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十一回 极度兴奋以后》

二十分钟后,范宝华也追到了轮渡的趸船上。魏太太手捧一张报纸,正坐在休息的长凳上看着呢。范宝华因她不抬头,就挨着她在长板凳上坐下。魏太太还是看着报的,头并不动,只转了乌眼珠向他瞟上一眼。不过虽是瞟上一眼,可是她的面孔上,却推出一种不可遏止的笑意。范宝华低声笑道:"我们过了江,再看情形,也许今天不回来。"魏太太对这个探问,并没有加以考虑,放下报来,回答了他三个字:"那不成。"范宝华碰了她这个钉子,却不敢多说,只是微笑。

这是上午九点多钟,到了下午九点多钟,他们依然是由这趸船,踏上码头。去时,彼此兴奋的情形还带了两三分的羞涩。回来的时候,这羞涩的情形就没有了,两人觉得很热,而且彼此也觉得很有钱,看到江岸边停放着登码头的轿子,也不问价钱,各人找着一乘,就坐上去了。上了码头之后,魏太太的路线还有二三百级坡子要爬,她依然是在轿子里。范先生已是人力车路,就下了轿子了。因站在马路上叫道:"不要忘记,明天等你吃晚饭。"魏太太在轿子上答应着去了。

范宝华一头高兴地回家,吴嫂在楼下堂屋里迎着笑道:"今天又是一整天,早上七点多钟出去,晚上九点多回来。你还要买金子?"范宝华道:"除了买金子,难道我就没有别的事吗?"他一面说着,一面上楼,到了房间里,横着向床上一倒,叹了一口气道:"真累!"

吴嫂早是随着跟进来了,在床沿下弯下腰去,在床底下摸出一双拖鞋来,放在他脚下,然后给他解着鞋带子,把那双皮鞋给脱下来。将拖鞋套在他脚尖上,在他腿上轻轻拍了两下,笑道:"伺候主人是我的事。主人发了财,就没得我的事了。"范宝华笑道:"我替你说了,二两金子,二两金子!"吴嫂道:"我也不是一定是啥金子银子,只要有点良心就要得咯。"范宝华道:"我良心怎么样了?"

吴嫂已站起来了,退后两步,靠了桌子角站定,将衣袋里带了针线的一只袜底子低头缝着。因道:"你看吗?都是女人吗。有的女人,你那样子招待,有的女人,还要伺候你。"范宝华哈哈一笑地坐了起来,因道:"不必吃那飞醋,虽然现在我认识了一位田小姐,她是我的朋友,我们过往的时间是受着限制的。你是替我看守老营的人,到底还是在一处的时候多。"

吴嫂道:"朗个是田小姐,她不是魏太太吗?"范宝华道:"还是叫她田小姐的好。"吴嫂把脸沉了下来道:"管她啥子小姐,我不招闲(如沪语阿拉勿关),我过两天就要回去,你格外(另外也)请人吧。"范宝华笑道:"你要回去,你不要金子了吗?"吴嫂嘴一撇道:"好稀奇!二两金子吗!哼!好稀奇。"说时,她还将头点上了两点,表示了那轻视的样子。

这个动作,可让范先生不大高兴,便也沉下了脸色道:"你这是什么话,你是我雇的佣人,无论什么关系,佣人总是佣人,主人总是主人,你作佣人的,还能干涉到我作主人的交女朋友不成?你要回去,你就回去吧。我姓范的就是不受人家的挟制。我花这样大的工价,你怕我雇不到老妈子。"吴嫂什么话也不能说,立刻两行眼泪,成对儿地串珠儿似的由脸腮上滚了下来。范宝华走到桌子边,将手一拍桌子道:"你尽管走,你明天就和我走。岂有此理。"说着,踏了拖鞋下楼去了。

