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五回 心神不定》

范宝华自袁小姐脱离之后,一切太太的职务,都由吴嫂代拆代行。虽然他还紧紧地把握了主人的身份,投有让吴嫂向主人看齐,可是范家再来一位和袁小姐相等的,她就会把整个儿所得的权利被取消。现在眼面前的田小姐,就有着这样候补的资格。因之她看到了田小姐,心里就平添了一种不痛快。虽然魏太太给她许多好处,可是这些小仁小惠,掩盖不了她全盘的损失。这时,她见洪五爷过分地看得起田小姐,很有点川人所谓的不了然,这就在言语上故意透露一点田小姐的身份。可是这个计划,她失败了,姓洪的正是不需要这位小姐身份过于严肃。他对田小姐脸上看看,又对吴嫂脸上看看,觉得她们的脸上都红红的有些不正常,便笑道:"自由都是好事呀!人若没有自由,那像一只鸟关在笼子里似的,有什么意思。"

吴嫂站在椅子背后,脸上微微的笑着,不住地抬起手来抚摸着头发。她那嘴唇皮颤动着,似乎有话要说。范宝华恐怕她说出更不好的话来,便向她笑道:"菜作得怎样了?别让洪五爷老等着呀,恐怕洪五爷肚子饿了吧?"说着将眼望了她,连连地向她点了几点头。吴嫂抬起手来,又摸了几下头发,还站着出神不肯走去。

洪五爷也就会悟了范宝华的意思,这就向吴嫂点着头道:"对的,我的确肚子饿了,你请快点作饭来给我吃罢。我不会忘记你的好处。当然我不会送金刚钻,可是比这公道一点的东西,我还是可以送你。"吴嫂听了这话,身子闪了一闪,嗤的一声笑了。范宝华笑道:"五爷说话是有信用的。你不是很欣慕人家穿黑拷绸衫子吗?我给你代要求一下。今天这顿午饭的菜,若是五爷吃得合口的话,就由五爷送你一件拷绸长衫料子。工钱小事,那就由我代送了。"

吴嫂对这拷绸长衫,非常的感到兴趣,姓范的这样说了,姓洪的又这样说着,她觉得这个希望是不会空虚的,又向在座的人嘻嘻一笑,范宝华笑道:"得啦,就请你去作饭罢。"吴嫂在脸上掩不住内心的欢喜,笑着眉毛眼睛全活动起来,扭着身子就走,走到进里屋的门,还用手扶着门框,回转头来看了一看。

魏太太对于吴嫂的行为本来有一种锐敏的觉性,现在见她一味地在说话和动作上,表现了酸意,脸上镇定着,且不说什么,心里可在暗笑,你那种身份,和你那分人才,也可以和我谈自由吗?心里有了这么一点暗影,就对于吴嫂更有点放不下去。这就望了范宝华道:"你家里上上下下,粗粗细细,全是吴嫂一个人,我一到这里来,你就留我吃饭,把人家累一个够,我心里真有点过意不去。"

洪五爷笑道:"田小姐,你这叫爱过意不去了,老范花钱雇工,就为的是这些粗粗细细要人做。若说有客来要她多做几样菜,那是我们给她的面子,也是给老范的面子,要不然的话,重庆市面上,大小馆子有的是,我们稀罕到老范这里来吃这顿吗?"范宝华被洪五爷抢白了一顿,他并不生气,反是笑嘻嘻的。因点头道:"的确如此,我以为洪五爷肯到我这里来吃顿便饭,我的面子就大了,怎么样也不可以让这荣誉失掉。"

洪五爷手握了烟斗,将烟斗嘴子,向范宝华指着,因道:"你这家伙,就得我制服你。田小姐,你不知道,老范他少不了我,过去每作一票生意,都得我大帮忙。我为人是这样,无论什么事要祸福同当。朋友缺少资本的时候,要大家拿钱,大家就得拿出来,若是生意蚀了本,那不用说,赔本大家赔,反过来,赚了钱呢,那也不能独享,得拿出来大家分着用。今天我就替你敲了老范一个竹杠,让她和我合资送你一枚钻戒。其实他不应当让我提议,也不应当让我分担资本。你要知道,他这次赚钱可赚多了。分几个钱出来,买点东西,送朋友,那有什么要紧?"

