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五回 两个跑腿的》

陶伯笙夫妇,对于范宝华,并没有什么笃厚的交情,原来是赌友,最近才合作了两次生意。所以有些过深的话,是不便和他谈起的。这晚上是范宝华自动来访谈,又自动地掏出钱来打的酒买的肉,他们夫妇,对此并无特别感觉,也只认为老范前来拉拢交情而已。

范宝华屡次提到魏太太,他们夫妇也没有怎样注意。这时,范宝华为了魏太太的事,不住地发着微笑,陶太太也有点奇怪。她联想到刚才魏太太对于他不好的批评,大概是范先生有什么事得罪了她,所以彼此在背后都有些不满的表示。

陶太太知道范先生是个经济上能作帮助的人,不能得罪,而魏太太是这样的紧邻,也不便将人家瞧不起她的表示传过去,这些可生出是非来的话,最好是牵扯开去。因此,陶太太坐在一旁,顷刻之间,就转了几遍念头,于是故意向范宝华望了一眼,笑道:"范先生今天真是高兴,必然是在金子生意上,又想到了好办法。"

范宝华笑道:"这样说,我简直昼夜都在作金子的梦。老实说,我也只想翻到一千两就放手了。虽然说金子是千稳万稳的东西,但作生意的人,究竟不能像猜宝一样,专押孤丁。我想把这五百两拿到手在银行里再兜转一下,买他二三百两,那就够了。"陶伯笙坐在他对面,脖子一伸,笑道:"那还有什么不可以够的呢?一千两黄金,就是五六千万法币。只要安分守己,躺在家里吃利息都吃不完。"

范宝华笑道:"挣钱不花那我们拼命去挣钱干什么?当然,安分守己这句话不能算坏,可是也要看怎样的安分守己。若是家里堆金堆银,自己还是穿粗布衣服喝稀饭,那就不去卖力气挣钱也罢。"说着端起杯子来,对陶伯笙举了一举,眼光可在杯子望过去,笑道:"老陶,喝吧。我赚的钱,够喝酒的。将来我还有事求你呢?"陶伯笙也端了杯子笑道:"你多多让我跑腿吧。跑一回腿,啃一回金条的边。"他使劲在酒杯沿上抿了一下,好像这就是啃金子了。

范宝华喝着酒,放下杯子,用筷子拨了碟子的莱,摇摇头道:"不是这个事,你跑一回,我给你一回好处,怕你不跑。我所要请求你的……"说到这里,他夹了一块油鸡,放到嘴里去咀嚼,就没有把话接着向下说。陶伯笙手扶了杯子,仰了脸望着他道:"随便吧,买房子,买地皮,买木器家具,只要你范老板开口我无不唯力是视。"

范宝华偏着脸,斜着酒眼笑道:"我要活的,我不要死的。我要动产,我不要不动产。我要分利的,我不要生利的。你猜吧,我要的是什么?"老陶依然手扶了玻璃杯子,偏头想了一想,笑道:"那是什么玩意呢?"

范宝华笑道:"说到这里,你还不明白,那也就太难了。干脆,我对你说了吧,我要你给我作个媒,你看我那个家,什么都是齐全的,就缺少一位太太。"陶伯笙一昂头道:"哦!原来是这件事。你路上女朋友有的是,还需要我给你介绍吗?"

范宝华端着杯子碰了脸,待喝不喝地想了一想,因微笑道:"我自己当然能找得着人,可是你知道我吃过小袁一个大亏,一回蛇咬了脚,二次见到烂绳子我都害怕的。所以我希望朋友能给我找着一位我控制得住的新夫人。"陶太太坐在旁边插嘴道:"这就难说了。人家介绍人,只能介绍到彼此认识,至于是不是可以合作,介绍人就没有把握。要说控制得住控制不住,那更不是介绍人所能决定的。"

范宝华点点头道:"大嫂子,这话说的是。我的意思,也不是说以后的事。只要你给我介绍这么一个人,是我认为中意的,那我就有法控制了。这种人,也许我已经有了。只是找人打打边鼓而已。"说着,端起酒杯子来抿口酒,不住地微笑。陶伯笙夫妇听他说的话,颠三倒四,前后很不相合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,也只是相视微笑着,没有加以可否。

