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十七回 弃旧迎新》

这时,隔壁的陶太太,由外面走了来。她口里还叫着杨嫂道:"你家小少爷,好了一些吗?我这里有几粒丸药,还是北平带来的。这东西来之不易,你……"她说到这个你字,已是走进屋子来,忽然看到魏太太呆呆地坐在床上,倒是怔了一怔,身子向后倒缩了去。

魏太太已是惊醒着站起来了,便笑着点头道:"孩子不大舒服,倒要你费神。请坐请坐。"陶太太笑着进来,不免就向她脸上注意着。见她两个颧骨上,红红的显出了两块晕印,这是熬夜的象征,同时也就觉得她两只眼睛眶子,都有些凹了下去。可是床沿上放着敞开口的皮包,床中心一叠一叠地散堆着钞票,这又象征着一夜豪赌,她是大胜而归了,便立刻偏过头去,把带来的两粒丸药放在桌子上。因问道:"孩子的病好些了吗?"

魏太太道:"那倒没有什么了不得,不过是有点小感冒。最让我担心的,是孩子的父亲。你看这不是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?好端端地让法院里把他带去了。"陶太太向她看时,虽然两道眉毛深深地皱着,可是那两道眉毛皱得并不自然。这样,陶太太料着她的话并不是怎样的真实的,因之,也就不想多问。随便答道:"我听到老陶说了,大概也没有什么要紧。你休息休息吧,我走了。"

魏太太倒是伸手将她扯住,因道:"坐坐吧。我心里乱得很,最好你和我谈谈。"陶太太道:"你不要睡一会子吗?"魏太太道:"我并没有熬夜,赌过了十二点钟不能回来,我也就不打算回来了。现在精神恢复过来了,我不要睡了。"

陶太太也是有话问她,就随便地在椅子上坐下,因道:"我们老陶,是输了还是赢了呢?"魏太太道:"我并没有和陶先生在一处赌,昨晚上他也在外面有聚会吗?"陶太太道:"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,我也不知道他是赢是输。家里还有许多事呢,他不回来,真让人着急。"说着,将两道眉毛都皱了起来了。魏太太点着头道:"真的,他没有同我在一处赌。我是在朱公馆赌的。"陶太太望了她道:"朱公馆?是那个有名的朱四奶奶家里?"说着,她脸上带了几分笑容。魏太太看到她这情形,也就很明白她这微笑的意思了。因摇摇头道:"有些人看到她交际很广阔,故意用话糟蹋她,其实她为人是很正派的。"

陶太太在丈夫口里,老早就知道朱四奶奶这个人了。后来陶伯笙的朋友,都是把朱四奶奶当着个话题,这朱四奶奶为人,更是不待细说。这就静默地坐了一会,没有把话说下去。她静默了,魏太太也静默了,彼此无言相对了一阵,魏太太又接连地打了两个呵欠。陶太太笑道:"你还是休息休息吧,一夜不宿,十夜不足。"魏太太打了半个呵欠,因为她对于呵欠刚发出来,就忍回去了。因张了嘴笑道:"我没有熬夜,不过起来得早一点。"说着,将身子歪了靠住床栏杆。这样,陶太太觉得实在是不必打搅人家了。说声回头见,起身便走。

魏太太站起来送时,人家已经走出房门去了,那也就不跟着再送。她觉得眼睛皮已枯涩得睁不开来,而脑子也有些昏沉沉的。赶快地把床上摆的那些钞票理起来,放到箱子里去锁着,再也撑持不住了,倒在小孩子脚头,侧着就睡了。

约莫是半小时以后,那杨嫂感激着太太给了她一万元的奖金,特意地煮了三个糖心鸡蛋,送进屋子来给她当早点。不想她侧身而睡,已是鼾声呼呼地在响着。走到床面前轻轻地叫了声太太,哪里还有一点反应。她放下碗在桌上,正待给太太牵上被,可是就看见她脚上还穿着皮鞋。大概她睡的时候,也是觉着脚上有皮鞋的,所以两条腿弯曲着向后,把皮鞋伸到床沿外来。杨嫂轻轻地说了声硬是作孽,说着,她就弯下腰来,给太太把皮鞋脱下。睡着了的入,似乎也了解那双鞋子是被人脱下了,两只皮鞋都脱光了的时候,双脚缩着,就向里一个大翻身。杨嫂跟随女主人有日子了,知道她的脾气,熬夜回来,必然是一场足睡。这就由她去睡,不再惊动她了。