吴嫂依然呆站在桌子角边。她低头想着,又抬起头来对这楼房四周全看了一看,她心里随了这眼光想着:这样好的屋子,可以由一个女佣人随便地处置。看了床后叠的七八口皮箱,心里又想着,这些箱子,虽是主人的,可是钥匙却在自己身上,爱开哪个箱子,就开哪个箱子。这岂是平常一个老妈子所能得到的权利?至于待遇,那更不用说,吃是和主人一样,甚至主人不在家,把预备给主人吃的先给吃了,而主人反是吃剩的。穿的衣服呢?重庆当老妈子,尽管多是年轻的,但也未必能穿绸着缎。最摩登的女仆装束,是浅蓝的阴丹士林大褂,与杏黄皮鞋。这样的大褂,新旧有四件,而皮鞋也有两双。工薪呢,初来的时候,是几十元一月,随了物价增涨,已经将明码涨到一万,这在重庆根本还是骇人听闻的事,而且主人也没有限制过这个数目,随时可以多拿。尤其是最近答应的给二两金子,这种恩惠,又是哪里可以找得到的呢?辞工不干,还是另外去找主人呢?还是回家呢?另找主人,决找不到这样一位有家庭没有太太的主人。回家?除了每天吃红苕稀饭而外,还要陪伴着那位黄泥巴腿的丈夫,看惯了这些西装革履的人物,再去和这路人物周旋,那滋味还是人能忍受的吗?

她越想她就越感到胆怯,不论怎么样也不能是自动辞工的了。辞工是不能辞工,但是刚才一番做作,却把主人得罪了。手上拿了那只袜底子,绽上了针线,却是移动不得。这样呆站着,总有十来分钟,她终于是想明白了。这就把袜底子揣在身上。溜到厨房里去,舀了一盆水洗过脸,然后提着一壶开水,向客堂里走来。

范先生是架了腿坐在仿沙发的藤椅上。口里衔了一支纸烟,两手环抱在胸前,脸子板着一点笑容都没有。吴嫂忍住胸口那份气岔,和悦了脸色,向他道:"先生,要不要泡茶?"范宝华道:"你随便吧。"吴嫂手提了壶,呆站着有三四分钟,然后用很和缓的声音问道:"先生,你还生我的气吗?我们是可怜的人吗!"说到这里,她的声音也就硬了,两包眼泪水在眼睛里转着,大有滚出来的意味。

范宝华觉得对她这种人示威,也没有多大的意思,这就笑着向她一挥手道:"去吧去吧。算了,我也犯不上和你一般见识。"吴嫂一手提着壶,一手揉着眼睛走向厨房里去了。范宝华依然坐着在抽烟,却淡笑了一笑,自言自语地道:"对于这种不识抬举的东西,决不能不给她一点下马威。"就在这时,李步祥由天井里走进来,向客堂门缝里伸了一伸头,这又立刻把头缩了回去。

范宝华一偏头看到他的影子,重声问道:"老李,什么事这样鬼鬼祟祟的。"他走了进来,兀自东张西望,同时,捏了手绢擦着头上的汗。然后向范宝华笑道:"我走进大门就看到你闷坐在这里生气,而且你又在骂人不识抬举。"范宝华笑道:"难道你是不识抬举的人?为什么我说这话你要疑心?"李步祥坐在他对面椅子上,一面擦汗,一面笑道:"也许我有这么一点。你猜怎么着,今天一天,我坐立不安。我到你家里来过两次你都不在家。"

范宝华道:"你有什么要紧的事,要和我商量吗?"李步祥抬起手来搔搔头发道:"你的金子是定到三百两了,可是黄金定单,还在万利银行呢。这黄金能说是你已拿到手了吗?你没有拿到手,你答应给我的五两,那也是一场空吧?"范宝华道:"那要什么紧,我给他的钱,他已经入帐。"李步祥道:"银行里收人家的款子,哪有不入帐之理?他给你写的是三百两黄金呢?还是六百万法币?"范宝华道:"银行里还没有黄金存户吧?"李步祥道:"那么,他们应当开一张收据,写明收到法币六百万元,代为存储黄金三百两。你现在分明是在往来户上存下一笔钱,你开支票,他兑给你现钞就是了,他为什么要给你黄金?若给你黄金的话,一两金子,他就现赔一万五,三百两金子,赔上四百五十万。他开银行,有那赔钱的瘾吗?"

