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五回 滚雪球》

人类虽然是自私的,但有那事不干己的批评,却能维持正义感。李步祥对于魏太太的看法,他这番自言自语,引起了一个同调,有人在身后接话道:"是这个样子,我也就不必去再找她了。"李步祥回头看时,正是陶太太。她带了个穿学生制服的男孩子,将一只布包袱,包了许多条纸烟,在身上背着。他跟在后面,手提了一只篮子,也装了许多纸烟。

步祥道:"陶太太真忙,我老是看到你运货。"她叹了口气道:"有什么法子,不是两餐饭太要紧了吗?我原来是在城里摆摊子,这利息太少。我现在跑这一点,到南岸龙门浩渡口上去摆摊子,晚上就回来,再摆两三小时。今天为了魏太太的事,我忙了一天,总算有点成绩,魏太太居然答应了来看看孩子。她是托人悄悄地告诉我的,希望不要让一个人知道。她偷着看孩子一眼,我想人心都是肉做的,看到了自己的孩子,一定会回心转意,不想她看过之后,丝毫也不动心,这种人,心肠是铁打的。我若也像她这样,不管孩子,我又何必吃这些苦呢?把孩子丢开,我一个人管一个人还会饿死吗?李先生,哪天你得闲,我愿和你请教,我也想跑跑百货市场。"

李步祥提到他内行的事,精神就来了,将头连连地摇上了一阵,连说道:"不行了,不行了,不是时候了。将来海口打通,外国货什么都可以来,物价就要大垮,现在重庆市上囤积的百货,若是不向内地去分销的话,十年也用不了。现在德国快打垮?将来大家全力去打日本,这还有什么问题。不出一年,日本鬼子就要退出中国,谁肯把百货还留在手里呢?所以两个月来,只有百货涨不上去。你还走上这条路干什么?我非常之赞成你这番奋斗精神,我得和你出点主意。你什么时候在家呢?"陶太太道:"我简直不能在家了。你若有工夫,晚上可以到精神堡垒那里去找我,我总在那里摆摊子的。我初摆烟摊子的时候,总怕人家见笑,藏藏躲躲。那怎么能作生意呢?后来一想,这不过是穷了,有什么怕见人。我索性就到最热闹的地方摆摊了。"

李步祥叹了口气道:"世界上就是这样不公道,像你这样刻苦奋斗的人,会有人笑,像魏太太那样好赌胡闹的人,到处有人叫她田小姐。"陶太太低声笑道:"我们不要在街上道论人家,改日见吧。"于是她跟着孩子走了。

李步祥对她这些举动,都觉得不错。心里更留下了一个绝对帮忙的意思。帮人家的忙,要有力有钱,这又让她想到了金子生意了。于是挑选好了目的地,走向范宝华家去。这是他的熟路,见大门敞着就径直地向里走。

在天井里先就听到吴嫂一阵笑声。她道:"这是主人家的地方,主人家答应了,我有啥子话说?你们买金元宝,买金条,我啃一点元宝边就要得。"这就听到另一个人说:"假如能打得二十万的头钱,我除了五万元的开销,还落十五万,我决计分一半给你,就算七万,也可以储蓄二两黄金。马上黄金官价提高,算他变成五万吧。这七万就赚了三万,过了半年,你怕黄金黑市不会超过十万,七万就双成了二十万,那个时候,你把储蓄券兑了现金在手,变成钱,也好置许多东西,就是不变成钱,贴点工资,你可以打两只金镯戴,你看这不是很风光的事吗?"