魏太太赢了钱,心里是泰然的,不像输家熬夜,睡着了,还会在梦里后悔。她这一场好睡,睡到太阳落山,才翻身起床。她坐起来之后,揉揉眼睛,首先就没有看到脚头睡的小渝儿,因叫杨嫂进来,问道:"小渝儿呢?"杨嫂笑道:"他好了,在灶房里耍。太太,你硬是有福气,小娃儿一点也不带累人。他睡到十二点钟,一翻身起来,烧也退了,病也好了。你要是打牌的话,今晚上你还是放心去打牌。"

魏太太看她脸上那分不自然的笑意,也就明白了几分。因道:"你那意思,以为我只晓得赌钱,连魏先生打官司的事,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吗?这样大的事,那不是随随便便可了的,着急并没有用处。我遇到了这样困难的事,我自己不打起精神来,着实的奔走几天,是找不到头绪的。你不要看我今天睡了这么一天,我是培养精神。你打盆水来我洗过脸,我马上出去。哦!我想起来了。昨天一大早拿去的衣料,现在应该做起来了吧?你给我拿一件来,我要穿了出去,就是那大巷子口上王裁缝店里。"杨嫂道:"昨日拿去的衣服,今天就拿来,哪里朗个快?"魏太太道:"包有这样快。我昨天和王裁缝约好了,加倍给他的工钱,他说昨日晚上一定交一件衣服给我。现在又是一整天了,共是三十六小时了,难道还不能交给我一件衣服吗?"

杨嫂曾记得太太在裁缝店里,就换过一件新衣服回来,她说是要拿新衣服,那大概是不能等的,这也就不敢耽搁,给她先舀了一盆热水来,立刻走去。果然是她的看法对的,不到十五分钟,杨嫂就夹着一个小白包袱回来了。

魏太太正在洗脸完毕,擦好了粉,将胭脂膏的小扑子,在脸腮上涂抹着红晕。在镜子里面看到杨嫂把包袱夹在肋下,这就扭转身来,连连地跳了脚道:"糟了糟了,新衣服你这样地夹在肋下,那会全是皱纹了。"说着就立刻跳过来,在杨嫂肋下把包袱夺了过去。杨嫂看到她那猛烈的样子,倒是怔了一怔。心里可也就想着:为什么这样留心这新衣服的皱纹,把这分儿心思用到你吃官司的丈夫身上去,好不好?

魏太太把那白布包袱在床上展开,将里面包的那件粉红白花的绸夹袍子在床上牵直了,用手轻轻抚摸了一番。很好,居然没有什么皱纹。她这就微微地笑道:"半年以来,这算第一次穿新衣。"说着她把身上这件衣服,很快地脱了下来,向床下一丢。然后把这件新衣穿上,远远地离了五屉桌站着,以便向那支起的小镜子可以看到全身。

她果然看到镜子里一片鲜艳的红影。她用手牵牵衣襟,又折摸领圈。然后将背对了镜子,回转头来,看后身的影子。看完了,再用手扯着腰身的两旁。测量着这衣服是不是比腰身肥了出来。这位裁缝司务,却是能迎合魏太太的心理,这衣服的上腰和下腰,正合了她的身体大小,露出了她的曲线美。她高兴之下,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四川话:"要得。"立刻在桌屉里把新皮包取了出来,将昨晚上赢的款子,取了十万整数,放在里面,再换上新丝袜子新皮鞋。

身上都理好了,第二次照照镜子,觉得两鬓头发,还是不理想的那样蓬松,于是右手拿牙梳拢着头发,左手心将鬓角向上托着,自己穿的是新衣,又用的是新化妆品,觉得比平常是漂亮多了。这就没有什么工作了,夹了新皮包,就向外面走。

