋。"

陶伯笙喝着茶,吃着点心,态度是很从容的。他放下筷子,手上拿了一只桶式的茶杯,只管转着看上面的花纹。然后将茶杯放在桌上,把手按住杯口,使了一下劲,作个坚决表示的样子,然后笑道:"大家都说胜利越来越近了,也许明年这个时候,我们就回到南京了。无论如何,由现在打算起,应该想起办法,积攒几个盘缠钱。要不然,两手空空怎么回家?"范宝华道:"那末,你是想作一笔生意。我早就劝过你了,找一笔生意作。你预备的是走哪一条路?"

陶伯笙额头上的皱纹,闪动了几下,把尖腮上的那张嘴,笑着裂痕伸到腮帮子上去,点了头道:"这笔生意,十拿九稳赚钱。现在黄金看涨,已过了四万。官价黄金,还是二万元一两。我想在黄金上打一点主意。"范宝华对他看了一眼,似乎有点疑问的样子。

陶伯笙搭讪着把桌上的纸烟盒取到手,抽出一支来慢慢的点了火吸着。他脸上带了三分微笑,在这动作的犹豫期间,他已经把要答复的话,拟好了稿子了。他喷出一口烟来道:"我知道范兄已经作有一批金子了。请问我当怎么作法?"范宝华哈哈一笑道:"老兄,尽管你在赌桌上是大手笔,你还吃不下这个大馍馍吧,黄金是二百两一块,买一块也是四百万。自然只要现货到手,马上就挣它四百万。可是这对本对利的生意,不是人人可以作到的。"

陶伯笙道:"这个我明白。我也不能那样糊涂,想吃这个大馍馍。你说的是期货,等印度飞来的金砖到了,就可兑现,自然是痛快。可是我只想小做,只要买点黄金储蓄券。多一点三十两二十两,少一点十两八两都可以。"范宝华道:"这很简单,你挤得出多少钱就去买多少得了。我还告诉你一点消息,要作黄金储蓄,就得赶快。一两个礼拜之内,就要加价,可能加到四万,那就是和黑市一样,没有利息可图了。"

陶伯笙看了李步祥一下,因道:"大家全不是外人,有话是不妨实说。我也就为了黄金官价快要涨,急于筹一笔钱来买。范兄,你路上虽得活动,你自己也要用,我不向你挪动。但是,我想打个六十万元的会。"范宝华不等他说完,抢着道:"那没有问题。不就是六万元一脚吗?我算一脚。"

陶伯笙笑道:"我知道你没有问题,除了你还要去找九个人呢。实在不大容易。我想,求佛求一尊。打算请你担保一下,让我去向人家借一笔款子。"范宝华两手同摇着笑道:"你绝对外行。于今借什么钱,都要超过大一分,借六十万,一个月要七八万元的利钱。黄金储蓄,是六个月兑现。六七四十二万,六个月,你得付五十万的子金。这还是说不打复利。若打起复利,你得付六十万的利息。要算挣个对本对利,那不是白忙了?"

那胖子李步祥原只听他两人说话。及至陶伯笙说出借钱买黄金的透顶外行话,也情不自禁地插嘴道:"那玩不得,太不合算了。"陶伯笙道:"我也知道不行,所以来向范兄请教,此外,还有个法子,我想出来邀场头,你总可以算一脚吧?"范宝华道:"这没有什么,我可以答应的。不过要想抽六十万头子,没有那样大的场面。而且还有一层,你自己不能来。你若是也加入,未必就赢。若是输了的话,你又算白干,那大可不必。"

陶伯笙偏着头想了一想,笑道:"自然是我不来。不过到了那个时候,朋友拉着我上场子,我要是说不来的话,那岂不抹了人家的面子?怎么样?李先生可以来凑一脚?"李步祥笑道:"我哪里够资格?我们这天天赶市场的人,就挣的是几个脚步钱。"

范宝华道:"提起了市场我们就说市场吧。老李,你到那边去看看,若是今天的情形有什么变动的话,立刻来给我一个信。我和老陶先谈谈。"

李步祥倒是很听他的指挥,立刻拿起椅子上的皮包就走出餐厅的大门。刚走到大门口,就听到有人在旁边叫道:"我一猜就猜着了,你们会在这里吃早点的。"他掉转头去看时,说话者就是刚才和范宝华谈的袁三小姐。

她穿着后方时新的翠绿色白点子雪花呢长袍,套着浅灰法兰绒大衣。头发是前面梳个螺旋堆,后面梳着六七条云丝纽。胭脂粉涂抹得瓜子脸上像画上的美女一样,画着两条初三四的月亮型眉毛。最摩登的,还是她嘴角上那粒红豆似的美人痣。看这个女人也不像是怎样厉害的人。倒不想她和范宝华变成了冤家。他匆遽之间,为她的装饰所动,有这点感想,也就没答复出什么话来,只笑着点了两点头。