最后这两句话,吴嫂最是听得进,仿佛两只手臂上就都戴了金镯子,不免对自己的手臂看了一看,由嗓子眼里格格地笑出来。她说:"我怕没得勒个福气,做大娘的戴镯子,硬是少见咯。"那人又说:"这年头儿,什么都变了。大娘作太太的,我就看到好几位,戴金镯子算什么。"

吴嫂说:"有是有咯,也是各人的命。"李步祥听着,心想:这是谁,真能迎合着吴嫂的心事说话。伸头看时,一位穿西服的小伙子,站在客堂里和吴嫂说话。

当年重庆市上要表示场面,必得穿套西装。尤其作生意买卖发了财的人,和在商界里当小职员的人,不吃饭,也置得一套西装。同时,在抗战前经常穿西服的人,无非是公教人员,如今在乡下住着草房,吃着平价的黄色而有稗子的米,这西装又有何用,卖一套西装,可以维持一个月生活,又都把西装送到名为拍卖行的旧货店里去寄卖。这种西装,总有半旧,样子也是老的。买去穿的人,无论长短肥瘦,总不能和身体适合。尤其是两只肩膀的地方,不是多出来一块,就是缩进去一截。这位小伙子穿的,也就是这个样子。说话带着很浓厚的下江口音,可以知道他是一位生意人。

李步祥还没有说话,吴嫂已经看到了他,便点头道:"进来吗,先生在楼上。"李步祥走进屋去时,那小伙子看他不过是穿了一套青色粗布的中山服,就没有怎样地理他,自坐下去掏出纸烟来吸。

李步祥昂起头来,向楼上叫了两声老范。范宝华应声下来,向他笑道:"成功了,人家办得是特别加快,已经把储蓄单子拿来了。你的五两在这里。"说着在身上掏出一张黄金储蓄券递到他手上。

李步祥接着过来一看,果然不错。深深地点了个头,说着谢谢。范宝华道:"你谢我干什么,你得谢那位诚实银行的贾经理。你只看他把款子送到银行里去两小时,就把储蓄单子拿了出来,这一份能力,决非偶然。"他这么一说,那个穿西服的小伙子,感到了很大的兴趣,站起来伸着头问道:"范先生,有这样快的手续吗?普通作黄金储蓄的,都是第一天交上款子去,银行里交给你一块铜牌子取储蓄单子。这还是上午去办。若是下午去办,还得迟延一天。"

范宝华望了他笑道:"让你又学得了一个乖。你有多少钱呢?我可以和你去存。"李步祥见老范对他不怎么礼貌,也就向他注意着看了一下。范宝华笑道:"老李,你不认得他。他是荣长公司的学徒,黄经理很相信他。他昨天邀了一场头,打了十多万头钱,这家伙是得着甜头了。今晚上又要借我的地方,给他打一场扑克,你来凑一脚好不好?"

李步祥看了那小子两眼,脸上带了三分微笑,那意思是说,原来你是个学徒。便笑道:"我凑一脚,也配吗?"范宝华笑道:"你不要以为他穿西服,你穿破中山服就不如他。这小子财迷脑壳,居然想得了个法子,运动我的女管家,约法三章抽得了头钱,除了开支,二一添作五,对半分。他也姓吴,和我们吴嫂拜干兄妹。"这么说着,把那小伙子羞成一张大红脸。

范宝华抓了李步祥的手道:"你和我上楼来说话吧。"李步祥跟着他上楼,范宝华笑道:"黄金官价,的确要变,有贾经理这条路子,今日交款,今日就可以取得储蓄单,太便利了。我家里还有二百多两的单子,不妨再倒一下把,拿去抵押三四百万,还可买进一百多两,官价一提升,我卖掉一百两的单子就可以还二百两的债。现在押在银行里的单子和家里所有的单子,约莫是三千五百五十两。我真正掏出去的本钱,不过是四千多万,就照现在的官价来合计,我那些金子,已值一亿一千万了。这都是买了就押,押了再买,再买再押,再押再买,用滚雪球的办法,滚起来的,我通盘算了一下,我大概,欠银行四千多万的债,黄金官价提高,一千两金子,就值五千万,也许还多些。我统共拿出去四千多万法币,我套进了两千多两金子,不必等半年,一兑现,我就是万万富翁了。"说着,伸手拍了两拍李步祥的肩膀,笑道:"老李,我有没有办法?我为什么把这些实话告诉你呢?我看你这人很忠实,也很勤快。我发了财打算胜利以后到南京去开一爿绸缎百货庄,要你给我当经理。你看好不好?"他说着,眉飞色舞,翘起嘴角不住的微笑。

