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四回 乘兴而来败兴回》

在魏先生这样呆住的时候,却听到门外有人叫了声杨嫂。她答应了以后,那个叫的人声音变小了,挨着房门走向隔壁的夹道里去。这是个妇人,是邻居陶家的女佣工。魏端本看到她这鬼鬼祟祟,心里立刻明白过来,必是太太同陶先生一路出去赌钱去了,这是来交代一句话,且悄悄地去听她说些什么,于是也就跟踪走了过去。

这就听到那女佣工低声道:"你太太在我们家里打牌,手帕子落在家里,你拿两条干净的送了去。"杨嫂道:"啥子要这样怪头怪脑,随便她朗个赌,先生也管不到她,就是吗,我送帕子去。我太太要是赢了钱的话,你明天要告诉我。"那女佣笑道:"你太太赢了钱,分你小费?对不对头?"杨嫂道:"输了就要看她脸色喀。今天和先生割孽,还不是这几天都输钱。"

魏端本听到这里,也就无须再向下听了,回到屋子里,睡倒床上,呆想了一阵,怪不得这个月给了她十几万元,还混不过半个月。这十几万元,跑了多少路,费了多少手脚。下半个月,若不再找两笔外快,且不谈这日子过不下去,至少要和太太吵架三五次。而且,自己要买一双皮鞋,也要作一套单的中山装,这不止是十万元的开支。

他想到这里,不能睡着了,一个翻身坐起来,将衣裳里记事由的日记本子翻着检查一遍。这些事由,在字面上看,虽都是公事。但在这字里行间,全是找得出办法来的。自己检查着心里随时的计划,怎样去找钱来补家用的不足。这又感到坐在床沿上空想是不足的了,必须实行在纸面来列举计划,于是就了电灯光,靠着五屉柜站立,把放在抽屉里的作废名片,将太太画眉毛的铅笔,在名片背上,自己打着哑谜地作起记号。

先想起了白发公司的王经理,曾托自己催促某件公事的批示,这就把白改为红,王改为玉,公事改为私章。这件事在陈科长那里,已表示可以通融,径直地就暗示王经理拿出五十万来,起码弄他个十万。

又想起合作社那一批阴丹士林布,共是五十七疋,放在仓库里五六个月没有人提起,可能是处长忘记了。经手的几个人,全是调到别一科去了,档案的箱子,自己是能开的。若是能把那五字改成三字,二十疋阴丹士林可以弄出来。这只要和科长说明了,有大批收入,为什么不干?这市价五六万的行市,就是一百万。这可以叫科长上签呈说是把那布拿出来配给,和什么平价布、平价袜子,混着一拿,只要是科长把这事交给我办,运到科里检收的时候,就可以在分批拿出去的过程中,径直送到科长家里去。事成之后,怕科长不分出几成来,于是另取张名片,写了丹阳人五十七岁,半年不知所在几个字。

第二次又在杂记簿上发现了修理汽车行通记的记载,这是共过来往的。处长上次修理车子,配了三个零件,照市价打折算钱,处长高兴之至。运动科长上过签呈,把南岸三部坏了的卡车拿去修理。通记的老板,至少也会在修理费上给个二八回扣,十万八万,那也是没有问题的。

他这样地想着,竟想到了七八项之多,每个计划,都暗暗地作下了记号。自己也没有理会到已经站了多久,不过偶然直起身子来,已是两只脚酸得不能直立了。他扶着五屉柜和板凳,摸到床沿上去坐着,他默想着自己是有些利令智昏了。单独地在家里想发财,人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。可是话又得说回来,若不想法子弄钱,怎样能应付太太的挥霍呢?这个时候,她正在隔壁挥霍,倒不知道心里是不是很痛快?她正在那五张扑克牌上出神,还会有那富余的思想想到家和丈夫身上来吗?好是赌场就在隔壁,倒要去看看她是怎样的高兴。

