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十五回 破家之始》

魏太太对于丈夫这个姿势,是不能忍受的。也就将桌子一拍,起了个猛烈的反击,迎向前去,瞪了眼道:"你怎么样?你要打我?"魏端本捏了拳头,咬了牙齿,很想对着她脑袋上打过一拳去。可是他心里想到,这一拳是不可打过去的,若把这拳打过去了,可能的反响,就是太太出走,眼前站着这样一个年轻美貌的小姐,固然是舍不得抛弃了,而且太太走了,孩子是不会带走的,扔下这处处需人携带的两个小孩,又教谁来携带呢?在一转念之下,他的心凉了半截。不但是那个拳头举不起来,而且脸上的颜色,也和平了许多。他身子向后退了一步,望了她道:"我要打你?这个样子,是你要打我呀。"

魏太太将脚一顿道:"你要放明白一点,这样的结合,这样的家庭,我早就厌倦了。你对我的行为,有什么看不顺眼吗?这问题很简单,不等明天,我今天晚上就走。"魏端本不想心里所揣想的那句话,人家竟是先说了。因道:"你的气焰,为什么这样高涨?牙齿还有和舌头相碰的时候,夫妻口角,这也是很寻常的事。你怎么一提起来,就要谈脱离关系?"他说着这话时,已是转过身去,将枕头下的纸烟火柴盒拿到手上,绕了桌子,和太太取了一个几何上的对角位置站住,第一步战略防御,已是布置齐备,太太已不能动手开打了。

魏太太虽然气壮,却不理直,她对先生那个猛扑,乃是神经战术。当魏先生战略撤退的时候,她已是完全胜利了。这就隔了桌子瞪了眼睛问道:"你已睡了觉的人,特意爬了起来,和我争吵,这是什么意思?你有帐和我算,还等不到明日天亮吗?"

魏先生实在没有了质问太太的勇气,心里跟着一转念头,太太向来是在外面赌钱,赌到夜深才回来的。她虽常常是大输小赢,而例外一次大赢,也没有什么稀奇,又何必多疑?这样想着,原来那一股子怒气,就冰消瓦解了。因在脸上勉强放出三分笑意道:"你那脾气,实在教人不能忍受。我在外面回来晚了,你可以再三地盘问,我还得赔笑和你解释。怎么你回来晚了,我就不能问呢?"

魏太太脖子一歪,偏着脸道:"你问什么?明知我是赌钱回来。无论我是输是赢,只要我不花你的钱,你就不能过问。你要过问,我们就脱离关系。我就是这点嗜好,决不容别人干涉。"她越说就越是声音大,脸色也是红红的。

魏先生拿了火柴与纸烟在手上,就是这样拿了,并没有一次动作,直等太太把这阵威风发过去了,这才擦了火柴,将纸烟点着。坐在那边一张方凳子上,从容地吸着烟。他把一只手臂微弯了过去,搭在桌子上,左腿架在右腿上下住的颤动着。他虽燃着了一支烟,他并不吸,他将另一只手两个指头夹了纸烟,只管用食指打着烟支向地面上去弹灰,低了头,双目只管注视那颤动着的脚尖,默然不发一语。

魏太太先是站着的,随后也就在桌子对角下的方凳子上坐着。她的旧手皮包还放在桌上,她打开皮包来,取出一包口香糖,剥了一片,将两个指头,钳着糖片的下端,将糖片的上端,送到嘴唇里,慢慢地唆着。

她不说话,魏先生也不说话。彼此默然了一阵,魏先生终于是吸烟了,将那支烟抽了两下,这就向太太道:"你可知道我现时正在一个极大的难关上。"魏太太道:"那活该。"说着沉下了脸色,将头一偏。魏端本淡笑道:"活该?倘若是我渡不过这难关而坐牢呢?"魏太太道:"你作官贪污,坐了牢,是你自作自受,那有什么话说?"

