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四回 心病》

魏太太田佩芝是个有虚荣心的女人,是个贪享受而得不着的女人,是个抗战夫人,是个高中不曾毕业的学生,是个不满意丈夫的少妇,是个好赌不择场合的女角。这一些身份,影响到她的意志上,那是极不安定的。现在被一个国难商人,当场捉到了她偷钱,她若不屈服,就得以一个被捕小偷的身份,押到警察局去,而屈服了,是有许多优厚条件可以获得的。范宝华叫她选择一条路走,她把握着现实,她肯上警察局吗?范宝华写字间的房门,始终不肯在她答复以前打开,她也没有那胆量,在楼窗户里跳出去。

在一小时的紧张交涉状态下,她得到了自由,坐在沙发上,靠了椅子背,手理着耳朵边的乱发,向同坐的屋子主人道:"现在可以放我回去了。我家里那一位还等了我去看电影呢。"范宝华握了她另一只手,笑道:"当然放你走。不过我明天请你吃午饭的话,你还没有答应我。"魏太太道:"你何必这样急!我现在心里乱得很,不能预料明天上午是不是能起得来。"

范宝华摸摸她胸口,又拍拍她肩膀,笑道:"不要怕,没关系。你以往在外面赌钱,不也是常常深夜回去吗?上午你不能来,就是吃晚饭吧。我家里的老妈子,下江菜做得很好,不是我特约朋友,没有人到我家里去找我的。"魏太太已站了起来。穿起搭在沙发靠上的大衣。范宝华就把桌上的票子清理一下,挑着票额大,捆数小的,塞进她的大衣袋里。还笑着问道:"你那皮包里还放得下吗?"魏太太看看写字台上,只有三四捆小数钞票了,便笑道:"行了行了,我上了你这样一个大当,就为的是这点钱吗?只要你说的话算话,我心里就安慰些。"

范宝华握了她的手道:"我绝对算话。你明天中午来,中午我把镯子交给你,晚上来,我晚上交给你。不过我得声明,现在最重的金镯子,只有一两四五钱,再重可得定做。"魏太太道:"太重了也不好看,当然是一两多的。你要明白,我并非贪图你什么。自认识你以来,根本你待我不错,我很把你当个朋友,不想这点好意倒反是害了我自己,结果是让你下了毒手,我上了金钓钩。"

范宝华笑道:"不要说这话了。我也用心良苦呀。话又说回来了,唯其是我这样做法,才是真爱你啊。"魏太太瞅了他一眼道:"真爱我?望后看吧。希望你不过河拆桥就好。放我走吧。"

范宝华对她脸上看看,笑道:"你那口红不大好,明天我买两支法国货送你。又香又红。"魏太太道:"有话明天再说吧。我该走了。"范宝华道:"你明天是上午来呢?还是下午来呢?我好预备菜。"魏太太道:"还是上午吧。晚上,我们那一位回家了。"

范宝华又纠缠了一会,这才左手握了她的手,右手掏出裤袋里的钥匙开着房门。魏太太赶快抽开了他的手,走出房门去。范宝华在后面跟着。到了楼梯门,遇到了同寓的几个人上楼,魏太太立刻端正了面孔,回转身来向主人一鞠躬道:"范先生不必客气,请回吧。"说毕,很快地走下楼去。

她走出了这洋楼,好像自己失落了一件什么东西似的,站着凝神想了一想,可又没有失落什么。正好有辆干净的人力车,慢慢儿地在面前经过,她叫了一声车子,便走过去。车夫还扶着车把,不曾放下,她告诉了他地点,立刻塞了三千元在他手上。车夫很知足,放下车把,让她坐上,并无二句话,拉着她走了。

她坐在车上,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,向后倒在车座上。头垂在胸前,两手插在大衣袋里,觉得有无数的念头,在脑中穿梭来去,自己也不知还要跟着哪个念头想下去才对。忽然一抬头,却见灯火通明,街上行人如织,这正是重庆最热闹的市中心区精神堡垒。街两旁的店铺,敞开了大门,正应付着热闹的夜市。她想起是为什么出门来的了,踢着车踏板道:"到了到了。"车夫道:"到了?还走不到一半的路呢。"魏太太道:"你别管,让我下来就是。"车夫自是乐得这样做,于是就放下车把了。

