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一回 居然一切好转》

朱四奶奶这种人家,固然很是紊乱,同时也相当的神秘。魏太太听着四奶奶的话,好像很是给自己和宋玉生拉交情。现在看到宋玉生一早由这里出去,这就感到相当的奇怪,她放下了窗帘,坐在椅子上,呆呆地想了一阵,也想不出一个什么道理来。悄悄地将房门开了,在楼上放轻脚步巡视一番,只听到楼下有扫地的声音。此外是全部静止,什么声响没有。经过四奶奶的房门外,曾停住听了两三分钟,但听到四奶奶打鼾的声音很大,而且是连续地下去,并没有间断。她觉着这并没有什么异样,也就回房去再安歇了。

午后朱四奶奶醒来,就正式找了魏太太谈话,把这家务托付给她。她知道自己的事,四奶奶一本清楚,也就毫不推辞。过了两天,四奶奶和她邀了一场头,分得几十万元头钱,又另外借给了她几十万元,由她回歌乐山去把赌帐还了,把衣服行李取了来。

当她搭公共汽车重回重庆的时候,在车子上有个很可惊异的发现。见对座凳上有个穿布制服的人,带着一只花布旅行袋。在旅行袋口上挤出半截女童装,那衣服是自己女儿娟娟的,那太眼熟了。这衣服怎么会到一个生人的手上去?这里面一定有很曲折的缘故。她越看越想,越想也就越要看。那人并不缄默,只管和左右邻座的旅伴谈着黄金黑市。分明是个小公务员的样子,可是他对于商业却感到很大的兴趣。那人五官平整,除了现出多日未曾理发,鬓发长得长,胡桩子毛刺刺而外,并没有其他异样的现象。这不会是个坏人,怎么小孩子的衣服会落到他手上呢?

魏太太只管望了这旅行袋,那人倒是发觉了。他先点个头笑道:"这位太太,你觉得我这旅行袋里有件小孩子衣服,那有点奇怪吗?这是我朋友托我带回城去的。他很好的一个家庭,只为了太太喜欢赌钱,把一个家赌散了。那位太太弃家逃走,把两个亲生儿女,丢在一个养猪的穷婆子那里饿饭。这位朋友把孩子寻回去了,自己在城里卖报度命。两个孩子白天放在邻居家里,晚上自己带了他们睡,又作老子又作娘。他小孩还有几件衣服存在乡下,我给他带了去。"

魏太太道:"你先生贵姓?"他笑道:"我索性全告诉你吧。我叫余进取,我那朋友叫魏端本。我们的资格,都是小公务员,不过魏先生改了行,加入报界了。太太你为什么对这注意?"魏太太摇摇头道:"我也没有怎样的注意。我要和我自己孩子作两件衣服穿,不过看看样子。"

余进取看她周身富贵,必定是疏建区的阔太太之一,也就不敢多问什么。倒是有魏太太方面,误打误撞的,探得了丈夫和孩子们的消息,心里是又喜又愁。喜的是和姓魏的算是脱离了关系,以后是条孤独的身子,爱干什么,就干什么,不会觉着拘束。忧的是魏端本穷得卖报为生,怎样能维持这两个孩子的生活呢?虽然和姓魏的没有关系了,这两个孩子,总是自己的骨肉,怎能眼望着他们要饭呢!她在车上就开始想着心事,到了重庆,将箱子铺盖卷搬往朱公馆,在路上还这样的想着呢:不要在路上遇到魏端本卖报,那时可就不好意思说话了。难道像自己这样摩登的女人,竟可以和那一身破烂的人称夫妻吗?她想是这样想了,但并没有遇到魏端本。

等着坐了轿子押解着一挑行李到了朱公馆,那里可又是宾客盈门的局面。楼底下客厅里男女坐了四五位,宋玉生在人围正中坐着,手指口道,在那里说戏。魏太太急于要搬着行李上楼,也没过去问。

上楼之后,就听到前面客厅里有人说笑着,想必也是一个小集会。她把东西在卧室里安顿好,朱四奶奶就来了。她笑道:"你回来就好极了,我正有笔生意要出去谈谈。楼上楼下这些客,你代我应酬应酬吧。有一半是熟人。楼上有了六个人,马上就要唆哈。楼下的人,预备吃了晚饭跳舞。回头你告诉他们把播音器接好线,地板上洒些云母粉。我要开溜。他们若知道,就不让我走的。"

魏太太道:"什么生意,要你这样急着去接洽呢?"她笑道:"有家百货店,大概值个两三千万元,股东等着钱作黄金生意,要倒出。我路上有两个朋友愿意顶他这爿铺子,托我去作个现成的中人。"