魏端本将手上剩的半截纸烟头子丢在地下,然后将脚践踏着,站起来点点头道:"好!我去坐牢,你另打算吧。"说着,他钻上床去,牵着被子盖了。魏太太道:"哼!你坐牢我另做打算。你就不坐牢,我另做打算,大概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奈何我吧?"魏端本原来是脸朝外的,听了这话,一个翻身向里睡着。

魏太太对于他这个态度,并不怎样介意,自坐在那里吃口香糖,吃完了两片口香糖,又在皮包里取出一盒纸烟来,抽了一支,衔在嘴里,擦了火柴,慢慢地吸着。把这支纸烟吸完了,冷笑了一声,然后站起来,自言自语地道:"我怕什么?哼!"说着,坐在椅子上,两只脚互相搓动着,把两只皮鞋搓挪得脱下了。光着两只袜子在地板上踏着,低了头在桌子下和床底下探望着,找那两只便鞋。好容易把鞋子找着了,两只袜底子,全踩得湿粘粘的。她坐在床沿上,把两只长统丝袜子倒扒了下来。扒下来之后,随手一抛,就抛到了魏先生那头去。

魏先生啊哟了一声,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问道:"什么东西,打在我脸上。"说着,他也随手将袜子掏在手上看着。正是那袜底上践踏了一块粘痰,那粘痰就打在脸上。他皱着眉毛,赶快跳下床来,就去拿湿毛巾擦脸。魏太太坐在床沿上,倒是嘻嘻地笑了。魏先生在这一晚上,只看到太太的怒容,却不看见太太的笑容。现在太太在红嘴唇里,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,向人透出一番可喜的姿态。望了她道:"侮辱了我,你就向我好笑。"

魏太太笑道:"向你笑还不好吗?你愿意我向你哭?"魏端本道:"好吧,我随你舞弄吧。"他二次又上床睡了。在魏太太的意思,以为有了这一个可笑的小插曲,丈夫就这样算了。现在魏先生还是在生气之中,她也不去再将就,自带着小渝儿睡了。

她爱睡早觉,那是个习惯,次日魏先生起来时,她正是睡得十分的香甜,她那只旧皮包就扔在桌子角上。魏先生悄悄地将皮包打开来一看,里面是被大小钞票,塞得满满的。单看里面的两叠关金票子,约莫就是三四万。他立刻想到,太太买的那些衣料和化妆品,已是超过二十万元。现在皮包里又有这多的现款,难道还是赢的?正踌躇着对了这皮包出神,太太在床上打了个翻身。心里想着,反正是不能问,越知道得多了,倒越是一种烦恼,也就转身走开,自去料理漱口洗脸等事。把衣服整理得清楚了,买了几个热烧饼,自泡了一壶沱茶,坐在外面屋子里吃这顿最简单的早餐。他是坐着方凳子上,将一只脚搭在另一张方凳子上的。左手端了茶杯,右手拿了烧饼,喝一口沱茶,啃一口烧饼,却也其乐陶陶。

忽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,有人很急迫地问道:"魏先生在家吗?"他听得出来,这是刘科长的声音,立刻迎出门来道:"在家里呢,刘科长。"他一面说着,一面向来宾脸上注意,已经看出他脸色苍白,手里拿了帽子,而那身草绿色的制服,却是歪斜地披在身上。他怔了一怔道:"有什么消息吗?"刘科长两手一扬,摇了头道:"完了,完了,屋子里说话吧。"魏端本的心房,立刻乱跳着一阵,引了客进屋子。

刘科长回头看了看门外,两手捧着呢帽子撅了几下,低声道:"我想不到事情演变得这样严重。司长是被撤职查办了。"魏端本道:"那么,我我我们呢?"刘科长道:"给我一支烟吧,我不晓得有什么结果?"说着,伸出手来,向主人要烟。

魏端本给了他一支烟,又递给他一盒火柴。他左手拿帽子,右手拿烟,火柴盒子递过去了,他却把原来两只手上的东西都放下。左手拿火柴盒,右手拿火柴棍,在盒子边上擦了一支火柴之后,要向嘴边去点烟,这才想起来没有衔着烟呢。他伸手去拿,烟支被帽子盖着,他本是揭开帽子找烟的,这又拿了帽子在手上当扇子摇,不吸烟了。魏端本道:"科长,你镇定一点,坐下来,我们慢慢地谈。"