范宝华吸着纸烟,沉默的听他说话。他两个指头夹了烟支放在嘴唇里,越听是越失去了吸烟的知觉。李步祥说完了,他偏着头想了一想,因道:"那不会吧?何经理是极熟的朋友,那不至于吧?"李步祥道:"我是今天下午和老陶坐土茶馆,前前后后一讨论,把你的事就想出头绪来了。那万利银行的经理,他有那闲工夫,和别人买金子,让人家赚钱,他倒是白瞪着两眼,天下有这样的事吗?开银行的人,一分利息,也会在帐上写得清清楚楚,我不相信他肯把这样一笔大买卖,拱手让人。"

范宝华将手指头向烟碟子里弹着烟灰,因道:"哟!你越说越来劲,还抖起文来了。你说不出这样文雅的话,这一定是老陶说我把这笔财喜拱手让人。"李步祥咧开了厚嘴唇的大嘴,嘻嘻地笑着。

范宝华背了两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。然后顿一顿脚道:"这事果然有点漏洞。我是财迷心窍,听说有利可图,就只想到赚钱,可没有想到蚀本。"李步祥道:"蚀本是不会蚀本,老陶说,一定是万利银行想买进大批黄金,一时抓不到头寸,就在熟人里面乱抓。你想,他明知道这二日黄金就要涨价,他凭什么不大大地买进一笔,就是他没有意思想作这投机生意,你在这个时候,几百万的在他银行存着,他为什么不暂时移动一下。你相信你存进去的几百万,他会冻结在银行里吗?你又相信他作了黄金储蓄,不自己揣起来,会全部让给别人吗?"

范宝华道:"你和老陶所疑心的,那一点不会错,不过何经理斩钉截铁地和我说着,他不应该失信。纵然他有意坑我,一位堂堂银行的经理,骗我们这小商人的钱,见了面把什么话来对我说?"李步祥笑道:"我们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这样想着,明天你不妨向何经理去要定单,看他怎么说?你可不能垮,你要垮了,我们的希望那就算完了。"

范宝华是点了一支纸烟夹在手指上的。他把两只手背在身后,在屋子里踱来踱去。听了这话,把手回到前面,把那截纸烟头子突然地向身边的痰盂里一扔,又把脚一顿,唉了一声道:"不要说了,说得我心里慌乱得很。"李步祥看他的颜色,十分不好,说了声再见,一点头就走了。

范宝华满腹都是心事,也不和他打招呼,兀自架腿坐在椅子上吸烟。那吴嫂不知就里,倒以为主人还是发着她的气,格外地殷勤招待。在平常,范宝华到了晚上十二点钟总要出去,到消夜店里去吃顿消夜。今天晚上也不吃消夜了,老早地就上楼去安歇。他这晚上,在床上倒作了好几个梦,天不亮他就醒了。

他睁着眼睛躺在床上,到了七点多钟,再也不能忍耐了,立刻披衣下床,就走出了门去。他为了要得着些市场上的消息,就在大梁子百货市场的旁边,找了家馆子吃早点。这座位上自有不少的百货商人看到了他占着一副座头,都向他打个招呼,说声范老板买金子发了财。范宝华正是心里十分不自在,人家越说他买金子发财,他心里越不受用。怀着一肚子闷气,端了一杯茶,慢慢地呷着,还另把一只手托了头,只管对着桌上几碟点心出神。肩膀上轻轻地让人拍了一下。接着一股子脂粉香味,送到鼻子里来。

他回头看时,是个意外的遇合,乃是袁三小姐。便站起来笑道:"早哇!这时候就出来了。"她也不等人让,自行在横头坐下,两手抱了膝盖,偏了头向范宝华笑道:"我是特意找你来的,你怕我找你吗?"他坐下笑道:"我为什么怕你呢?至少,我们现在还是朋友呀。"