魏太太道:"既是有人愿意倒出百货店来作金子买卖,想必是百货不如黄金。你那朋友有钱顶百货店,不会去买现成的金子吗?"朱四奶奶笑道:"这当然是各人的眼光不同。现在我没有工夫谈这个。回家之后,我再和你谈这生意经吧。"说着,她将两手心在脸上扑了两扑,表示她要去化妆,扭转身子就走了。

魏太太在她家已住过一个时期,对于她家的例行应酬,已完全明白,这就走到了楼上客厅里去,先敷衍这些要赌钱的人。今天的情形特殊,完全是女客。魏太太更是觉得应付裕如。其中有两位不认识,经在场的女宾一介绍,也就立刻相熟了。魏太太宣布四奶奶出门了,请各位自便。大家就都要求她也加入战团,她见了赌,什么都忘记了的人,当然也就不加拒绝。

十分钟后,客厅隔壁的小屋子里,电灯亮了起来。圆桌面上铺了雪白的桌布,两副光滑印花的扑克牌放在中心,这让人在桌子外面看到,先就引起了一番欣慕的心理。她随了这些来宾的要求,也就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坐下。这样在余进取口里所听到的魏端本消息,也就完全丢在脑后了。

但她究竟负有使命,四奶奶不在家,不时地要向各处照应照应,所以在赌了二三十分钟之后,她必得在楼上楼下去张罗这一阵。这样倒使她的脑筋比较的清醒,她进着牌时,有八九分的把握才下注,反之,有好机会,她也宁可牺牲。因之,这天在忙碌中抽空打牌,倒反是赢了钱。

晚饭是魏太太代表着四奶奶出面招待的,又是两桌人。她当然坐主位,而宋玉生也就挨了主席坐着。吃饭之间,他轻轻地碰了她一下腿。然后在桌子下张望着,就放下筷碗弯腰到桌子下去捡拾什么。他道:"田小姐,请让让,我的手绢落在地上。"她因为彼此挤着坐,也就闪开了一点椅子,她的右手扶着椅子座沿。宋玉生蹲在地上,就把一张纸条向她扶了椅子的手掌心里一塞,立刻也就站起来了。

魏太太对于这事,虽觉得宋玉生冒昧,但当了许多人的面,说破了是更难为情的,默然地捏住了那纸条,当是掏手绢,把那纸条揣到衣袋里去。饭后,她抢着到卧室里去,掩上了房门,把纸条掏出来看。其实,这上面倒没有什么下流的话。上写着:

四奶奶今天去接洽这笔生意,手续很麻烦,也许今晚上不回来的。饭后跳舞,早点收场。今天赌场上的人,都不怎么有钱,你犯不上拿现钱去赢赊帐。

在这字条上,所看出来的,完全是宋玉生的好意,魏太太再三地研究,这里没有什么恶意,也就算了。不过她倒是依了宋玉生的话,对于楼下的舞厅,她没有把局面放大。因为朱四奶奶常是在晚饭前后,四处打电话拉人加入跳舞的。饭前如在赌钱,忘了这事。饭后她就没打一个电话,反正只有那几个人跳,到了一点钟,舞会就散了。楼上那桌赌因为四奶奶不在家,有两位输钱的小姐,无法挪动款项,也就在跳舞散场的时候,随着撤退。魏太太督率佣人收拾一切,安然就寝。

她次日十点多钟起床,朱四奶奶已经回来了。两人相见,她只是微笑,朱公馆的上午,照例是清静的。四奶奶和她共同吃午饭的时候,并无第三人。四奶奶坐在她对面,只是微笑,笑着肩膀乱闪。魏太太道:"昨晚上那笔生意,你处理得很得意吧?这样高兴。"四奶奶道:"得意!得意之至!我赚了二百元美钞。"魏太太听了这话,不由得两腮飞起两块红晕,低下头挟了筷子尽吃饭。

四奶奶微笑道:"田小姐,老实对你说,你爱小宋,我是知道的,可是我也很爱他。他并没有钱,他花的全是我的。他送你的二百美钞,就是我的。凡事他不敢瞒我,你没有起床的时候,他在楼下客厅里等着我呢。我见了他,第一句话就问他,我给的二百美钞哪里去了。他说转送给你了,而且给我下了一个跪,求我饶恕他。我当然饶恕他,我并不要他作我的丈夫,我不会干涉他过分的。你虽然爱他,你没有撩他,全是他追求你,我十分明白。这不能怪你,像他那柔情似水的少年,谁不爱他?不过我待你这样周到,你不能把我的人夺了去呀。"