范宝华继续着又抿了两口酒,默然着有三四分钟,似乎有点省悟,这就笑道:"我大概有点儿酒意,三杯下肚,无所不谈,我把我到这里的原意都忘记了,让我想想看,我有什么事。"说着,放下杯筷,将手扶着额头,将手指头轻轻地在额角上拍着。他忽然手一拍桌子,笑道:"哦!我想起来了。明天我恐怕要在外面跑一天。你和老李若有什么事和我商量的话,不必去找我,我家里那位吴嫂有点傻里傻气,恐怕是招待不周。"陶伯笙笑道:"她很好哇,我初次到你家里去,我看到她那样穿得干干净净的。我真疑心你又娶了一位太太了。"

范宝华哈哈大笑道:"骂人骂人,你骂苦了我了。"说着,也就站起身来,向陶太太点点头道:"把我的帽子拿来吧。"陶太太见他说走就走,来意不明,去意也不明。因起身道:"范先生,我们家有很好的普洱茶,熬一壶你喝喝再走吧。"范宝华摇摇头笑道:"我一肚子心事,我得回家去静静地休息一下了。"陶伯笙看他那神气,倒也是有些醉意,便在墙钉子上取下了帽子,双手交给他,笑道:"我给你去叫好一部车子吧。"范宝华接过帽子在头上盖了一下,却又立刻取下来,笑着摇摇帽子道:"不用,你以为我真醉了?醉是醉了,醉的不是酒。哈哈,改天再会吧。我心里有点乱。"说着,戴了帽子走了。陶伯笙跟着后面,送到马路上,他走了几步,突然回身走过来,站在面前,低声笑道:"我告诉你一件事。"陶伯笙也低声道:"什么事?"范宝华站着默然了一会,笑道:"没事没事。"一扭身子又走了。

陶伯笙真也有点莫名其妙,手摸着头走回屋子去。陶太太已把桌子收拾干净,舀了一盆热水放在桌上,因向他道:"洗把脸吧。这范先生今天晚上来到我家,是什么意思,是光为了同你喝酒吗?"陶先生洗着脸道:"谁知道,吃了个醉脸油嘴,手巾也不擦一把,就言语颠三倒四的走了。"

陶太太靠了椅子背站着望着他道:"他好好地支使我到隔壁去,让我看魏太太在作什么?我也有点奇怪。我猜着,他或有什么事要和你商量,不愿我听到,我就果然地走了。到了魏家,我看到魏太太也是一种很不自在的样子,她说是病了。这我又有一点奇怪,仿佛范先生就知道她会是这个样子让我去看的。"陶伯笙笑道:"这叫想入非非,他叫你去探听魏太太的举动不成?魏太太有什么举动,和他姓范的又有什么相干。"

陶太太道:"那么,他和你喝酒,有什么话不能对我说吗?"陶伯笙已是洗完了脸,燃了一支纸烟在椅子上坐着,偏头想了一想,因道:"他无非是东拉西扯,随便闲谈,并没有说一件什么具体的事。不过,他倒问过魏太太两次。"

陶太太点着头道:"我明白了。必然是魏太太借了范先生的钱,又输光了。魏太太手气那样不好,赌一回输一回,真可以停手了。范先生往常就是三万二万的借给她赌,我就觉得那样不好。魏太太过日子,向来就是紧紧的,哪有钱还赌博帐呢。"

陶伯笙靠了椅子背,昂着头极力地吸着纸烟,一会儿工夫,把这支烟吸过去一半。点着头道:"我想起来了。老范在喝酒的时间,倒是问过魏太太赌钱的。"陶太太道:"问什么呢?"陶伯笙道:"他问魏太太往常输了钱,拿什么抵空子?又问她整晚在外面赌钱,她丈夫不加干涉吗?当时,我倒没有怎样介意,现在看起来,必然是他想和魏太太再邀上一场赌吧?这大小是一场是非,我们不要再去提到吧。"陶太太点点头。夫妻两人的看法,差不多相同,便约好了,不谈魏太太的事。

到了次日早上,陶氏夫妇正在外面屋子里喝茶吃烧饼。魏太太穿着花绸旗袍,肋下大襟还有两个纽扣没有扣着呢;衣摆飘飘然,她光脚踏了一双拖鞋,走了进来。似乎也感到蓬在颈脖子上的头发,刺得人怪不舒服,两手向后脑上不住抄着,把头发抄拢起来。

陶太太望她笑道:"刚起来吗?吃烧饼,吃烧饼。"说着,指了桌上的烧饼。魏太太叹口气道:"一晚上都没有睡。"陶太太道:"哟!不提起我倒忘记了。你的病好了?怎么一起来就出来了?"魏太太皱着眉头道:"我也莫名其妙,我像有病,我又像没有病。"说着,看到桌上的茶壶茶杯,就自动地提起茶壶来,斟了一杯茶。她端起茶杯来,在嘴唇皮上碰了一下,并没有喝茶,却又把茶杯放下。眼望了桌上的烧饼,把身子颠了两颠,笑道:"你们太俭省了。陶先生正作着金子交易呢。对本对利的生意,还怕没有钱吃点心吗?"