魏太太下了车子,先到糖果店里买了几千元糖果点心,又到茶叶店里买了两瓶茶叶,最后还到酱肉店里买了两大包卤菜,手上实在是不能提拿了,又二次雇了车子回家。

自己原是一路地自想着,必须极力镇定,可是到了家门口,那心房就跳得衣服的胸襟都有些震动,两片脸腮,也不知受着什么刺激,只管发起热来。她在那冷酒店门口,站着定了一定神,然后把买的东西,连抱带提,向屋子里送了去。魏端本那间一当几用的屋子里,电灯还亮着哩。她伸头看看,见丈夫正端坐在方桌子边低头写字,桌子上正还放着一叠信封和信纸呢。

魏太太在门外就笑道:"真是对不起,回来得太晚了,看电影是来不及了,明天我再奉请吧。"魏端本看了一看,笑道:"我就知道,你出去了,未必马上就能回来。"魏太太先把大小纸包,都放在桌上,然后在衣袋里掏出一盒重庆最有名的华福牌纸烟,放到他面前,笑道:"太辛苦了,慰劳慰劳你。"魏端本笑道:"买这样好的烟慰劳我?"魏太太笑道:"偶然一次也算不了什么,只要我以后少赌几场,买烟的钱要得了多少?"魏端本望了她笑道:"你居然肯说这话,难得难得。"魏太太笑道:"我也不是小孩子,这样极浅近的道理也不懂得吗?"说着,将一包糖果打开,挑了一粒糖果塞到丈夫的嘴里。

魏端本在她走近的时候,就看清楚了,大衣口袋包鼓鼓的,有一捆钞票角露出来,因笑道:"怪不得你这样高兴,你弄了一笔外来财喜了。"魏太太回到屋子里,对丈夫一阵敷衍,本来就觉得精神安定多了。听了这句话,不觉脸上又是一阵红潮涌起来。望了他道:"我有什么外来财喜呢?偷米的,打野鸡来的?"

魏端本笑道:"言重言重!平常一句笑话,你又着急了。"他索性放下了笔,对太太望着。魏太太脸上略带了三分怒色,因道:"看你说话,不管言语轻重。也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。"魏端本笑道:"我看你很高兴,衣袋钱又塞满了。我猜你是赢了一笔。"魏太太道:"我出去不多大一会儿,这就能赢上一大笔钱吗?"魏端本伸手到她大衣袋里一掏,就掏出一捆钞票来。笑道:"这不是钱?不是大批的钱?"说着,又在大衣袋里再掏一下,掏出来又是一捆。

魏太太道:"钱是不少,根本是你的。你那二十万元,让人家借去了。说了只借一天,我就瞒着你,竟自作主借给他了。到了晚上,还没有送还,我急得了不得,就把款子自行取回来。"魏端本道:"二十万元,没有这样大的堆头呀。你看,你大衣两个口袋,都让钞票胀满了。"魏太太道:"也许多一点,这还是你的钱,不过在我手上经过一次,又借出去,在人家手上经过一次,最后还是回来了。你要调查这些款子的来源,干脆,我就全告诉你吧。"魏先生看太太这神气,又有了几分不高兴。这就立刻笑道:"你就是这样不分好歹,把好意来问你话,你也啰唆一阵。"

魏太太是向来不受先生指摘的,听了这话,脸色不免沉下来,单独地拿了皮包,走回卧室去。她首先的一件事,自然是把大衣袋里的钞票送到箱子里去,其次,把皮包里的钞票,也腾挪出一部分来。这事作完了,她脱了大衣,坐到床沿上有点儿发呆。丈夫交来的二十万元,自己算是理直气壮地交代了事。可是在另一方面,给予丈夫的损失,那就更大了。她有了这样一点感想,就联系着把魏端本相待的情形仔细地分析了一下。觉得他的弱点,究竟不多,转而论到他的优点,可以说生命财产,可全为了太太而牺牲的。