魏太太听她赤裸裸地说了出来,脸腮红破,实在不能捧住碗筷吃饭了。她放下碗筷,两行眼泪像抛沙似的落下来。她在衣襟纽扣上掏下了手绢,只管擦眼泪。四奶奶笑道:"别哭,哭也解决不了问题,我可以称你的愿把小宋让给你,我不在乎,要找什么样子的漂亮男子都有,我还告诉你一件秘密消息,袁三小姐也是我的人,她和我合作很久了,范宝华在她手上栽筋斗,就是我和她撑腰的,老范至死不悟,又要栽筋斗了,他现在把百货店倒出,要大大地作批金子。我昨天去商量承顶百货店就是他的。他在我这里,另外看上了一个人,就是昨晚和你同桌赌唆哈的章小姐,我已经答应和他介绍成功,但是我有一个要求,教他将他和你的秘密告诉我,他大概很恨你,全说出来了。"

魏太太没想到她越说越凶,把自己的疮疤完全揭穿,又气又羞,周身陡颤,哭得更是厉害。朱四奶奶扑哧一声笑道:"这算得了什么呢?四奶奶对于这一类的事,就经过多了,来,洗脸去。"说着拉了魏太太一只手拖了就走。

她把魏太太牵到屋子里,就叫女佣人给田小姐打水洗脸,当了女佣人的面,她还给魏太太遮盖着,笑道:"抗战八年,谁不想家?胜利快要来了,回家的日子就在眼前,何必为了想家想得哭呢?"等女佣人打水来了,她叫女佣人出去,掩上了房门,拉着魏太太到梳妆台面前,低声笑道:"我不是说了吗?这没有什么关系,四奶奶玩弄男人,比你这手段毒辣的还有呢。将来有闲工夫,我可以告诉你,我用的花样儿就多了。"

魏太太看她那样子,倒无恶意,就止住了哭,一面洗脸,一面答道:"你是怎么样能干的人,我还敢在你孔夫子面前背书文吗?我一切的行为,都是不得已,请你原谅。"四奶奶笑道:"原谅什么,根本我比你还要闹得厉害。"魏太太道:"我真不知道那二百美钞是四奶奶的。我分文未动,全数奉还。"四奶奶将手拍了她的肩膀,连摇了几摇头道:"用不着。送了不回头,我送给小宋了,他怎么样子去花,我都不去管他。我不但不要那二百元美金,我还再送你三百,凑个半千。"

魏太太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,望了她道:"四奶奶,你不是让我惭愧死了吗?"四奶奶笑道:"这钱不是我的,是位朋友送给你的,让我转送一下而已。这个人你和他赌过两次,是三代公司的徐经理。"魏太太道:"他为什么要送我钱呢?"四奶奶笑道:"小宋又为什么送你钱呢?钱,我已经代你收下了。在这里。"说着她就打开了穿衣柜,在抽屉里取出三叠美钞,放在梳妆台上,笑道:"你收下吧。"

魏太太道:"我虽和徐经理认识,可是不大熟,我怎好收他这样多的钱呢?"四奶奶道:"你也不是没有用过男朋友的钱。老范和洪五爷的钱,你都肯用,姓徐的钱,你为什么就不能用?"说着这话,她可把脸色沉下来了。

魏太太红着脸,拿了一只粉扑子在手,对了梳妆台上的镜子,只管向脸上扑粉,呆了,说不出话来。朱四奶奶又扑哧地笑了。低声道:"美钞是好东西,比黄金还吃香。三百美钞,不是个小数呀,收着吧。"说时,她把那美钞拿起来,塞到她衣服口袋里去了。

魏太太觉得口袋里是鼓起了一块。她立刻想到这换了法币的话,那要拿大布包袱包着才拿得动的。这就放下了粉扑子,抓住四奶奶的手道:"这事怎么办呢?"说时,眼皮羞涩得要垂下来。四奶奶笑道:"你真是不行,跟着四奶奶多学一点。男人会玩弄女人,女人就不能玩弄男人吗?拿了钱来孝敬老娘,就不客气地收着。不趁着这年轻貌美的时候,挖他们几文,到了三十岁以后,这就难了。四十岁以后呢,女人没有钱的话,那就只有饿死。事情是非常的明白。你不要傻。"

魏太太被四奶奶握着手,只觉她的手是温热的。这就低垂了眼皮低声问道:"这事没有人知道吗?"四奶奶笑道:"只有我知道,而且你现在是自由身子,就是有人知道了,谁又能干涉你?那徐经理今天请你吃晚饭。"魏太太道:"改天行不行呢?"四奶奶道:"没关系,尽管大马关刀敞开来应酬,自然我会陪你去。"