袁小姐笑道:"哼!老范也在这里吧?"她说着,把肋下夹的皮包拿出来,在里面抽出一条小小的花绸手绢,在鼻子上轻轻抹了两下。李步祥又看到她十个手指头上的蔻丹,把指甲染得血一般的红。

她笑道:"老李!你只管看我作什么?看我长得漂亮,打什么主意吗?"李步祥哎哟了一声,连说不敢不敢。

袁三小姐笑道:"打我什么主意,谅你也不敢,我是问你,是不是打算和我作媒?"李步祥还是继续地说着不敢。

袁三小姐把手上的手绢提了一只角,将全条手绢展开,抖着向他拂了一下,笑道:"阿木林,什么不敢不敢?实对你说,你要发上几千万元的财,也就什么都敢了。"老李笑道:"三小姐开什么玩笑,你知道我是老实人。"

她笑道:"哼!老实人里面挑出来的。哪个老实人能作游击商人?这也不去管他了。你是到百货市场去吧?托你一件事,给我买两管三花牌口红来。别害怕,不敲你的竹杠,我在百龄餐厅等着你。买来了,我就给你钱。"李步祥先笑道:"袁小姐就是这一张嘴不饶人。东西买来了,我送到哪里去?"

袁三道:"你没有听见吗?我在百龄餐厅等着你。你以为老范在那里我不便去。那没有关系,不是朋友,我们也是熟人。回头要来。"说着笑对了他招招手,她竟是大开了步子,走进餐厅里去。李步祥望着她的后影,摇了两摇头自言自语的道:"这个女人了不得。"于是走上百货市场去。

这百货交易所在一幢不曾完全炸毁的民房里。这屋子前后共有四进,除了大门口,改为土地堂的小店面而外,里面第二第三两进屋子,拆了个空,倒像个风雨操场。这两进房子里挨着柱子,贴着墙,乱哄哄地摆下摊子。那些摊子上,有摆衬衫袜子的,有摆手绢的,有摆化妆品的,也有专摆肥皂的。夹着皮包的百货贩子,四处乱钻,和守住摊子的人,站着就地交涉。全场人声哄哄,像是夏季黄昏时候,扰乱了门角落里的蚊子群。

李步祥兜了两三处摊子,还没有接洽好生意,这就有个穿蓝布大褂的胖子光了头,搬一条板凳放在屋子中间。他这么一来,立刻在市场上的游击商人,就围了上来。人围成了圈子以后,那胖子站在凳子上,在怀里掏出一本拍纸簿,在耳朵夹缝里取出一支铅笔。他捧着簿子看了看,伸了手叫道:"新光衬衫九万。"只这一声,四处八方,人丛中有了反应:"八万,八万五,八万二,两打,三打,一打。"同时,围着人群的头上,也乱伸了手。那胖子又在喊着:"野猫牌毛巾一万二。"在这种呼应声中,陆续地有人走来,加进了那个拥挤的人圈,人的声音也就越发嘈杂了。

李步祥的意思,只是来观场,并不想买进货品,也就只站在人丛后面呆望了一阵。约莫有十来分钟,他把市场今日的行市,大概摸得清楚了。却有人轻轻在肩上拍了一下,看时,正是那位邀赌的陶伯笙。便笑道:"陶先生,你也有兴致来观观场吗?不买东西,在这里站着是无味的,声音吵得人发昏。"陶伯笙笑道:"那位袁三小姐又去找老范去了。我想坐在一处,他们或者不好说话,所以我就避开来了。"

李步祥笑道:"没有关系。我和他们混在一处两三年,什么不知道。这位袁三小姐是什么全不在乎的。不是你提起我倒忘怀了。她正叫我给她买两支口红呢。来吧,我们一同来和袁小姐看口红。"说着,转了两三个化妆品摊子,果然找到了两支三花牌口红。

李步祥一问价钱,那位摊贩子并没有开口说话,将蓝布衫的长袖子伸出来。当李步祥也伸过手去和他握着时,他另一只手,立刻取了一块白的粗布手巾,搭在两个人手上,也不知道他们两只手在布底下捏了些什么。那李步祥缩回手来,摊贩子立刻摇了两摇头道:"那不行,差远了。"李步祥笑着伸过手去两只手捏住,又把布盖着。他连问着:"可不可以?"于是两个人一面捏手,一面打着暗号,结果,李步祥缩回手来,掏出几千元钞票,就把口红买过来了。

陶伯笙跟着他走了几步,笑道:"为什么不明说,瞒着我吗?"李步祥道:"市场上就是这么一点规矩,明事暗做。其实什么东西,什么价钱,大家全知道。你非这样干,他不把你当内行,有什么法子呢。走吧,把东西送给袁三去。"