可是走出房门她又回来了。她想起了一件事,在拍卖行里买的一瓶香水放在抽屉里,还不曾用过呢。这个时候,正好拿来洒上一洒。这样想着,她又转身走回屋子,将香水瓶拿出来,拔开塞子,将瓶眼对衣襟上洒了几遍。年轻人嗅觉是敏锐的,这就有一阵浓烈的香气,向鼻子里猛袭了来,心里高兴着,脸上也就发出遏止不住的笑容。她这次出门,并不像以往那样鲁莽,把那香水瓶盖好,从容地送到抽屉里去。把抽屉关好了,还向五屉桌上仔细审查了一下,方才走出去。

她现在是口袋里很饱,出门必须坐车子,当她站在屋檐下正要开口叫人力车子的时候,让她想起了一件事,难道就不到法院里去打听打听吗?魏端本总不至于叛死罪,迟早是要见面的。见了面的时候,那时,他说两日都没有到法院去打听,那可是失当的事。虽然现在天色不早,总得去看看,反正扑空也没有关系,只多花几个车钱。

她这样想着,还是不曾开口叫车子,那卖晚报的孩子,肋下夹了一叠报,手上挥着一张报,脚下跑着,口里喊道:"看晚报,看晚报,黄金案的消息。"魏太太心里一动,拦着卖报孩子,就买了一张。展开报来看着,正是大字标题,"黄金犯被捕"。她看那新闻时,也正是自己丈夫的事。新闻写着,法院将该犯一度传讯,已押看守所。犯人要求取保,未蒙允许。

魏太太看了报之后,觉得实在是严重,纵然夫妻感情淡薄,总觉得魏端本也很可怜。他若不是为了有家室的负担,也许不去作贪污的事。她只管看了报,就忘记走开。身后有人问道:"魏太太,报上的消息怎么样。"她回头看时,正是邻居陶伯笙。便皱了眉道:"真是倒霉,重庆市上,作黄金买卖的人,无千五万,偏偏就是我们有罪。"

陶伯笙摇摇头道:"不,牵连的人多了,被捕的这是第三起,昨天晚报上,今天日报上都登了整大段的新闻。"魏太太道:"我有两天没有看报,哪里知道?我现在想到看守所去看看。"陶伯笙抬头望了一下天,因笑道:"这个时候,到看守所去,不可能吧?电灯都快来火了。"魏太太道:"果然是天黑了,不过天上有雾。"她说完了觉着自己的话是有些不符事实的,便转过话来问道:"陶先生,昨晚上也有场局面吗?"陶伯笙笑道:"不要提起,几乎输得认不到还家,搞了一夜,始终是爬不起来。天亮以后,又继续了三小时,算是搞回来了三分之二。我在朋友那里睡了一天,也是刚刚回家,太太埋怨死了。"说着,他举起手来,摇摆了几下,扭身就走了。

魏太太看看天色,格外的昏沉,电灯杆上,已是一串串的,在街两旁发现了亮球。她想着,任何机关,这时下了班。看守所这样严谨的地方,当然是不能让犯人见人。反正案子也不是一天有着落,明天一大早去看他吧。她这就没有了考虑,雇着车子,直奔范宝华的写字间。

可是在最热闹的半路上,就遇到他了,他也是夹了那只大皮包,在马路边上慢慢地迎头走来。远远看到,他就招着手大声叫着:"佩芝佩芝!哪里去?"魏太太叫住了车子,等他走近了,笑道:"这时候,你说我哪里去呢?"范宝华笑道:"下车下车,我们就到附近馆子里去吃顿痛快的夜饭。"