于是把皮鞋脱了,换了双便鞋,将房门倒锁了,悄悄地走向隔壁去。这时那杂货店已关上了店门。里面看门的店伙,显然已得有陶伯笙的好处,敲门的时候,应门的人,盘问了好几句话,直问到魏端本交代清楚,太太也在陶家,是送东西来的,他才将门打开。人进去了,他也立刻就关上门。

魏端本走到店房后,见陶伯笙所住的那个屋子有强烈的电灯光,由里面射出来。因为他的房门虽已关上,但那门是太薄了,裂开了许多缝,那缝里透露出来的光线,正是银条一般。魏端本走到门外,就听到太太有了不平的声音道:"真是气死人,又碰了这样一个大钉子。越拿了大牌,我就越要输钱,真是气死人。"

她说这几句话,接连来了两句气死人,可想到她气头子不小,若是走进去了,她若不顾体面骂了起来,那倒是进退两难了。这把要来观场的心事,完全推翻。不过好容易把门叫开,立刻又抽身回去,这倒是让那杂货店里的人见笑的。因之就站在门边,由门缝里向内张望着。这个门缝竟是容得下半只眼睛,看到里面非常的清楚。

这屋子中间摆了一张圆桌面,共围坐了六个男人,两个女人。其中一个就是自己太太了。太太面前放着一叠钞票,连大带小约莫总有两三万元。她总是说没钱用,不知道她这赌场上的钱是由哪里来的。人家散着扑克牌,她却是把面前的钞票一掀三四张,向桌子中心赌注上一扔。扔了一回又是一回。结果和着桌中心大批的钞票让别人席卷而去。

魏端本在门缝里张着,心里倒是非常之难过,叹了口无声的气,径自回家去了。但他一不留心,却把门碰响了一下。主人翁陶伯笙坐在靠门的一方,他总担心有捉赌的,立刻回转身问句哪个?但魏端本既已转身,人就走远了。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魏太太坐在陶伯笙对面抬头就看到这扇门的。便笑道:"还不是你们家里的那只野狗?你们家有剩菜剩饭倒给野狗吃,就常常招引着它来了。"陶伯笙对这话虽不相信,但惦记桌上的牌,也就没有开门来看是谁,无人答应,也就算了。

这时,是这桌上第二位太太散牌。这位太太三十多岁,白白胖胖的长圆面孔,鼻子两边,两块颧骨,高高撑起,配着单眼皮的白果眼,这颇表示着她面部的紧张,也可想她在家庭有权的。若照迷信的中国老相法说,她是克夫的相了,她微微地卷起一寸多绿呢夹袍的袖口,露出左腕上戴的一只盘龙的金镯子,两只肥白的手,拿着扑克在手上,是那样的熟悉,牌像翻花片似的,向其余七位赌客面前扔去。送到第二张的时候,是明张子了。魏太太紧挨了她坐着是第七家,第二张是个K,第三张却是个A。她笑道:"老魏,你该捞一把了。"她说话时,随手翻过自己的一张,是个小点子,摇摇头道:"我不要了,看一牌热闹吧。"这以前还不是胜负的关头,其余的七家都出钱进了牌。

这时,该魏太太说话,她看看桌上明张没有A,除了对子,决计是自己的牌大。她装着毫不考虑的样子,把面前的钞票,全数向桌子中心一推,大声道:"……唆了!"她这个作风,包括了那暗张在内,不是一对K,就是一对A。还有六家,有五家丢了牌。只有那位范宝华,钱多人胆大。他明张九十两张,暗张也是个九。他想着,就算魏太太是一对,自己再换进一个九来,不怕不赢她。她今天碰钉子多了,有大牌也许小心些,现在唆了,也许她是投机。便问道:"那是多少?"魏太太道:"不多,一万六千元。"