魏太太觉得这些话,很让姓范的难堪。自己反正是得着了人家的礼物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,因笑道:"谁给我的礼物,我就感谢谁,你二位送这样贵重的礼品给我,我只有感谢,什么我也不能说。"她这样说着,分明是给范宝华解围的,可是范宝华竟不揽这分人情,他笑道:"五爷说的是实话,我是太忙,没有想到送礼这些应酬事件。你若是要道谢的话,还是道谢五爷吧。"说着,抱了拳头连连的向洪五爷拱着几下手。

魏太太抿了嘴笑着,只是看看手上的两盒钻石戒指,洪五爷笑道:"田小姐对那个大些的钻石戒指,似乎很感到兴趣。今天下午,或者明天上午,我可以见到卖主,只要他肯卖,我一定不惜重价买下来。"她听到洪五爷这口风,分明是送礼送定了,为着表示大方一些,便笑道:"那我也显得太得寸进尺了。"说着,将那装着大粒钻石的,递到洪五爷手上,然后把手皮包打开,将那小钻石放进去。同时,笑向洪范两人道:"那我就拜领了。"

洪五爷笑道:"不成敬意。不要说这些客气话,多说客气话,那就显得友谊生疏了。"她心里想着,统共才见过两面,难道不算生疏,还要算亲密吗?可是她口里却不敢否认洪五爷的话,点点头道:"好,我就不说客气话。其实我根本不会说话,说出来不对,倒不如不说了。"

洪五爷笑道;"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。说多了客气话,耽误了正当时间。我们谈些有趣味的问题罢。"说着,他将身子向椅子背上靠着,将架起的那只腿,不住的颠动,然后将烟斗嘴子放在嘴里吸着,眼睛斜望了魏太太只是发笑,笑得她红了脸怪不好意思的,便站起来,抬着手臂只看手表。范宝华恐怕她走了,因也站起来笑道:"再宽坐一会,饭就要好了。"

魏太太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看到洪五爷手上,还拿着那个钻石戒指的小盒子,这就觉得无论如何,不能得罪人家。因笑道:"我当然不会走。连五爷都说吴嫂的菜作得好呢,我也到厨房里去帮着点,洗好筷子,灶里塞把火,这个我总也会吧?"说着,她真的走向厨房里去了。

洪五爷靠了椅子背坐着,半歪了身子,向魏太太的去路望着,笑道:"这个人儿很不错,你是怎样认识的?"范宝华道:"是赌场上认识的。这位小姐,特别的好赌。"洪五爷道:"我看她也是这样。"说着微微一笑。他们所交换的情报,也只能说到这里,那位下厨房的魏太太可又走了出来了。不过这样一来,洪五爷已抓住了魏太太的弱点,他就故意地谈些赌经。

魏太太事先是没有怎样的理会,后来洪五爷谈得多了,她也就情不自禁的,向洪五爷笑道:"五爷的手法,一定是高妙得很吧?"他笑道:"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法高妙呢?"魏太太道:"那有什么不知道的,打唆哈就是大资本压小资本。越是资本大的人,越可以赢钱。"洪五爷笑道:"这样说,你是说我有钱了。"魏太太笑道:"我这也不是恭维话吧?"她是架了两条腿坐着的,这时,将两只脚颠了几颠。颠的时候,将身子也摇动了。

洪五爷看她那份样子,心里就十分地欢喜了,只是嘻嘻地笑着。他似乎还有什么要说,恰好是吴嫂出来招呼吃饭,大家才算止了话锋。当然,有洪五爷在座,这顿饭菜是很好的。

饭后,吴嫂熬着一壶很好的普洱茶,请主客消化他们肠胃里的东西。洪五爷手上端着茶杯,慢慢地喝茶,却抬起头来对玻璃窗子外的天色看了一看。因笑道:"今天天气很好,若是早两年,我们又该担心警报了。这样好的天气,我们应当怎样的消遣一下才好。老范,你的意下如何?"