想了一阵,自己复又走到隔壁屋子里去。这时魏端本还继续地在桌子上写信,魏太太悄悄地走到桌子边站住,见魏先生始终在写信,也不去惊动他。约莫是四五分钟,她才带了笑容,从从容容地低声问道:"端本,你要吃点什么东西吗?"他道:"你去休息吧,我不想吃什么。"魏太太将买的那包卤菜打开放在桌子角上。

魏端本耸着鼻子嗅了两下,抬起眼皮,看到了这包卤菜,微笑道:"买了这样多的好菜?"魏太太笑道:"我想着,你这次给那姓范的拉成生意,得了二十万的佣金,虽然为数不多,究竟是一笔意外的财喜。你应该享受享受。"魏端本听了她的话,又看卤菜,不觉食欲大动,这就将两个指头,钳了一块叉烧肉,送到嘴里去咀嚼着,点了两点头。魏太太笑道:"不错吗?我们根本就住在冷酒店后面,喝酒是非常方便,我去打四两酒吧。"魏先生还要拦着,夫人可是转身出去了。

过了一会,她左手端了一茶杯白酒,右手拿了一双筷子,同放到桌子上。恰好是魏先生的信已写完了,便接过筷子夹了一点卤菜吃,笑道:"为什么只拿一双筷子来?"魏太太道:"我不饿,你喝吧。我陪着你吧。"说着搬了个方凳子在横头坐下。

魏端本喝着酒吃菜,向太太笑道:"我在这里又吃又喝,你坐在旁边干瞧着,这不大平等吧?"魏太太笑道:"这有什么平等不平等,又不是你不许我吃,关自己不肯吃。再说,你天天去办公,我可出去赌钱,这又是什么待遇呢?"

魏端本手扶了酒杯子,偏了脸向太太望着,见她右手拐撑在桌沿上,手掌向上,托住了自己的脸腮,而脸腮上却是红红的,尤其是那两只眼睛的上眼皮,滞涩得失去正常的态度,只管要向下垂下来。便笑问道:"怎么着,我刚喝酒,你那方面就醉了吗,你为什么脸腮上这样的红?你看,连耳朵根子都红了。"说着,放下筷子,将手摸了摸她的脸腮。果然,脸腮热热的像发烧似的。

魏太太皱了两皱眉头道:"我恐怕是受了感冒了,身上只管发麻冷。"魏先生道:"那么,你就去睡觉吧。"她依然将手托了脸腮,望了丈夫道:"你还在工作呢,我就去睡觉,似乎不大妥吧。"魏先生笑道:"你一和我客气起来,就太客气了。"她笑道:"我只要不赌钱,心里未尝不是清清楚楚的,从今以后我决计戒赌了。我们夫妻感情是很好的,总是因为我困在赌场上,没有工夫管理家务,以致你不满意,为了赌博丧失家庭乐趣,那太不合算。"

魏端本不觉放下杯筷,肃然起敬地站起来。因望了她笑道:"佩芝,你有了这样感想,那太好了,那是我终身的幸福。"说着两手一拍。说完了,还是对她脸上注视着,一方面沉吟着道:"佩芝,你怎么突然变好了,新受了什么刺激吗?"魏太太这才抬起头来,连连的摇着道:"没有没有,我是看到你辛苦过分,未免受着感动。"魏端本道:"这自然也很可能。不过我工作辛苦,也不是自今日开始呀。"魏太太沉着脸道:"那就太难了。我和你表示同情,你倒又疑心起来了。"

魏端本拱拱拳头道:"不,不,我因对于你这一说,有些喜出望外。你去休息吧。"说着,便伸着两手来搀扶她。她也顺着这势子站起来,反过左手臂,勾住了丈夫的颈脖子。将头向后仰着,靠在丈夫肩上,斜了眼望着他道:"你还工作到什么时候才休息呢?"他拍着太太的肩膀道:"你安静着去休息吧。喝完了这点儿酒,我就来陪你。"魏太太将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撞了两下,笑道:"可别喝醉了。"说毕,离开丈夫,立刻走回卧室去。