范宝华道:"我出一万六千元,买两张牌看看。"散牌的那位太太对二人看上了一眼,料着魏太太就要输,因为姓范的这家伙打牌还相当地稳,没有对子,他是不会出钱的,好在就是两张牌两家,先分一张给范宝华是个三,分给魏太太是个K。范宝华说声完了。再分给范宝华一张是个九,他没有动声色,只把五张比齐着,最后分给魏太太,又是个A。她有了两对极大的对子,向范宝华微笑道:"来几千元'奥赛'吗?"范宝华笑道:"魏太太,你未必有'富而好施'。仅仅是两大对的话,你又碰钉子。"魏太太道:"你会是三个九?"范宝华并不想多赢她的钱,把那张暗牌翻过来,可不就是个九?

魏太太将四张明牌和那张暗牌,向桌子中间一扔,红着面孔,摇了摇头道:"这样的牌,有多少钱都输得了。"对散牌的人道:"胡太太,你看我这牌打错了吗?"胡太太笑道:"满桌没有爱斯,你有个老开和爱斯,可以唆。"她道:"那张暗牌,还是皮蛋呢。"说着,站了起来。她心里明白,不到两小时,输了五万元,明天自己的零用钱都没有了,就此算了吧,哪里找钱来赌?

范宝华见她面孔红得泛白,笑道:"魏太太收兵了。"她一摇头道:"不,我回家去拿支票本子来。"主人陶伯笙听了这话,心里可有点为难,魏太太在三家银行开了户头,有三本支票,可是哪家银行也没有存款。在赌场上乱开空头支票,收不回去的话,下了场,人家赌钱的人,都把支票向邀赌的人兑了现款去,那可是个大麻烦。因道:"你别忙,先坐下来看两牌。"

范宝华连和她共三次赌,都是她输了,心里倒有些不过意。因把刚收去她唆哈的那叠票子,向桌子中间一推,笑道:"原封未动,你先拿去赌,我们下场再算,好不好?"魏太太还不曾坐下,因道:"若是你肯借的话,就索性找我四千,凑个整数好算帐。"范宝华说了句那也好,他就拿了四张千元钞票,放到她面前,她也就坐下来再赌了。她心里想着:只有这两万元翻本,必须稳扎稳打,不能胡来了。

又是三十分钟,算把得稳,还输去了八九千元。这桌上的大赢家,是位穿西装的罗先生。他尖削的脸,眼睛下面两只转动的眼珠,表示着他的阴险。只是小半夜,他已赢了一二十万,面前堆了一大堆钞票,其中还有几张美钞,是杨先生输出来的。这杨先生只二十来岁,是个少爷。西装穿得笔挺,只是脸子白得像石灰糊的,没有丝毫血色。他不住地在怀里掏出大皮夹子,在里面陆续地抽出美钞来。这个时候的美钞是每元折合法市千元上下,这每拿出来三四张五元或十元的,这数目是很惹人注意的。魏太太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只听到赌友全叫他小杨而已。

心里也就想着,这家伙是几辈子修到的?有钱而又年轻。只看他输了多少钱,脸上也不有一点变动,不知他家是有多少家产的。那小杨坐在她斜对面,见她只管打量着,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,倒很感到受窘,只是把头低了。其实魏太太倒不是看他的脸,而是看他面前放的那叠美钞。想着怎么找个机会,把他的美钞也赢两张过来才好。

机会终于是来了,轮到那大赢家罗先生散牌,在第三张的时候,她有了三个四,明张是一对。对过的小杨有一张A,一张Q摆在外面。自然是有对子的人说话了,她照着扑克经上钓鱼的说法,只出了五百元进牌。此外七个人却有五个人跟进了。小杨牌面上,成了一对A,姓罗的牌面上一对K带一个J,魏太太换来一个K,这该那有对A的姓杨的说话。照说,姓杨的应当拿出大注子来打击人,但是,他还只加了五百元。魏太太心想:糟了,他必然是有张A盖着的。出小注子,恐怕也是钓鱼。这样倒霉,自己三个四,却又碰了他三个A。但有三个四在手,决不能不碰一下,幸是他只出五百元,乐得跟进。