刘科长这才坐下,因苦笑了一笑道:"老魏,我们逃走吧。我们今天若是去办公,就休想回来了,立刻要被看管,而看管之后,是一个什么结果,现时还无从揣测,说不定我们就有性命之忧。"魏端本道:"逃走?我走得了,我的太太和孩子怎么走得了?刘科长,你也有太太,虽然没有孩子,可是你把太太丢下了,难道看管我们的人,找不着我们,还找不着我们的太太吗?"

刘科长这才把桌上的那支烟拿起衔在嘴里,擦了一支火柴,将烟点上。他两个指头夹纸烟,低着头慢慢地吸烟,另一只手伸出五个指头,在桌沿上轮流地敲打着。

魏端本道:"刘科长,这件事我糊里糊涂,不大明白呀。"刘科长道:"不但你不大明白,我也不大明白。司长和银行里打电话接好了头,就开了一张单子,是黄金储户的户头,另外就是那两张支票了。我一齐交到银行里去,人家给了一张法币一百六十万元,储蓄黄金八十两的收据,并无其他交涉。我又知道这里是些什么关节呢?"

魏端本道:"司长在银行里作来往,无论是公是私,我跑的不是一次。这次让科长去,不让我去,我以为科长很知道内情呢?"他吸着烟喷出一口来,先摆了两摆头,然后又叹口气道:"我也冤得很啰。我是财迷心窍,以为这样办理黄金储蓄,除了早得消息,捡点便宜,并不犯法。这日到银行去,是下午三点三刻,银行并没有下班,我找着业务主任,把支票和单子交给他。他带了三分的笑意,点了头说:'和司长已经通过电话了,照办照办。'我是和他在小客厅里见面的,那里另外还有两批客在座,我心里怀着鬼胎,自也不便多问。那业务主任一会儿取了一张收据来交给我,又对我笑着握了两握手。那个时候,银行已下班,大门关着,我由银行侧门走出来的。我在机关里,不敢把收据露出来,直送到司长公馆里去。司长见了收据笑逐颜开,向我点着头,低声说,'这件事办得神不知鬼不觉。只要三天之后,黄金储蓄定单到手立刻将它卖了,补还了公家那笔款子,大家闹一套西服穿吧'。我所知道的,我所听到的就是这些。前昨两天,同事们忽然议论纷纷起来,说是有人挪用了公款买黄金,我料着不会是说我们,只装不知。可是我们这位司长大人沉不住气,首先就慌乱起来。我看那意思,恐怕已是碰了上峰两个大钉子了。昨天他请我们吃饭,你不是很想知道有什么意思吗?老实说,我也是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。到了昨天晚上,我才听到人说,我们在银行里做的这八十两黄金,已经让上峰知道了。他为了卸除责任起见,不等人家检举,要自己动手。我听了这个消息,一夜都没有睡着,起了个大早,就到司长公馆里去。我以为他未必起来了,哪知道他蓬着一头头发穿了身短裤褂,踏了双拖鞋,倒背着两手,在楼下空地里踱来踱去,手里还夹着大半支纸烟呢。我一见就知道这事不妙。站着问了声司长早。他沉着脸道:'什么司长,我全完了,撤职查办了。事到于今,我想你和魏端本分担一点干系的希望,已经没有了。你们自为之计吧。'我听了这话,不但是掉在冷水盆里,同时我也感觉到毫无计划。让我自为之计,我怎么自为之计呢?我呆了,说不出话来,只是站着望了他。他立刻又更正了他的话。走近两步,站在我面前,向我低声说:'假如你和魏端本能给我担当一下,说是并没有征求司长的同意,你们擅自办理的,那我就轻松得多了。'"