范宝华笑道:"这样好的天气,我们若是拖开桌子打它几小时的牌,那不是辜负了这样好的天气吗?我们最好是到南岸山上去游览两小时,随便找个乡下野馆子,吃它一顿晚饭。"

洪五爷点点头道:"这个办法很好,吃了晚饭以后呢?"他说着,就耸动着嘴唇上的胡子,微微地笑了。范宝华笑道:"文章就在这里了。晚饭后,我们找个朋友家里,我们打它两小时的唆哈,这一天就够消遣的了。"

魏太太听了这话,答应着跟了去,自然是十分不妥,知道人家游山玩水,游玩到哪里去?不答应跟了去,刚刚收了人家一枚钻石戒指,怎样就违拂了人家的意思?而况人家还有一枚更大的钻石戒指要送,还没有送出来呢。若是违拂了人家的意思,这枚戒指还肯送了来吗,她这样地沉思着,就不知道怎样去答应这个问题。坐在长的仿沙发藤椅子上,两手抱了皮包,在怀里撑着,慢慢地作个要起身而不起身的样子。

洪五爷笑向她道:"田小姐怎么样?能参加我们这个集团吗?"魏太太听到这话,索性就站起来了。因微笑着道:"有这样有趣的集团,我是应当参加的,不过我今天上午就出来了,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我得回去看看。"

洪五爷道:"家里没有老妈子看顾着他们吗?"她道:"虽然有老妈子,她也不能成天成晚地带着他们啦。我家里就是一个人,难道洗衣服烧饭,她都不去过问吗?"洪五爷偏着头想了一想,因道:"田小姐回去一趟,那倒也无所谓,回头我们到哪里聚会呢。"魏太太笑着摇了两摇头道:"过山过水,到南岸去赌夜钱那大可以不必了,依着我的意思,还是改个日子罢。"

洪五爷听她的话,已是不反对共同赌钱了,这就笑道:"打牌是个兴致问题,既是提起了这个兴致,那就不能间断。田小姐若是嫌过江过河晚上不大方便,那么我们今天晚上,就到朱四奶奶家里去唆哈两小时。对于朱四奶奶,也无须客气,我打个电话给她,叫她预备晚饭。"魏太太在未认识朱四奶奶以前,是随便在些小户人家赌,除了看那五张牌,实在没有什么享受。自到了朱四奶奶家赌钱以后,这才享受到高等赌钱的滋味,洪五爷一提到她,就先感到兴趣了。因笑道:"这个地方,倒是可以考量,不过朱四奶奶并没有邀请我们,我们可以随便的就去吗?作客人的,也未免太对主人有些勉强了。"

洪五爷笑道:"对别人我不能代他的勉强,朱四奶奶和我是极熟的人,就是她不在家,我跑到她家去代作主人,她也没有什么话说。这是什么缘故,那我不必细说。我们多到她家去玩几回,你自然就明白了。"他说着这话,小胡子又在上嘴唇皮子上,连连地耸动了若干次,那正是他笑得乐不可支的情态。魏太太也抿了嘴对他微笑,她微笑的时候,乌眼珠子微斜着,两道长眉,不免向两面鬂角下舒展。范宝华已很知道她是高兴了。便笑道:"你就在五点钟左右,直接到朱四奶奶家里去罢。资本一层不必介意,有五爷在座,大可帮忙。"

洪五爷笑道:"我不推诿这个责任,不过有你范老板在座,你也不能不加上一点股子吧?"范宝华笑道:"我第一句话就失言了。难道田小姐上场就输?最好是她不带资本上场就行。"魏太太道:"不管怎么着,能抽空,我就到朱四奶奶家去看一趟罢。你们不必等我。"说着,她含笑向洪五爷点了个头就出门了。