她虽是没有看到自己的脸色,也觉得是一定很红的,把屉桌上的镜子支起来,对着镜子照照,果然是像吃醉了酒似的。镜子里这位少妇,长圆的脸,一对双眼皮的大眼睛,皮肤是细嫩而紧张,不带丝毫皱纹。在那清秀的眉峰上,似乎带着三分书卷气。假如不是抗战,她就进大学了。以这样的青春少妇,会干那不可告人的丑事,这真是让人所猜不到的事情。

魏太太这样想时,镜子里那个少妇,就像侦探似的,狠命地盯人一眼。她不敢看镜子了,缩回身子来,坐在床沿上。手摸着脸,不住地出神。这心房虽是不跳荡了,却像两三餐没有吃饭,空虚得非凡。脑筋同时受着影响,仿佛这条身子摇撼着要倒,让人支持不住。这也就来不及脱衣裳了,向床上一倒,扯着整叠好了的棉被,就向身上盖着。

她睡是睡下去了,眼睛并不曾闭住。仰面望着床顶上的天花板,觉得石灰糊刷的平面东西,竟会幻变出来许多花纹。有些像画的山水,有些像动物,有些简直像个半身人影。看到了这些影子,便联想到一小时前在范宝华写字间里的事。偷钱时间的那一分下流,让人家捉到了那一分惶恐,屈服时间的那一分难堪……她不敢向下想了,闭着眼睛翻了一个身。耳边听到皮鞋脚步响,知道是魏端本走进屋子来了。更睡得丝毫不动,只是将眼睛紧闭着。

魏端本的脚步,响到了床面前,却听到他低声道:"我这位太太,真是病了。她并不是一个糊涂人,只要让她有个考虑的时间,她是什么都明白的。"在说话的时间,魏太太觉得棉被已经牵扯了一番,两只脚露在被子外的,现在也盖上了。但魏先生的脚步并没有离开的声音,分明是他站在床面前看着出神。

约莫有三四分钟,她的手被丈夫牵起来,随后,手背上被魏端本牵着,嘴唇在上面亲了一下。然后他低声笑道:"睡得这样香,大概是身体不大好。她是天真烂漫的人,藏不住心事,不是真病了,她也不会睡倒。"在赞叹一番之下,然后走了。

魏太太虽是闭了眼躺着,这些话可是句句听得清楚。心房随着每句话一阵跳荡,自己也就想着,我不是糊涂人?我天真烂漫,藏不住心事?哎呀!这真是天晓得!反过来说,自己才是既藏有心事,而又极糊涂的人。她越是这样想,越是不敢睡着,翻一翻身,她是和衣睡的又盖上了一床被子,真觉得周身发热。自己正也打算起来脱衣,把被子掀起一角,正待起身,却听得隔壁的陶太太笑道:"怎么屋子里静静的,我看到魏太太回来的呀。"魏太太便答道:"我在家啦。请进来吧。"

陶太太手指缝夹了一支纸烟,慢慢走进屋子来。因问道:"怎么着?魏太太睡了,那我打搅你了。"魏太太将被子揭开,笑道:"你看,我还没有脱衣服呢,我虽然是个出名的随便太太,可也不能随便到这步田地。我不大舒服,我就先躺下了。"

陶太太坐在床沿上,因道:"那么你就照常躺下吧。我来没有事,找你来摆摆龙门阵。"说着将手指缝里夹的纸烟,送到嘴唇里吸上了一口,只看她手扶了纸烟,深怕纸烟落下来,就是初学吸烟的样子,魏太太便笑道:"你怎么学起吸烟来了?"她道:"家里来了财神爷,他带有好烟,叫什么三五牌,每人敬一支,我也得了一支尝尝。"魏太太道:"什么财神爷?是金子商人?还是美钞商人?"陶太太道:"不就是作金子的商人吗?这人你也很熟,就是范宝华。"