桌子上的人,除了那姓罗的都把牌丢了。他发最后的一张牌,小杨是个七,她又得了一张K。明张是K四两对,姓罗的本来有对K证明了她不会有K三个。她以两对牌的资格,将钞票向桌子中心一推,说声唆了。姓罗的毫不考虑,把牌扔了。小杨把那张暗牌翻过来,正是一个A。他一手环靠了桌沿,一手拿了他面前的美钞在盘弄着微笑道:"别忙,让我考虑考虑。"老K她只有两张,那没问题。难道她会有三个四?原来我三个A,是公开的秘密,她只两对,肯投我的机吗?

魏太太见他三个A摆出来,心想:有这样大的牌,他不会不看。于是也装着拿小牌的人故作镇静的样子,将桌外茶几上的纸烟取过来一支,摸过来火柴盒,把火擦着了,缓缓地点着烟,两手指夹了支烟,将嘴唇抿着喷出一口烟来。烟是一支箭似的,射到了桌子中心。那小杨考虑的结果,将拿起的美钞重新放下,把五张牌,完全覆过去,扔到桌子中心,摇摇头道:"我不看了。"胡太太是和魏太太站在一条线上的。她虽不知道那暗张是什么,但小杨有三个A而不看牌,这是个奇迹,望了他道:"这样好的牌也牺牲吗?"他笑着没有作声。

魏太太好容易得了一把"富而好施",以为可以捞对门一张美金。不想这家伙,竟会拿了三个A不看牌。这个闷葫芦比碰了钉子还要丧气。自己也不肯发表那暗张,将牌都扔了,只是小小地收进了几千元。沉住了气没有作声。只是吸烟。胡太太低声问道:"你暗张是个四?"魏太太淡淡地答道:"你猜吧。"

在这种情形下,作主人的陶伯笙,知道她是拿了大牌,而没有赢钱。看这样子,今晚上她非输十万八万不可!本来他两口子今日吵了一天的架,就不应当容她加入赌场。这样隔壁的邻居,她大输之下,她丈夫没有不知道之理。明天见了面,魏端本重则质问一番,轻则俏皮两句,都非人所能堪。便向魏太太笑道:"今晚上你的牌风不利,这样该沉着应战,或者你先休息休息,等一个转变的机会,你看好不好?"魏太太道:"休息什么?输了钱的人都休息,赢钱的人正好下场了。我输光了,也不向你借钱。"

她这几句话,显然是给陶伯笙很大一个钉子碰。好在姓陶的平常脾气就好,到了赌博场上脾气更好。虽然她是红着面孔说的,陶伯笙还是笑嘻嘻地听着。可是她的牌风实在不利,输的是大注子,赢的是小注子,借来范宝华的那两万元,都已输光。所幸邻座胡太太也是小赢家,还可以通融款子下注。只是她决不肯掏出老本来给人财,只是三千二千地借。零碎凑着,也就将近万元了。自己是向陶伯笙夸过口的,不向他借钱。范宝华又已借过两万的了。我倒不信,今天的牌风是这样的坏,于是立刻开了房门向外走。

陶伯笙借着出来关门,送她到店堂里低声道:"魏太太我看你今晚上不要再来了吧?你不看见他们开支票,是彼此换了现款再赌的,支票并不下注。这就因为桌子上一半是生人。你开支票,除是我和老范可以掉款子给你,可是我今晚上也输了。开出支票来,你以为老范肯兑现款给你吗?"她听了这话,当然是兜头一瓢冷水。因道:"你也太仔细了,你瞧不起我,难道我家里就拿不出现款?"说着话是很生气,卜冬卜冬,开着杂货店的店门乱响,她就走出来了。陶伯笙家里有人聚赌,当然不敢多耽误,立刻把店门关起来了。