她在作小姐的时候,就羡慕着人家的钻石戒指,不但是家庭没有那样富有,没力量预备,就是父母的力量可以办到,也不许可小孩子佩戴这种东西。现在于无意中就得了这么一个,而且还有一个更好的,也有可得的希望。她高兴极了,高兴得忍不住胸中要发出来的笑意。她只是抿嘴,把笑容忍住在嘴里。但是她在路上走着,心里决忘不了这件事。

她走着走着,就将皮包打开,取出戒指盒来,把戒指取着,就在左手的无名指上。她将手横着抬起来时,日光正好由上临下,手一侧,立刻有一道晶光在眼前一晃。戴钻石的人,花了几十担米的钱,换一粒小豆子,就是为了这个乐子。魏太太想不到自己从来没有打算争取这个乐子,而这个乐子,也自然地来了。她将小锦盒子收到皮包里去,就这样开始的戴着钻石。

她立刻也就想到,戴钻戒的人,一切都须相称。幸是先得了老范一大批钱,把衣服皮鞋全制了个透新,要不然的话,还穿着旧衣旧鞋,拿着钻石戒指,今天也不好意思戴了起来吧?她这样地想着,就不免低了头对她身上的衣服看着。织锦缎子夹袍美国皮鞋,这样的衣服和身上的珠宝,的确是配合起来了。既然满身富贵,那就不宜于走路了。正好路旁有几部人力车子停着,这就挑了一部最干净的招招手叫到身边来。自然不用和车夫讲车价,坐上去,说了声地方,就让他接着走了。

她坐在车上,殊不像往日。平常是不觉得有什么特殊之处的。今日对街上来往的摩登女子看着,脸上便现出了一番得色。心里同时想着,我比你们阔得多,我带有钻石戒指,你们能有这东西吗?尤其是看到几个戴金镯子的女子,存着一分比赛得胜的心理。金镯子算什么珍贵首饰?一定要有钻石戒指,那才算是阔人。想到这里也就不免抬起手臂来,对着手指上的戒指细细赏玩一番。赏玩过之后,又对街上走路的人看看,意思是不知他们看到自己的钻石戒指没有?

但车子快到家门口,她忽然有个新感觉,自己丈夫正在坐牢,自己穿得这样周身华丽,人家会奇怪的。尤其是手指上带着这么一粒晶光夺目的钻石戒指,更为引起人家的疑心。于是在怀里将皮包打开,立刻取了几张钞票在手上,又脱下手上的戒指,放了进去,将皮包关上。她一想,别把这好东西丢了。再打开皮包,见钻石戒指放在两叠钞票上,一伸右手,无名指又套起来。这个动作完毕,也就到了冷酒铺门口了。

她下了车,将取出的钞票,给了车钱,匆匆地走进店后屋子去。所以如此,不是别的,她觉得这一身华丽,在这日子,是不应当让邻居们看到的。进到屋子里,见杨嫂横倒在自己的床上睡着,两个小孩子,将方凳子翻倒在地上,两个人骑在凳子腿上。地面上撤了许多花生仁的衣子,和包糖果的纸。每人各拿了个芝麻烧饼在嘴里啃,魏太太嗐了一声道:"杨嫂,你怎么也不看看孩子,让他们弄得这一身一地的脏,来了人,像什么样子呢?"

杨嫂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左手扶着床栏杆,右手理着鬓边的乱发,望了她笑道:"太太这一身漂亮,是去和先生想法子回来吗?"魏太太脸上犹豫了一会子,答道:"自然是,这日子我还有心到哪里去呢?赶快找把扫帚来,把这屋子里收拾收拾罢。"她的男孩子小渝儿,看到妈妈回来,立刻跨下了凳子腿,扑向母亲的身边,伸手道:"妈妈,我要吃糖。"