魏端本立刻接着道:"我们擅自办理的?支票上我们三个人的印鉴,是哪里来的?那好,我们除了挪用公款,还有假造文书,盗窃关防的两行大罪,好!那简直让我们去挨枪毙。"刘科长道:"你不用急,当然我同样地想到了这层,我也和他说了。他最后给我们两条路让我们自择:一条路是逃跑。一条路是我们打官司的时候,总要多帮他一点忙。我也是毫无主意,特意来找你商量商量。"

魏端本听说,只是坐着吸纸烟,还不曾想到一个对策,却听到外面冷酒铺里的人答道:"那吊楼上住的,就是魏家,你去找他吗!"魏先生走到房门口伸头向外看去,却来了三个人。一个是穿中山服的,相当面熟,两个是穿司法警察黑制服的,料着也躲避不了。便道:"我叫魏端本。有什么事找我吗?"

那个穿中山服的,揭起头上的帽子,向他点了个头笑道:"魏先生这可是不幸的事情。我奉命而来,请你原谅。我们是同事,我在第四科。"说着,他就走进屋子来了。他又接着叫了一声道:"刘科长也在这里。我们也正要请你同走。"刘科长站起来,嘴唇皮有些抖颤,望了三人道:"这样快?法院里就来传我们了。有传票吗?"一个司法警察,在身上掏出两张传票,向刘魏二人各递过一张。

刘科长看了一看,点头道:"也好,快刀杀人,死也无怨。老魏,走吧,还有什么话说。"魏端本道:"走就走,不过我要揣点零用钱在身上。同时,我也得向太太去告辞一下,怎知道能回来不能回来呢?"说着就向隔壁卧室里走去。他猜着太太是位喜欢睡早觉的人,这时一定没有起来,可是走进屋子的时候,却大为失望,原来床上只有一床抖乱着的被子,连大人带小孩全不见了。

他站在屋子里连叫了两声杨嫂,杨嫂却在前面冷酒店里答应着进来,在房门外伸着头向里张望了一下。笑着问道:"啥子事?"魏端本道:"太太呢?"杨嫂笑道:"太太出去了。"魏端本道:"好快,我起来的时候,她还没有醒,等我起来。她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"杨嫂道:"没有到啥子地方去,拿着衣料找裁缝裁衣服去了。"魏端本道:"裁好了衣服就会回来吗?"杨嫂摇摇头道:"说不定。有啥子事对我说吗?"魏端本道:"一大早起来,她会到哪里去?奇怪!"杨嫂笑道:"你怕她不会上馆子吃早点?"

魏端本叹口气道:"事情演变到这样子,我就是和她告辞,大概也得不着她的同情的。好吧,我就对你说吧。杨嫂,我告诉你,我吃官司了。外面屋子两名警察,是法院里派来的。虽然是传票,也许就不放我回来,两个孩子,托你多多照管。孩子呢?带来让我见见。"杨嫂望了他道:"真话?"他道:"我发了疯,把这种话来吓你。你只告诉太太是买金子的事,她就明白了。你把孩子带来吧。"杨嫂看他脸色红中带着灰色,眼神起麻木了,料着不是假话,立刻在厨房里将两个孩子找了来。

魏端本蹲在地上,两手搂着两个孩子的腰,也顾不得孩子脸上的鼻涕口水脏渍,轮次地在孩子脸上接了两个吻。他站了起来,摸着小渝儿的头道:"在家里好好的跟杨嫂过,不要闹,等你爸爸回来。"说毕,又抱拳向杨嫂拱了两拱手道:"诸事拜托,你就当这两个孩子是你自己的儿女吧。"说毕,一掉头就走到外面屋子里去了。

杨嫂始终不明白这是怎么一件事,只有呆站在屋子里看着。见魏端本并没有停留,肋下夹住那个常用皮包,同刘科长随同来的三个人,鱼贯地走了。她料着主人一定是出了事。可是大小是个官,比乡下保甲长大得多。从来只看到保甲长抓人,哪里看到过保甲长反被人抓的呢?难道作官的人,也会让法院里抓了去吗?她这样地纳闷想着,倒是在屋子里没有出去。虽然主人吃官司与自己无关,主人没有面子,佣工的自然也不大体面。因之可能避免冷酒店伙友视线的话,就偏了头过去,免得人家问话。