魏太太依了他付着车钱下车,她和他走了一截路,低声微笑道:"你疯了吗?在大街上这样叫着我的名字大声说话。"范宝华道:"你还怕什么?你们那位已经坐了监牢了,你是无拘无束的人,还怕在大街有人叫吗?"魏太太笑道:"你说痛快地吃顿晚饭,就为的是这个?你这人也太过分了,姓魏的虽然和我合作有点勉强,可是与你无冤无仇,他坐监牢,你为什么痛快?"范宝华挽了她一只手臂,又将肩膀轻轻碰了她一下,笑道:"你还护着他呢。我说得痛快,也不过是自己的生意作得顺手,今天晚上,要高兴高兴。"说着,挽了她的手更紧一点。

魏太太倒也听其自然,随了他走进一家江苏馆子去。范宝华挑了一间小单间放下门帘陪了魏太太坐着。茶房送上一块玻璃菜牌子来,交到范宝华手上。他接着菜牌子,向茶房笑道:"你有点外行。你当先交给我太太看。出外吃馆子,有个不由太太作主的吗?"魏太太听了这话,脸上立刻通红一阵,可是她只能向范先生微微地瞪着眼睛,却不能说什么。

可是那位茶房却信以为真,把菜牌子接过来,双手递到魏太太手上,半鞠着躬笑道:"范太太什么时候到重庆来的?以后常常照顾我们。范太太是由下江来的吗?"茶房越说越让她难为情,两手捧着菜牌子呆看了,作声不得。范宝华倒是笑嘻嘻的,斜衔了一支烟卷对她望着。

魏太太心里明白,这个便宜,只有让他占了去,说穿了那更是不像话了。这就把菜牌子递回给范宝华道:"我什么都可以。我只要个干烧鲫鱼,其余的都由你作主吧。吃了饭我还有事呢,不要耽误我的工夫。"说着,她又向他瞪了一眼。他这就很明白她的意思了,笑嘻嘻掏出西装口袋里的自来水笔,和日记本子,在日记本子上写了几样菜撕下一页交给茶房拿去。

魏太太等茶房去了,就沉着脸道:"不作兴这样子,你公开地占我的便宜。"范宝华并没有对她这抗议加以介意,又把纸烟盒子打开,隔了桌面送过来,笑道:"吸一支烟吧,你实际上是我的了,对于这个虚名,你还计较什么。"

她真的取了一支烟衔着,他擦了火柴,又伸过来,给她将烟点着。她吸了一口烟,喷出烟来,将手指夹了烟支,向他指点着道:"还有那样便宜的事吗?你当了人这样乱说,让朋友们全知道了,我怎么交代得过去?下次不可。这且不管了,你说生意作得很顺手,是什么事?"范宝华道:"黄金储蓄券,我已买到手了。有三万的,有两万七八的,还有两万五的。正好遇到几位定黄金储蓄的人,等着钱用,赚点利钱,就让出来了。我居然凑足了三百两。我就不等半年兑现,这东西在我手上两个月,我怕不赚个对本对利。"

魏太太道:"好容易定到黄金储券,那些人为什么又要卖出来呢?"范宝华隔了桌面,向她注视着,笑道:"你应该明白呀。你们老魏就作的是这生意。他们只想短期里挪用公款一下,买他百十两金子,等黄金储蓄券到手,占点儿便宜就卖了。于是把公款归还公家,就分用那些盈余。像这种人,他怎么不知道金券放在手上越久就越赚钱。可是公家的款子可不能老放在私人腰里。你说是不是?"魏太太点点头道:"是的,只是你们有钱的人,抓住了那些穷人的弱点,就可以在他们头上发财了。"

范宝华对于她这个讽刺,并不介意,只是向她身上面对了她望着。她将手上夹的纸烟,隔桌子伸了过来,笑道:"你老望着我干什么?我要拿香烟烧你。"范宝华笑道:"我不是开玩笑。像你这样青春貌美,穿上好衣服,实在是如花似玉。这样的人才,教她住在那种猪窠样的房子里,未免不称。我对你这身世很可惜,我也就应当想个办法来挽救你。"