魏太太见他那漆黑的两只手,立刻身子向后一缩,摇了手道:"不过来,不过来,我给你钱去买糖吃就是。"她说着,将不曾放下的皮包捧着打开来,在里面取出两张钞票,交给杨嫂道:"带他去买糖果,屋子里让我来收拾吧。"杨嫂带着两个孩子,她是十分感到烦腻的,但是要她作别件事情的时候,她又愿意带孩子了。接了钱,立刻带着孩子走了。

魏太太要她走开,倒并不是敷衍孩子而买糖。她打开皮包,看到那个装钻石戒指的锦装盒子,就急于要看那粒钻石。因为在洪范两人当面,必须放大器的样子,不能仔细看。在路上坐车子的时候,也不能仔细看,以免露出初次戴钻石的样子。现在到了家里,可以仔仔细细把这宝物看看了。这东西虽然总要给人看的,可是现在露出来,会有很大的嫌疑。因之先关上了房门,然后才由皮包里取出小锦装盒来。当然,这时候她的脸上,是带一番笑容的。

可是当她将小盒子打开的时候,她不但收了笑容,而且脸色变得苍白。因为那盒里面,只有衬托钻石戒指的蓝绸里子,却没有钻石戒指。这事太奇怪了,这东西放在锦装盒子里,锦装盒子,又放在皮包里,皮包拿在手上,片刻也没有放松,这有谁的神仙妙手,会把这钻石戒指偷了去呢?她站着呆了一呆,忽然想起来了,坐车到门口的时候,曾经打开手提皮包来,给了车夫几张钞票的车钱,莫不是在门口给车钱把钻石戒指拖着带了出来了?她想到这里答复着是的是的,立刻就开了房门向前面冷酒店里奔了去。

那些酒座上,正零零落落的,坐着有几位喝酒的酒客,见这位穿红衣服的年轻太太,由这酒店后出来,已是很为注意。及至她走到酒店屋檐下,又不走上街,低了头,只管在屋檐下走来走去。这虽很让人家知道是来找东西的。但是一个漂亮年轻女人,怎么会在冷酒店屋檐下找东西呢?于是大家的眼光都跟了魏太太走来走去。

魏太太走了几个来回,偶然一抬头,明白过来了,自己这一身衣服,很是让人家注意。回家的时候,自己不还想着丈夫坐在看守所里,不要让人家邻居看到自己过分修饰吗?由这点,就想到穿衣服避免邻人注意,和戴首饰避免人的事情,她就回忆到当人力车快到冷酒店门口的时候,自己是脱了钻石戒指向皮包里一丢的,并没有放到小锦盒子里去,也许落在皮包底下了。

她立刻回到屋子里去,将皮包再打开。这里面大小额钞票,洒了香水的花绸小手绢,粉镜,几张记下买东西的字条。一样一样拿出来清理着,并没有钻石戒指。将皮包翻过来向桌上倒着,也没有钻石戒指倒出。她不由得将高跟鞋在地上顿了两顿。自言自语的道:"嗐!真是命苦,生平苦想着的东西,戴在手上只十来分钟就没有了。不成问题,必是打开皮包给车夫钱的时候,把这小小的东西丢了。该死!"说到这两字,她将手在胸脯上捶了一下,表示自己该打。

于是坐在床沿上,对了桌上皮包里倒出的东西和那个空皮包只管发呆。她越想越懊悔,抬起右手来,又向自己脸上打一个耳光。这一下打着她嫩的皮肤上,有点硌人。看手时,那钻石戒指亮晶晶的,又戴在右手无名指上。她咦了一声,左手托了右手,对准了眼光看着,丝毫不错,是那钻石戒指。她这又呆了,坐着再想起来,分明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,而且还除下来放进皮包里面去的,怎么会飞到右手指上来了呢?她呆着想了十分钟之久,算是想起来了,在打开皮包给车钱的时候,钻石戒指压在两叠钞票上面。自己觉得不妥,又戴在右手上来了,又连说该死该死。

上一篇:第四回 钻石戒指

下一篇:第六回 营救丈夫的工作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