她心里搁着这个哑谜,料着太太回来了,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案子发作了的。可是事情奇怪得很,太太拿着衣料去,找裁缝以后,一直就没有回来过。去吃官司的主人,直到电灯发亮,也并无消息,太太对于这个家,根本没有在念中,先生吃官司,太太未必知道,也许在打牌,也许在看电影,当然,还在高兴头上呢。这么一想,她很觉是不舒服。不是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发闷,就带了两个孩子到冷酒店屋檐下去望一下。这样来回地奔走着,到了孩子争吵着要吃晚饭了,她才轻轻地拍着小渝儿肩膀道:"你小娃儿晓得啥子?老子打官司去了,娘又赌又耍,昏天黑地,我都看得不过意,硬是作孽!"

她是在屋下站了,这样叽咕着的。正好隔壁陶伯笙口衔了一支烟卷,也背了手望街。不经意地听到她的言语,便插嘴问道:"打官司,谁打官司?"杨嫂道:"朗个的?陶先生,还不晓得?今天一大早,来了丙个警察兵,还有一个官长,把我们先生带走了,到现在,硬是没有一点消息。太太也是一早出去,晓得啥子事忙啊,没有回来打个照面。"

陶伯笙走近了一步,望了她问道:"你怎么扣道是打官司?"杨嫂道:"先生亲自对我说的,还叫我好好照应这两个娃儿。我看那样子,恨不得都要哭出来喀。"

陶伯笙道:"你可知道这事的详细情形?"杨嫂摇摇头道:"说不上。不过,我看他那个情形,好像是很难过喀。陶先生,你和我打听打听吗,我都替我们先生着急喀。"陶伯笙看看她那情形,料着句句是真的,就随同着杨嫂一路到屋子里去查看了一遍,前前后后,又问了些话,还是摸不着头绪,便走回家去,问自己太太。陶太太回答着,三天没有看到他夫妻两个了。陶伯笙更是得不着一点消息,倒不免坐在屋子里吸上一支烟,替魏端本夫妻设想了一番。

约莫是二十分钟后,李步祥笑嘻嘻地走进屋子来,手里拿了呢帽子当扇子摇,因道:"老陶,金子,今日的金价破了七万大关了。"陶伯笙道:"破七万大关?破十万大关,你我还不是白瞪眼。"李步祥坐在对面椅子上望了他的脸,问道:"你有什么心事?在这里呆想?"陶伯笙道:"不相干,我想隔壁魏家的事。"

李步祥走近,将头伸过来,把手掩了半边嘴,向陶伯笙低声道:"喂!老陶,这件事有些不妙。我看隔壁这位,总是和老范在一处,不是在他写字间里谈天,就是在馆子里吃饭,我碰到好几回了。刚才我在电影院门口经过,看到他们挽了手膀子由里面出来。"陶伯笙叹了口气摇摇头道:"让男子们伤心。"

李步祥道:"都怪那位男的不好,女人成天成夜在外面赌钱,为什么也不管管呢?"他说着,回头向外面看看,笑道:"那位女的,长得也太美了,当穷公务员的人怎能够不宠爱一点?"陶伯笙道:"我还不为的是这个叹气呢。"因把魏端本吃官司的消息,说了一遍。

李步祥道:"既然如此,大家都是朋友,去给魏太太报个信吧。"陶伯笙道:"到哪里去报信?若是在老范那里的话,我们根本就不便去。"李步祥道:"我看到他们由电影院出来,走向斜对门一家广东馆子里去了,马上就去,一顿饭大概还没有吃完。"

陶太太在门外就插言道:"伯笙,你假装了去吃小馆子,碰碰他们看吧。我刚才到魏家去了一次,那个小渝儿有点发烧,已经睡下了。魏太太实在也当回来看看。我们作邻居的,在这时候,怎能够坐视呢?"陶伯笙想了一想,说声也是,就约同李步祥一路出门,去找魏太太。

上一篇:第十四回 忍耐心情

下一篇:第十六回 胜利之夜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