陶伯笙笑道:"你当了老范的面,送她这样精致的化妆品,恐怕不大妥当,老范那个人疑心很重。"李步祥笑道:"没关系,大家全是熟极了的人。"

他说着,向前走,一到餐厅门口,陶伯笙不见了。心想,这家伙倒是步步当心,是个精灵鬼,自己也不可太大意。于是缓着步子向里走,隔着餐厅玻璃门,先探头望了一下。那袁三和范宝华坐在原先的桌位上,谈笑自若。她倒是先看见了,抬起手来,连招了两下。

李步祥只好夹着皮包走过去了。看看范袁两人脸色,都极其自然。便横头坐下来笑道:"刚才范兄还提到你的,不想你就来了。"袁三将眼睛向两人瞟了一眼,笑道:"那多谢你们惦记了。"李步祥道:"本来你和范兄是很好的。大家还可以……"袁三立刻把笑脸沉下来道:"老李,话不要说得太远了。过去的事提他干什么?我们都不过是朋友而已。朋友见面,坐坐茶馆何妨?"李步祥把脸腮上的胖肉拥起来,苦笑了一下。

袁三又笑道:"你自说是个老实人,说错了话我也不怪你。托你买的口红,你买了没有?"他便在口袋里掏出两支口红管子,放在桌上。袁三拿过去看了看装潢上的记号,又送到鼻子尖上闻了两下,点着头道:"这是真的,你花了多少钱买的?"李步祥笑道:"小意思,还问什么价钱?"袁三道:"我敲竹杠要敲像老范一样的,敲就敲笔大的。你这个小小游击商人,经不起我一敲。多少钱买的?说!"

李步祥一想,这家伙真凶,和她客气不得。于是点了头笑道:"袁小姐说的是,你就给五千块钱吧!我们买得便宜。"袁三道:"两千五百元买不到一支口红,你说实话。"李步祥将肥脖子一缩,笑道:"袁小姐真是厉害,市场上价目都晓得。我是七千元买的。"

袁三将朱漆的小皮包放在桌上打开,在里面抽出一叠钞票,拿了几张由桌面上向李步祥面前一丢。因笑道:"你真是阿木林。北平人有句话,叫做窝囊废,你说对不对?"李步祥红着胖脸道:"民国二十一二年,我混小差使在北平住过两年,这句话我懂得。那比上海人说的阿木林还要厉害一点。"袁三道:"你看!要钱就要钱,白送就白送,少算两千块钱,那算怎么回事?"他笑道:"我怕袁小姐嫌我买贵了。"她笑着叹了口气道:"你真是一块废料。"说话时,还把手上拿的花绸手绢隔了桌面向他拂了几拂。李步祥心里十分不痛快,可是对了她还只有微笑。

袁三站了起来,将皮包夹在肋下,向范宝华道:"你大概是不要我会东的了。"范宝华笑道:"根本你也没有扰我,就只喝了半杯茶。"袁三道:"胜利快来到了。大概一两年内,我们可以回上海。好孩子,好好的抓几个钱回家去养老婆儿女,别尽管赌唆哈。"她说着话时,手拿了皮包,将皮包角按住桌子,在地面悬起一只脚,将皮鞋尖在地面上点着。最后,说了两个字"再见",扬着脖子挺了胸脯子就这样地走了。

范李怔怔地对望了一阵。还是范宝华笑道:"这家伙越来越流,简直是个女棍子。幸而她离开了我,若是现今还在一处,我要让她搜刮干了。"李步祥道:"我在餐厅门口碰着她,是她先叫我的。她叫我到市场上去买口红。不知道什么缘故,我见着她就软了,她叫我买东西,我不敢不买。我想老兄不会见怪。"

范宝华也笑着叹口气道:"你真是一块废料。这且不谈,今日市场情形怎么样?"李步祥道:"还在看跌,市场上很少人进货,我们还是按兵不动的好。"范宝华将桌子一拍道:"我还看情形三天,三天之内,还是继续看跌的话,我决计大大地变动一下,要干就痛痛快快地大干一阵,这样不死不活的也闷得很。我也不能让袁三小视了我。"

李步祥道:"如果你有这个意思,我倒可以和你跑跑腿。那衡阳来的几个百货字号,当去年撤退的时候,他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来了,就是存着货不肯拿出来,预备挣钱又挣钱。现在国军打胜仗,眼见不久就要拿回桂柳,货留着不是办法,预备倒出来。你若买进一部分回来,赶快运到内地去卖,还是一笔好生意。"

范宝华笑道:"你真是不行,大后方可作的生意多着呢,除了作百货,我们就没有第二条路子吗?你瞧着吧,这个礼拜以内,我要玩个大花样。老陶那家伙溜了,你到他家去找他一趟,让他到家里来找我。老李,你看我发财吧!"说着,打了一个哈哈。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
下一篇:第二回 吊角楼上两家庭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