袁三先叫着茶房要了一杯牛乳,又要了一份杯筷,然后向他道:"既然还是朋友,我就不必客气了。老范,人家都说你在前日,抢买了大批黄金,你真有手段,这又发了整千万的大财吧?"范宝华提着茶壶,向她杯子里斟着茶,笑道:"黄金储蓄是做了一点,可是我为这件事,还大大的为难呢!"于是就把万利银行办手续的经过全告诉了她。然后向她笑道:"我越想越不是路数,恐怕是上了人家的当。"

袁小姐笑道,哼一声,眼珠向他瞟着道:"假如现在我们还没有拆伙,我和你出点主意,就不会让你这样办。我用钱是松一点,但是我也不会白花人家的。不过站在朋友的立场上,我还可以帮你一点忙。索性告诉你,我今天起这个早,就是特意来找你的。"范宝华道:"我这件事,很少有人知道哇,莫不是老李告诉你的。"

这时,大玻璃杯子,盛着牛乳送来了。她用小茶匙舀着牛乳慢慢的向嘴里送着。因微笑道:"你小看了袁三了。我路上有两个熟人,也是在万利做来往的。那何经理是用对付你的手腕,一般地对付他们,说是可以和他们抢做一批黄金储蓄,把人家的头寸,大批地抓到手上足足地作上一批黄金储蓄,那可是他的了。"范宝华道:"你怎么知道万利银行会这样干?"

袁三笑道:"已经有人上了当,明白过来了。人家比你做的还十分周到呢。万利收到他款子的时候,还开了一张临时收据,言明收到国币若干,按官价代为储蓄黄金,一俟将定单取得,即当如数交付。收据是这样子说的,照字面说,并没有什么毛病,可是昨天那储蓄黄金的人,和银行里碰头时,他们就露出欺骗的口风了。第一就是这次黄金加价,外面透露了风声,财政部对于黄金加价先一日的储户,一概不承认,定单大概是拿不到了。若一定要储蓄,只有按三万五千元折合。老范,你这次可上了人的当,那样的一张代存黄金储蓄的收据都没有,你凭着什么向人家要黄金定单。"

他本来是满肚子不自在。听了这些话,脸色变了好几次,这就斟满了一杯茶,端起来一饮而尽,接着一摆头道:"不谈了,算我白忙了三四天。"这时,正有一阵报贩子的叫唤声音,由大门外传了进来。范宝华起身出去,买了一份,两手捧着一面走,一面看;走回了座位。将报放在桌上,用手拍了报纸道:"完了完了,就是万利银行承认,我作了黄金储蓄,我也没法子取得定单。"

袁三取过报来看时,见要闻栏内,大衣纽扣那么大的字标题:"黄金加价泄漏消息"大题外,另有一行小些的宇标题,乃是某种人舞弊政府将予彻查。再细看内容,也就是外传的消息,黄金加价头一天定的黄金储蓄,一律作废。袁三将报看完,带着微笑,依然放下。望了他道:"老范,我们总还算是朋友,你能不能相信我的话,让我帮你一点忙?"范宝华道:"事到于今,还能有什么法子挽回这个局面吗?"

袁三道:"你存在万利银行的那笔款子,他虽不能给你黄金定单,可是他还能不退回你的现钞吗?你有现钞,怕买不到黄金?"范宝华不由得笑了,很自在地取了一支烟衔在嘴里,划了火柴点着,吸着烟喷出一口烟来。因道:"这一层你还怕我不知道。可是再拿现钞去买黄金,就是三万五千元一两了。"

袁三笑道:"你虽是个游击商人,若论到投机倒把,我也不会比你外行。若是叫你去买三万五千元一两的黄金,我也就叫多此一举了。"范宝华将手指着报上的新闻道:"你看黄金黑市,跟着官价一跳,已跳到了七万二。还有比三万五更低的金子可买吗?"