魏太太站在屋檐下,整条街,已是空洞无人。人睡了,不用电了,电线杆上的灯泡,偏是雪亮地悬在街顶上。马路原来是不平的,而且是微弯着的。在这长街无人的情形下,似乎马路的地面,平了许多。同时,街道也觉得已经拉直。远远地看去,只有丁字路口,站着个穿黑衣服的警察,此外就是自己了。她想着这大概是很深夜了,自己赌得头昏眼花,也没有看看表,她凝了一凝神。这天晚上,有些例外,山城上并没有雾,望望街顶上,还稀疏的有几点残星。四川是很少风的,这晚上也是这样。可是魏太太赌唆哈的时候,八九个人,拥挤在一间小屋子里,纸烟的残烟充塞在屋子里,氧气又被大家呼吸得干净,除了乌烟瘴气,就是尼古丁毒的辣味熏人,而且也因为空气的浑浊,头是沉甸甸的。屋子里人为的温度,只觉身上发燥。这时到了空洞的长街上,新鲜的空气扑在脸上,仿佛是徐来的微风轻轻地拂着脸,立刻脑筋清醒过来,而呼吸也灵通得多了。

她凝思之后,忽然想到,真回去拿钱来赌吗?自己是分文没有,不知丈夫身上或皮包里有钱没有?他当然是睡了,叫醒了他和他要钱,慢说是白天吵过架的,就是没有吵过架,这话也不好开口,只有偷他的了。可是偷得钱来,也未必能翻本,输了算了,回家睡觉去吧。她想着翻本的希望很少,缓缓地走到冷酒店门口去敲门,但敲了七八下,并没有回响。

她站在门下,低头想着,这是何苦?除了把预备给孩子添衣服的钱都输了,还借了范宝华两万元的债。和这姓范的,除了在赌场上会过三四次,并没有交情可言,这笔债不还恐怕还是不行。还得赌,赌了才有法子翻本。反正是不得了,把支票簿拿来,开一张支票,先向姓范的兑三万元,再开张支票还他二万元。赢了,把支票收回来,输了有什么关系?难道还能要我的命吗?

终于是想到了主意了,她用力冬的敲上几下门板。门里的人没有惊动,却把街头的警察惊动了,远远的大声问句哪一个?魏太太道:"我是回家的,这是我的家。"警察走向前,将手电筒对她照了一照,见她是个艳装少妇,便问道:"这样夜深,哪里来?"他这一照一问,她感觉得他有些无礼。可是陶家在聚赌,不能让警察盘问出消息来的。因道:"我由亲戚家有事回来,这也违犯警章吗?"警察道:"我在岗位上,看到你在这里站了好久了。现在两点钟了,你晓不晓得?一个年轻太太,三更半夜,在这里站住,我不该问吗?地方上发生了问题,是我们警察的事。"魏太太道:"我也不是住在这里一天的。不信,你敲开门来问。"

那警察真个敲门,并喊着道:"警察叫门,快打开。"他敲得特别响,将里面有心事容易醒的魏端本惊动了。他连连地答应着,心里也就猜是太太回家了。仿佛听到说是警察叫门,莫非她赌钱让抓着了。那也好,警戒她一次。他打开门来,果然是太太和警察。他还没有发言呢,她先道:"鬼门,死敲不开,弄得警察来盘问。"一抢步,横着身子进了门。

警察道:"这是你太太吗?这样夜深回家?"魏端本道:"朋友家里有病人,她回来晚了。"警察道:"她说是去亲戚家,你又说是上朋友家,不对头。"魏端本披了中山服的,袋里现成的名片,递一张过去,笑道:"不会错的。这是我的名片,有问题我负责。"那警察亮着手电,将名片照着,见他也是个六七等公务员,说句以后回来早点,方才走去。这问题算告一段落。

上一篇:第三回 回家后的刺激

下一篇:第五回 输家心理上的逆袭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