魏太太默然地坐着听他的话,最后向他问道:"你怎么挽救我?"范宝华道:"那很简单,你和老魏脱离关系,嫁给我。"魏太太将纸烟放在烟灰碟子里,提起桌上的茶壶,斟了一杯茶,慢慢的喝着。然后微笑道:"你吃了袁三一次大亏,你还想上当。"范宝华道:"那是你太瞧不起自己了。你不是她那种人,你不会丢开我,我觉得我们的脾气很合适。"魏太太道:"你这时候,提出这话,那是乘人于危,人家不是在吃官司吗?"他道:"我正因为老魏吃了官司,我才和你说这话。不要说什么大罪,就是判个三年两年,你这日子,也不好过。我今天看到晚报以后,我就这样想了,这是给你下的一颗定心丸啦。"

魏太太还要说什么,茶房已经送进酒菜来了。她笑道:"你今天特别高兴,还要喝酒?"说着,她望了那把装花雕的瓷壶微笑。范宝华指着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大皮包笑道:"我为它庆祝。"这样,她心里就暗想着,这家伙今天眉飞色舞,大概是弄了不少钱。趁这机会就分他两张黄金储蓄券过来,于是心里暗计划着,要等一个更好的机会,向他开口。

饭吃到半顿时,范宝华侧耳听着隔壁人说话,忽然呀了一声道:"洪五爷也在这里吃饭。"魏太太道:"哪个洪五爷?"范宝华道:"人家是个大企业家,手上有工厂,也有银行。朱四奶奶那里,他偶然也去,你没有会到过他吗?"魏太太道:"我就只到过朱公馆两回,哪会会到过什么人?"范宝华倒不去辩解这个问题。停了杯筷只去听间壁的洪五爷说话。听了四五分钟,点头道:"是他是他。我得去看看。"说着,他就起身走了。

她听到隔壁屋子里一阵寒暄,后来说话的声音就小一点。接着隔开这屋子的木壁子,有些细微的摩擦声,似乎有人在那壁缝里张望,随后又嘻嘻地笑了。魏太太这时颇觉得不安。但既不能干涉人家窥探,也不便走开,倒是装着大方,自在地吃饭。可是范宝华带着笑容进来了,他道:"田小姐,洪五爷要见见你。"她道:"不必吧,我……"这个我字下的话没有说出,门帘子一掀,走进来一个穿着笔挺西服的人。

他是个方圆的脸,两颧上兀自泛着红光。高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脚光边眼镜,两只眼珠,在镜子下面,滴溜溜地转着现出一种精明的样子。鼻子下面,养出两撇短短的小胡子。在西装小口袋里,垂出两三寸金表链子,格外衬得西装漂亮挺括。他手里握了一支烟斗,露出无名指上蚕豆大的一粒钻石戒指。

魏太太一见,就知道这派头比范宝华大得多。记得有一次到朱四奶奶家去,在门口遇到她很客气地送一位客出来,就是此公。为了表示大方起见,自己就站了起来。范宝华站在旁边介绍着,这是洪五爷,这是田小姐。

洪五爷对魏太太点了个头道:"我们在哪里见过一面吧?不过没有经人介绍,不敢冒昧攀交。"魏太太笑道:"洪先生说话太客气,请坐吧。"他倒是不谦逊,带了笑容,就在侧面椅子上坐下,范宝华也坐下了。因笑道:"五爷,就在我们这里喝两杯,好不好?"他笑道:"那倒无所谓,那边桌上,也全是熟人,我可以随时参加,随时退席。不过你要我在这里参加,我就得作东。"范宝华笑道:"那是小事,我随时都可以叨扰五爷。"他听了这话,倒把脸色沉重下来了,微摇了头道:"我不请你,我请的是田小姐。"说着,立刻放下笑容来,向魏太太道:"田小姐,你可以赏光吗?"她笑着说不敢当。

洪五爷倒不研究这问题是否告一段落,叫了茶房拿杯筷来,正式加入了这边座位吃饭。魏太太偷眼看范宝华对这位姓洪的,十分地恭敬,也就料着他说这是一位大企业家,那并不错。自己是个住吊楼的人,知道企业家是什么型的呢?范宝华都恭敬他,认得这种人,那还有什么吃亏的吗?

上一篇:第十六回 胜利之夜

下一篇:第十八回 挤兑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