陶太太笑道:"你弄错了吧,我们是和人家跑腿,对本对利,是人家的事。"魏太太搭讪着端起那茶杯在嘴唇皮上又碰了一下,依然放下。对陶氏夫妇二人看了一眼,笑道:"据你这么说,你们都是和那范宝华作的吗?他买了多少金子?"

陶伯笙道:"那不用提了,人家整千两的买着,现在值多少法币呀!"魏太太手扶着杯子,要喝不喝的将杯子端着放在嘴边,抬了头向屋子四周望着,好像在打量这屋子的形势,口里随便的问道:"范先生昨天在这里谈到了我吧?我还欠他一点赌博帐。"

陶伯笙乱摇头道:"没有没有。他现在是有钱的大老板,三五万元根本不放在他眼里。"魏太太道:"哦!他没有提到我。那也罢。"说到这里,算是端起茶杯子来真正地喝了一口茶。忽然笑道:"我还没有穿袜子呢,脚下怪凉的。"她低头向脚下看了一看,转身就走了。

陶太太望着她出了外面店门,这就笑向陶先生道:"什么意思?她下床就跑到这里来,问这么一句不相干的话。陶伯笙道:"焉知不就是我们所猜的,她怕范先生向她要钱?"

陶太太道:"以后别让魏太太参加你们的赌局了。她先生是一个小公务员,像她这样的输法,魏先生可输不起。"陶伯笙道:"自今天起,我要考虑这问题了。这事丢开谈正经的吧,我们手上还有那三十多万现钞,赶快送到银行里去存比期吧;老范给我介绍万利银行,比期可以做到十分的息。把钱拿来,我这就走。"

陶太太道:"十分利?那也不过九千块钱,够你赌十分钟的?"陶伯笙笑道:"不是那话。我是个穷命,假如那些现款在手上,很可能的我又得去赌上一场,而且八成准输,送到银行里去存上,我就死心了。"

陶太太笑道:"你这倒是实话,要不然,我这钱拿去买点金首饰,我就不拿给你了。"陶伯笙虽是穿了西装,却还抱了拳头,和她拱拱手。笑道:"感谢之至。"说着,把床头边那只随身法宝的皮包拿了过来,放在桌上,打开将里面的信纸信封名片,以及几份公司的发起章程,拿出来清理了一番。

陶太太在里面屋子里,把钞票拿出来,放在桌上,笑道:"那皮包跟着你姓陶的也是倒霉,只装些信纸信封和字纸。"陶伯笙将钞票送到皮包里,将皮包拍了两下,笑道:"现在让它吃饱半小时吧。"

陶太太道:"论起你的学问知识,和社会上这份人缘,不见得你不如范宝华,何以他那样发财,你不过是和他跑跑腿?"陶伯笙已是把皮包夹在肋下,预备要走了,这就站着叹口气道:"惭愧惭愧!"说毕,扛了两下肩膀带了三分的牢骚,向街上走去。

他是向来不坐车子的,顺着马路旁边的人行道便走,心里也就在想着,好容易把握了三十万元现钞,巴巴地送到银行里去存比期。这在人家范大老板,也就是几天的拆息。他实在是有钱,论本领,真不如我,就是这次买金子,卖五金,不都是我和他出一大半力气吗?下次他要我和他跑腿,我就不必客气了。

正是这样地想着,忽然有人叫了一声,回头看时,乃是另一和范宝华跑腿的李步祥。他提着一只大白布包袱,斜抬起半边肩膀走路,他没有戴帽,额角上兀自冒着汗珠子,他在旧青呢中山服口袋里,掏出了大块手绢,另一只手只在额角上擦汗。

陶伯笙道:"老李,你提一大包什么东西,到哪里去?"李步祥站在路边上,将包袱放在人家店铺屋檐下,继续地擦着汗道:"人无利益,谁肯早起?这是些百货,有衬衫,有跳舞袜子,有手绢,也有化妆品,去赶场。"