李步祥听了他这个报告,也是替他欢喜,伸了手只管摸头发。笑道:"老兄真有办法。不过我的意思,还是稳扎稳打的好,不要把黄金储蓄券都押到银行里去。"老范笑道:"我原来也是这个想法。不过我既然采用了滚雪球的战术,我就索性作个彻底。诚实银行的老贾,他也说我这个办法对。黄金储蓄是国家办的,越是胜利在望,国家越要顾全信用,到期的黄金,一定要兑给老百姓的。第二层,官价和黑市相差得这样远,政府只有两个法子来挽救,不是提高官价,就是停止黄金储蓄。不管他走哪条路,现在八万多的黑市价,一定可以保持。若是停止黄金储蓄的话,黑市也许会再涨。那末,我押在银行里的储蓄券,照分两计算,我就没有押到二万一两,只要我不把日子拖长,连本带利,我买一两黄金储蓄券,就可以还二两押款。这是十拿九稳的事,我还有什么顾虑。你想,我这看法,还有什么漏洞不成吗。"

李步祥昂头想了一想,笑道:"倒没什么漏洞。"范宝华笑道:"好了,就是这样办,我有三千多两金子这件事,你得和我保守秘密,尤其是在袁小姐那方面你不可以和我透露个字。她要知道我有这么些个钱,又要敲我的竹杠了。你到我这里来,有什么事?"

李步祥道:"陶伯笙和我们都是朋友。他太太现在作香烟贩子,生活非常的苦。我想着,大家帮点忙,给她凑点资本,你的意思如何?"范宝华道:"可以的,我给她邀一场赌。"李步祥摇摇头道:"不好!你范老板,可以说是浑身的道法,何必又在赌上出主意。陶家弄成这个样子,就是邀头的结果。"范宝华道:"我明天把这笔黄金买卖作完了,我就提笔款子,加入她香烟的股本吧,赚了钱,她还我,给我两盒纸烟算红利。不赚钱,股本算我白送。"

李步祥道:"那太好了,你打算加入多少资本?"范宝华随便地答道:"两三万吧,"李步祥拱了两拱手道:"你留着唆哈一阵牌吧。"范宝华笑道:"我就不愿意和你说实话,说了实话你就要把我当财神了。"

李步祥笑道:"你和那个小徒弟一次二次帮几十万的忙,到了自己的朋友,你就只给两三万,这不是太说不过去了吗?"范宝华笑道:"姓吴的这个孩子,有点儿只重衣衫不重人,你赌口气,回头也凑上一脚,他立刻就要捧你了。"

李步祥道:"你预备滚雪球,我们往小处说,搓搓藿香丸子也是好的。我也得把这五两定单和箱子里的八两定单,找条出路去。若是押得到十两金子现钞的话,我十三两黄金,也就变成了二十三两的虚数,等黄金官价涨了,卖掉七两,可以还十两的债,那我至少十二两,变成十六两。经营得好,也许可以变成十七八两。有财喜不捞,我来赌钱吗?"范宝华笑道:"你现在也想明白了这个滚雪球的诀窍了。好吧,你回去想法子变钱吧。若是变不出钱来,明天九、十点钟到诚实银行去找我,我也可以托贾经理和你办点小押款。"

李步祥越想找钱的办法,越是有趣,在范家就坐不住,立刻下楼。在客堂里,见吴嫂又在和那小伙子计议赌局,就笑道:"吴嫂,你忙着抽头干什么?你要买金子,范先生有的是办法。"范宝华在后面跟着来了,笑道:"你又打算瞎说了。我罚你请我吃晚饭。"他说着话,只管跟了李步祥走。

姓吴的小伙子,就向前扯着他的衣服道:"范先生,你不要走,还帮我这个忙,凑成今晚上这个局面吧。"范宝华向李步祥的后影指了两下,然后将手掩了半边嘴,低声向他笑道:"这位李先生,今天晚上要和人家签订合同,订人家一爿绸缎庄。办上一桌顶好的喜酒,答谢让盘的主儿和中人,他是我们朋友里面的大亨,我可不敢得罪他。"