魏太太听了这名字,立刻肌肉一阵闪动。摇摇头道:"我也不大熟,只是共过两场赌博而已。那个人浮里浮气的,我不爱和他说话。"说着,把盖的被子,掀着堆在床的一头,将身子斜靠在被堆上,抬起手来,将拳头捶着额角,皱了眉头子道:"好好的又受了感冒。"陶太太道:"你还是少出去听夜戏,戏馆子里很热,出了戏园子门,夜风吹到身上,没有不着凉的。"

魏太太闭着眼睛,养了一会神,又望着陶太太道:"你家里有客,怎么倒反而出来了呢?"陶太太道:"他们作秘密谈话,我一个女人家参加作什么?"魏太太听了这话,立刻心里又乱跳一阵,红着脸腮,呆了一呆。陶太太也误会了,笑道:"老陶为人倒是规矩,并不和他谈袁三小姐那类的事。我是说他们又想作成一笔买卖。"魏太太道:"像老范这样发国难财的人,除了和他作生意,在他手上分几个不义之财,实在也是语言无味,面目可憎,你躲开他,那是对的。"

陶太太笑道:"你说他语言无味,面目可憎吗?人家可坐在屋里发财,今天他又托银行和他定了五百两黄金储蓄券。半年之后他把黄金拿到了手,就是四五千万的富翁。买十两八两黄金储蓄千难万难,少不得到银行里去排班两三天;到了一买几百两,那事情简单极了,给商业银行一张支票,坐在经理室里,抽两支烟,喝一杯茶,交代经理几句话,他就一切会和你办好,现在黑市的金价,是五万上下。五百两金子,你看他赚了多少钱吧。"魏太太道:"六个月后,赚一两千万。"

陶太太道:"不用半年,老陶说,现在市面上,就有人收买黄金储蓄券,每两三四万不等,越是到期快的,越值钱。还有一层,黄金官价快要提高,也许是提高到五万元,也许是提高到四万元。只要有这一天,黄金储蓄券本身就翻了个对倍了。到了兑现的日子,那就更值钱了。据说,老范明天可以把黄金储蓄定单拿到了。拿到之后,他要大请一次客。"魏太太道:"他明天要大请一次客?是上午还是下午。"

陶太太道:"他说了请客,倒还没有约定时间。我看他也是高兴得过分,特意找着老陶来说。"魏太太还想问什么,魏端本可走进屋子来了。她见了丈夫,立刻在脸上布起一层愁云,两道眉峰也紧紧皱起。魏端本见她斜靠在堆叠的棉被上,因问道:"你的病,好一点了吗?"魏太太好像是答话的力气也没有,只微微睁着两眼,摇了几摇头。

陶太太看到人家丈夫进屋子问病来了,也不便久坐下去,向魏太太说了句好好休息吧,自告辞而去,在房门外还听到魏太太的叹气声,仿佛她的病,是立刻加重了。

陶太太走回家里,陶伯笙和范宝华两人,还正是谈在高兴的头上。两人对坐在方桌子边,桌上几个碟子,全装满了酱鸡卤肉之类。面前各放了一只玻璃杯子,装满了隔壁冷酒店里打来的好酒。范宝华正端了玻璃杯子,抿着一口酒,这就笑问她道:"你在隔壁来吗?"

陶太太在旁边椅子上坐下,笑着点点头道:"我就知道范先生的意思,你让我去看魏先生在家没有,其实是想问问魏太太有唆哈的机会没有。她病了,大概明天是不会赌钱的。"范宝华笑道:"她生了病?下午还是好好的。她是心病。"

陶太太道:"她是心病,范先生怎么晓得?"老范顿了一顿,端着杯子抿了两口酒,又伸出筷子去,夹了几下菜吃。这才笑道:"我怎么晓得?赌场上的消息,我比商场上的消息还要灵通。今天六点钟的时候;罗太太还我的赌本。她说魏太太今天在朱四奶奶家里输了二十多万。你看,这不会发生一场心病吗?"

陶伯笙道:"真的吗?魏先生昨日一笔生意,算是白忙了。"范宝华只管端了玻璃杯子喝酒,又不住地晃着头微笑。

上一篇:第三回 入了陷笼

下一篇:第五回 两个跑腿的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