陶伯笙对那大包袱看看,又对他全部油汗的胖脸上看看。摇摇头道:"你也太打算盘了。带这么些个东西,你也不叫乘车子?"李步祥道:"我一走十八家,怎么叫车子呢?"伯笙道:"你不是到百货市场上去出卖吗?怎么会是一走十八家呢?"李步祥笑道:"若不是这样,怎么叫是跑腿的呢?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货。这是几位朋友,大家凑起来的一包东西。现在算是凑足了,赶到市场。恐怕时间又晚了。那也不管他,卖不了还有明天。老兄,你路上有买百货的没有?我照市价打个八折批发。我今天等一批现款用。"

陶伯笙笑道:"你说话前后太矛盾了。你不是说今日卖不了还有明天吗?"李步祥笑道:"能卖掉它,我就趁此弄点花样,固然是好。卖不掉它,我瞪眼望着机会失掉就是了。我还能为了这事自杀不成?"陶伯笙道:"弄点花样?什么花样?"李步祥左右前后各看了一看,将陶伯笙的袖子拉了一拉,把他拉近了半步,随着将脑袋伸了过去,脸上腮肉,笑着一颤动,对他低声道:"我得了一个秘密消息,不是明天,就是后天,黄金官价就要提高为四万一两。趁早弄一点现钱,不用说作黄金储蓄,就是买几两现货在手上,不小小地赚他个对本对利吗?"

陶伯笙道:"你是说黄金黑市价,也会涨过一倍?"李步祥道:"不管怎样,比现在的市价总要贵多了。"陶伯笙笑道:"你是哪里听来的马路消息?多少阔人都在捉摸这个消息捉摸不到。你一个百货跑腿的人,会事先知道了吗?"李步祥依然是将灰色手绢擦着额头上的汗珠,喘了一口气,然后笑道:"这话也难说。"

陶伯笙道:"怪不得你跑得这样满头大汗了。你是打算抢购金子的。发财吧,朋友。"说着他伸手拍了两拍他的肩膀。李步祥被陶先生奚落了几句,想把自己得来消息的来源告诉他,同时,又想到说话的人不大高明,踌躇了一会,微笑了一笑,提起包袱来道:"信不信由你,再会吧。"说着,提起包袱就跑了。

陶伯笙看着他那匆忙的样子,虽不见得有什么可信之处,但这位李老板,也是生意眼,若一点消息没有,他何必跑得这样起劲?陶先生为了这点影响,心里也有些动荡,便就顺了大街走着,当经过银楼的时候,就向门里张望,果然,每家银楼的生意,都有点异乎平常,柜台外面,全是顾客成排站着。看看牌子上写的金价,是五万八千元,他禁不住吓了一声,自言自语地道:"简直要冲破六万大关了。"他走到第四家银楼的时候,见范宝华拿着一个扁纸包儿,向西服怀里揣着,这就笑道:"怎么样,你也打铁趁热,来买点首饰?"

陶伯笙摇摇头道:"我不够那资格。老兄倒是细大不捐,整千两地储蓄,这又另外买小件首饰。"说着话,两人走上了马路。范宝华握住他一只手笑道:"我们老伙计,你要买首饰就进去买吧,瞒着我干什么。"

陶伯笙笑道:"我叫多管闲事,并非打首饰。"说着,低了声音道:"老李告诉我一个消息,说是明后天黄金官价就要提高。劝我抢买点现金,他那马路消息,我不大相信。我走过银楼,都进去看看。果然,今天银楼的生意,比平常好得多。"范宝华笑道:"那真是叫多管闲事。你看着人家金镯子金表链向怀里揣,你觉得这是你眼睛一种受用吗?"

陶伯笙道:"那么,范先生到这里来,决不是解眼馋。"范宝华眉毛扬着,笑道:"买一只镯子送女朋友。老陶,你看,这个日子送金镯子给女人,是不是打进她的心坎里去了?我要回家等女朋友去了,你可别追了来。"

陶伯笙道:"昨晚上,你不就是叮嘱了一遍吗?我现在到万利银行去,老兄可不可以陪着我去一趟,我想做一点比期。"范宝华道:"你去吧,准可做到十分息。这几天他们正在抓头寸。"说毕,他一扭身就走了。

陶伯笙站着出了一会神,自言自语地道:"这家伙神里神经,什么事情?"说毕,自向万利银行来。这已快到十一点钟了。银行的营业柜上,正在交易热闹的时候。陶伯笙看行员正忙着,恐怕不能从容商量利息。就把预备着的范宝华名片取了出来,找着银行里传达,把名片交给他道:"我姓陶,是范先生叫我来向何经理接洽事情的。"传达拿了名片去了,他在柜台外站着,心想何经理未必肯见。那传达出来,向他连连招着手道:"何经理请进去,正等着你呢。"

陶伯笙心里想:这是个奇迹,他会等着我?于是夹了皮包,抖一抖西服领襟,走进会客室去,还不曾坐下,何经理就出来了。首先问道:"范先生自己怎么不来呢?"陶伯笙这才递过自己的名片去,何经理对于这名片,并没有注意,只看了一眼,就再问一句道:"范先生自己怎么不来呢?"