小伙子道:"真的?"范宝华道:"他和你们经理都拜过把子,怎么不真?你若能邀他也来赌一脚,我就不走。"小伙子见范宝华说得很是诡秘,又亲自见他交了一张黄金储蓄券给他,料着这事没有错,就很快地追出大门口来,见李步祥还站在巷子里等候,便跑到他面前,深深点了个头赔了笑脸道:"师叔,范师叔请你回去说话。"李步祥听此称呼,大为惊异,望了他不知道怎样的答复。他又笑道:"今天师叔办喜酒,作晚生的愿意沾沾师叔的喜气。"

他的话还没有交代完毕,范宝华在后面跟着出来,挥了手道:"和你开玩笑的。挂了球了,快走吧。"李步祥最怕警报,挂球是警报的先声,他听了这个消息,什么都不管,掉头就跑。范宝华还是哈哈大笑。

吴家那小伙子对于他这作风,倒有些莫名其妙,只有翻了两眼望着他。范宝华笑道:"你猜这位姓李的是干什么的?他是二把手一个厨子,你叫他师叔,你学过厨子吗?"小伙子红了脸道:"范先生不是说他是要承顶人家的绸缎百货庄吗?"范宝华笑道:"他到底是干什么的,我不告诉你,大概你和吴嫂可以拜兄妹,也就可以向他叫师叔了。"

那小伙子虽知道这是范先生戏弄他,可不敢怎样反驳,因笑道:"只求范先生今晚上把这场赌凑成,你说我什么都行。"范宝华道:"你们经理说是你太太分娩,等着要钱用,真的吗?你说实话。"

吴小伙子看看吴嫂,又看看主人,红了脸笑道:"我想买点黄金储蓄。"范宝华笑道:"总算你肯说实话。不过我今晚上不能赌钱,我得在家里细细地算一算晚上的帐,老弟台,我和你一样,犯了爱金子的毛病,明天我得跑一上午,跑出这笔金子来。明天金子到了手,我就精神抖擞了,那时,没有人邀头,我也要赌钱的。你可以改期明天吗?"

吴小伙子先是皱了眉头子,然后微笑道:"范师叔,你看这事,就是这么一点讨厌。不知道黄金涨价是哪一天。若是明天不买,后来涨了价,那就没有意思了。"范宝华坐到藤椅上,架起腿来吸纸烟,斜着眼向他看看,又向吴嫂看看。笑道:"我倒有变通办法。你大概需要多少钱,先和我们吴嫂借着用一两天,然后我和你打一场唆哈,抽得头钱还她。"

吴嫂摇摇头道:"我一个当大娘的人,叫我放债把穿洋装的先生,硬是笑人。"范宝华笑道:"你怎么说这话,他不是和你认本家吗?"吴嫂道:"那是别个说得好耍的吗。"范宝华道:"姓吴的小娃儿,人家不和你沾亲带故,那是不会帮你的忙的。你说和她认本家,是不是拿她开玩笑?你若是拿她开玩笑,不但她不愿意,我也不愿意,那就什么都谈不上了。"

他看了看范宝华的颜色,真的还有几分严重的样子,这就带了笑容道:"我们本来都姓吴吗。"范宝华向吴嫂笑道:"人家西装穿得这样漂亮,和你认本家兄妹,还有什么对不起你的。"吴嫂笑道:"啥子本家兄妹,我二十三,他二十二。"范宝华道:"那你是姊姊了。你得帮你兄弟一个忙,借给他几万块钱,二天我负责还你。"吴嫂对那小伙子看看,只是微笑。范宝华笑道:"要不要买金子?要买金子,赶快认亲戚。吴嫂这个样子,分明说你没有诚心。你不叫她一声姊姊,这个忙我帮不成了。"