魏太太在四奶奶屋子里坐了一会子,实在也说不出什么话来,自己任何一件秘密,人家都知道,有什么法子在她面前充硬汉呢?而况又是寄住在她家里。当时带了几分尴尬的情形,走回自己卧室里去。把口袋里的美钞掏出数了一数。五元一张的,共计六十张,并不短少。她开了箱子把三百元美钞放到那原存的二百元一处,恰好那也全是五元一张的,正好同样的一百张。这真是天外飞来的财喜。若跟着魏端本过日子,作梦也想不到这些个钱吧?四奶奶说得对了,不趁着年轻貌美的时候,敲男子们几个钱,将来就晚了。反正这个年月,男女平等,男子们可以随便交朋友,女子又有什么不可以?自己又不是没有失脚的人,反正是糟了。

她站在箱子边,手扶了箱子盖,望了箱子里的许多好衣服,和那五百元的美钞,这来源都是不能问的,同时也就看到了手上的钻石戒指。这东西算是保存住了,不用得卖掉它了,她关上了箱子,拍了箱盖一下,不觉得自己夸赞自己一句:我有了钱了。俗言说,衣是人的精神,钱是人的胆,她现在有了精神,也有了胆,自这日起,连牌风也转过来了,无论打大小唆哈,多少总赢点钱。有了钱,天天有的玩,天天有的吃,她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心事该想的,然而也有,就是自己那两个孩子,现在过的什么日子,总有些放心不下。她听说白天是寄居在邻居家,这邻居必是陶太太家。想悄悄到陶家看看小孩子吧?心里总有点怯场,怕是人家问起情形来,不好对人家说实话。考虑着,不能下这个决心,而朱四奶奶家又总是热闹的,来个三朋四友,不是跳舞唱戏,就是赌钱,一混大半天和一夜,把这事就忘了。

不觉过了七八天,这日上午无事,正和朱四奶奶笑谈着,老妈子上楼来说,范先生和一个姓李的来了。魏太太忽然想起了李步祥,问道:"那个姓李的是不是矮胖子?"女佣人道:"是的,他还打听田小姐是不是也在家呢?我说你在家。"魏太太道:"既是你说了,我就和四奶奶一路去见他。"说着,两人同时下楼,到了楼梯半中间,她止住了步子,摇了几摇头。

四奶奶道:"不要紧,范宝华正有事求着我,他不敢在我这里说你什么,而且你也很对得起他。"魏太太道:"我倒不怕他,把话说明了,究竟是谁对不住谁呢?只是这个姓李的,我不好意思见他,他倒是个老实人。他好像是特意来找我的。他和陶家也很熟,也许是姓魏的托了他来谈孩子的事吧,我见了面,话不好说,而且我又喜欢哭。"

四奶奶笑道:"你的意思,我明白,我找着他在一边谈谈吧。假如孩子是要钱的话,我就和你代付了。"魏太太点了点头,倒反是放轻了步子回转到楼上去。

四奶奶在楼下谈了半小时,走回楼上来,对她笑道:"你不出面倒也好。李步祥说,他是受陶伯笙太太之托来见你的。姓陶的和太太闹着别扭,一直没有回家。陶太太自己,摆纸烟摊子度命。自己的孩子都顾不了,怎能代你照应孩子呢?她很想找你去看看孩子,和魏端本说开了,把孩子交你领来。我想你一出面,大人一包围,孩子拉着不放,你的大事就完了。我推说你刚刚下乡去了,老妈子不知道。我又托姓李的带十万元给陶太太说,以后有话对我说。这事我给你办得干净利落,教他们一点挂不着边。"

魏太太默然地坐着有五分钟之久,然后问道:"他没有说孩子现在过得怎么样?"朱四奶奶道:"孩子倒是很好,这个你不必挂念。"说到这里,她把话扯开,笑道:"你猜老范来找我是什么事?"魏太太道:"当然还是为了那座百货店的出顶。"朱四奶奶道:"光是为这个,那不稀奇。他原来出顶要三千五百万,现在减到只要两千四百万了。此外,他出了个主意,说是我不顶那百货店也可以。他希望我对那个店投资两千万,他欢迎我作经理。两千万我买小百货店的经理当,朱四奶奶是干什么的?肯上这个当吗?"

魏太太道:"姓范的手上很有几个钱啦,何至于为了钱这样着急?"朱四奶奶道:"这就由于他发了财还想发财。大概他已打听得实了。黄金的官价马上就要升为五万。他就要找一笔现款,再买一大批黄金。现在是三万五的官价。他想买三千五百万元的黄金,马上官价发表,短短的时间,就赚一千五百万,而且买得早的话,把黄金储蓄券弄到手,送到银行里去抵押,再可以套他一笔。所以他很急。不过各人的看法不同,他肯二千四百万出顶那个百货店,也有人要。你猜那人是谁。"魏太太道:"投机倒把的事我一摸漆黑,不知道。"四奶奶伸手一掏她的脸腮,笑道:"就是你的好友徐经理呀。"魏太太听了这话,脸上一红,微微一笑。

上一篇:第十八回 此间乐

下一篇:第二回 一连串的好消息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