陶伯笙道:"刚才我和他分手的,他回家去了。"何经理道:"储蓄定单,我已经和他拿到了。这个不成问题。现在是十点三刻,上午在中央银行交款,还来得及。陶先生你什么话也不用说,赶快去把他找来,我有要紧的话和他说。"陶伯笙道:"是不是黄金官价,明天就要提高?"何经理手指上夹着一支纸烟,他送到嘴里吸了一口,微笑了一笑,因道:"不用问,赶快请范先生来就是。我们不是谈什么生意经,我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我应当帮他这么一个忙。我再声明一句,这是争取时间的一件事,请你告诉范先生千万不可大意。"

陶伯笙站着定了一定神,向他微笑道:"我有三十万现款打算存比期。"何经理不等他说完,一挥手道:"小事小事。若是给范先生马上找来了,月息二十分都肯出,没有问题,没有问题。快去吧。又是五分钟了。"

陶伯笙笑问道:"何经理说的是黄金官价要提高?"他微笑了一笑,仍然不说明,但点头道:"反正是有要紧的事吧?快去快去!"说着,将手又连挥了两下。陶伯笙看那情形,是相当的紧张,点了个头,转身就走。他为了抢时间,在人行便道上,加快了步子走。他心里想着,我这三十万,不存比期了,加入范宝华的大批股子,也买他几两,心里在打算发财,就没有想到范宝华叮嘱他的话,径直地就向范家走去。

在重庆,上海弄堂式的房子,是极为少数的,在战时,不是特殊阶级住不到这时代化的建筑,因之范宝华所住的弄堂,很是整洁,除了停着一辆汽车,两辆人力包车,并没有杂乱的东西。陶伯笙一走进弄堂口,就看到一位摩登少妇,站在范宝华门口敲门。这就联想到范宝华叮嘱的话,不要到他家去,又联想到他说,要送一只金镯子给女朋友,这事一联串起来,就可以知道这摩登少妇敲门,是怎么一回事了。但他心里这样想,脚步并没有止住,这更进一步地看着,不由他心里一动,这是魏太太呀。他立刻止住了脚,不敢动。

正自踌躇着,却见李步祥跑得像鸭踩水似的,走过来。陶伯笙回身过去,伸手挡了他的跑,问道:"哪里去?"李步祥站住了脚,脸上红红的,还是在旧中山服口袋里,掏出灰色手绢来擦额角上的汗,他喘着气笑道:"我丢了生意都不作,特意来给老范报信。"

陶伯笙道:"还是那件事,黄金官价要提高。"李步祥道:"这消息的确有些来源,我们只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反正抢买一点金子在手上,迟早都不吃亏。"

陶伯笙点点头道:"消息大概有点真,刚才我到万利银行,那何经理就叫我来催老范的,他更说得紧张,说是一分钟都不能耽误。"李步祥拉着他的手道:"那我们就去见他报告吧。"

陶伯笙摇摇头道:"慢来慢来。他昨天就叮嘱过了,叫我们不要去找他。刚才在马路上遇到,他又叮嘱了一遍。"李步祥道:"那为什么?"

陶伯笙道:"大概是在家里招待女朋友。"李步祥哧着笑了一声道:"瞎扯淡!老范和女朋友在一处玩,向来不避人的。我们这两位跑腿的,在这紧要关头,不和他帮忙,那还谈什么合作?而且我们和他跑腿,不为的是找机会吗?有了机会,自己也弄点好处,怎能放过。真的,一分钟也不能放过去。走走!"说着,拉了陶伯笙的手向前。他笑道:"考虑考虑吧,我亲眼看到一位摩登少妇敲门进去。"说时,他将身子向后退。李步祥道:"是不是我们认得的?"陶伯笙笑道:"熟极了的人,是魏太太。"李步祥哈哈大笑道:"更是瞎扯淡,她是老范的赌友,算赌帐来了。避什么嫌疑。"说着,他不拉陶伯笙了,径直地走向范家门口去敲门。

上一篇:第四回 心病

下一篇:第六回 巨商的手法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