袁三笑道:"你买金子,钻的是官马大路,你是找大便宜的,像人家走小路捡小便宜的事,你就漆黑了。昨天的黄金,不是加价了吗?就有前两天定的黄金储蓄,昨天才拿到定单的。照着票面,两万立刻变成了三万五,他赚多了。若是到六个月,拿到值七八万元一两的现金,那就赚得更多,可是那究竟是六个月以后的事呀。算盘各有不同,他宁可现在换一笔现金去作别的生意,所以很有些拿到二万一两定单的人,愿以三万一两的价格出卖。在他是几天之间,就赚了百分之五十,利息实在不小。你呢,少出五千元一两,还可以作到黄金储蓄,这比完全落空,总好得多吧?你若愿意出三万元一两,我路上还有人愿出让三四百两。你的意思怎么样?"她说着这话时,将一只右手拐撑在桌沿上,将手掌托了下巴,左手扶了茶杯,要端不端地,两只眼睛,可就望了范宝华的脸。

范宝华道:"照说,这是一件便宜买卖。不过我明明买到了二万一两的黄金,忽然变着多出百分之五十,我不服这口气。"袁三听说,手拿了桌上的皮包,就突然地站了起来。因笑道:"我话只说到这里,信不信由你。扰了你一杯牛乳,我谢谢了。"说着扭身走去。

她走到了餐厅门口回头看来,见他还是呆呆地坐在座头上的,却又回转身,走到桌子边,笑道:"老范,我们交好一场,我不忍你完全失败,我还给你一个最后的机会。假如你认为我说的话不错,在三天之内去找我,那还来得及。三天以后,那就怕人家脱手了。"她说着将皮包夹在肋下,腾出手来,在范宝华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。她向来是浓抹着脂粉的,当她俯着身子这样的轻轻地拍着的时候,就有那么一阵很浓的香气,向老范鼻子里袭了来。他昂起头来,正想回复她两句话,可是她已很快地走了。尤其是她走的时候,身子一掀,发生了一阵香风。这次她走去,可是真正地走了,并不曾回头。

范宝华望了她的去影,心里想着:这家伙起个早到茶馆子里来找我,就为着是和我计划作笔生意吗?她有那样的好意,还特意起个早,来照顾我姓范的发财吗?他自己接连地向自己设下了几个疑问,也没有智力来解决。但他竟不信李步祥和袁三怀疑的话,完全靠得住。他单独地喝着茶,看看报,熬到了九点钟,是银行营业的时候了,再不犹豫,就径直地冲上万利银行。

到了经理室门口,正好有位茶房由里面出来,他点了头笑道:"范先生会经理吗?"范宝华道:"他上班了吗?"茶房道:"昨日上成都了。"范宝华道:"前两天没有说过呀。那么,我会会你们副理刘先生吧。"茶房道:"刘副理还没有上班。"范宝华道:"你们经理室里总有负责的人吧?"茶房道:"金襄理的屋子里。"范宝华明知道襄理在银行里是没有什么权的,可是到了副经理不在家,那只有找襄理了,于是就叫茶房先进去通知一声。

那位金襄理还是穿了那身笔挺的西服,迎到屋子外来,先伸了手和他握着,然后请到经理室里去坐。范宝华心里憋着一肚子问题,哪里忍得住,不曾坐下来,就先问道:"何经理怎么突然到成都去了?"金襄理很随便地答道:"老早就要去的了,我们在那里筹备分行。"说毕,在桌上烟筒子里取来一支烟敬客。范宝华接着烟,也装着很自在的样子,笑问道:"何经理经手,还替朋友代定着大批的黄金储蓄呢。"金襄理取过火柴盒,取了一支火柴擦着了火,站在面前,伸手给他点烟,笑道:"那没有关系,反正有帐可查。"这句很合理的话,老范听着,人是掉在冷水盆里了。

上一篇:第十回 乐不可支

下一篇:第十二回 一张支票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