那小伙子站在两人面前,不敢拒绝,又不好意思叫出来,只好捧着拳头连连作了两个揖笑道:"请多帮忙吧。"范宝华道:"不行,你请谁帮忙,没有交代出来。"那小伙子笑道:"请我们本家大姊帮忙呀。"范宝华操了川语问吴嫂道:"要得这声大姊,就值几万咯。"吴嫂点了头道:"就是就是。要借几万?"范宝华道:"你借给他十万吧,他可以定三两黄金储蓄。五天之内,我负责还你。"吴嫂向小伙子笑道:"你耍一下,我去拿钱。"说着,她真上楼取钱去了。

那小伙子弄成了一张通红的脸,只有傻笑。吴嫂的手上,倒还是相当的便利,不到五分钟,她就拿了一大叠钞票来,两手捧着交给那小伙子,笑道:"我是个穷姊姊,帮不到好大个忙。拿去一本万利。"那小伙子虽然不好意思,但是钞票交过来了,他也不能不接,只是点着头连说谢谢。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认了个老妈子作姊姊,久在这里,也没多大的意思,说声谢谢,扭身走了。

范宝华笑道:"吴嫂,你认了这么一个兄弟,安逸不安逸?"她笑道:"啥子安逸,那是想借我的钱吗,你怕我不晓得。"范宝华笑道:"你也知道,钱的力量多大吧?今晚让我在楼上算一夜的帐,你不要搅我。"吴嫂翻了大眼,向他笑道:"哪个搅你吗?"范宝华哈哈大笑。他说了却真是这样的做了,吃过晚饭,他在楼上掩着房门,算了大半夜的帐。吴嫂只是送了几回茶水。照例要问明天吃啥菜的话,都免除了。

次日早上,他用皮包装着支票簿黄金储蓄券图章,就奔上诚实银行。那位贾经理,衔了一支长杆旱烟袋,这时,正仰卧在睡椅上,睁眼望了天花板,他架起腿来,将身穿的那件蓝布在褂,抖得周身颤动,似乎想心事正想出了神。范宝华走到经理室里就笑嘻嘻地道:"贾经理,我又找你来了。"贾经理坐了起来,笑道:"黄金官价,今天还没有提升,你还得滚一回雪球。"

范宝华笑道:"我是受贾经理的劝告,再作一回。"说着,就挨着贾经理旁边坐下。低声笑道:"我还有二百四十多两黄金储蓄券,我想在你这里押借八百万。"贾经理不等他说完,耸了小胡子向他笑道:"你都是两万一两买进的吧,倒要在我这里赚钱。"

范宝华笑道:"少借点我也行啦。"贾经理点点头道:"钱我可以借给你。黄金储蓄券,今天我可不能代办。这两天国行掐得很紧,上五十两的,就押日子,而且我和朋友办的也太多,树大招风,我得休息休息。"

范宝华道:"我朋友那里,倒有五十多两现券,我嫌数目小,没有买下。我押二百两给你,你借我五百万,我再把那五十多两滚到手,二百两的官价,现在也值七百万,押五百万,实在不算多。"贾经理笑道:"各有各的算法。照十五分利息算,一个月是七十五万利息,两个月就离七百万不远了。你三个月不还钱,我们就赔了。"

范宝华道:"黄金官价提到五六万的日子你怕我不赶快还钱?"贾经理笑道:"范先生,你要办,就赶快办,明天星期六。到了星期一,也许黄金真有变化。那时候你出新价钱买,就太吃亏了。你不信,到国行门口去看看,作黄金储蓄的人,今天又挤破了门。我帮你最后一个忙,你把二百四十两都放下来我借你五百万。这两天滚黄金挤得头寸紧极了。你不妨到别家去试试,恐怕二三百万都调不动。"

范宝华沉静地想了一想,跳起来道:"让我叫个电话试试。"说着,他真的拨动了电话。他拿着电话道:"是田小姐吗?请四奶奶说话,我姓范。对了,穷忙,改日奉访。请四奶奶说话。"他奉着话机等了两分钟先笑着答应了。

他道:"并非我失信,因为没有调到头寸。现在有点办法了,那五十两可以出让吗?涨价?反正不能涨过官价三万五吧?就是就是,我请客。滚雪球?这个名词,四奶奶也晓得。不说笑话,我哪里是想发财,不过现在没什么生意好做,只有走上这条路。好,回头我带款子来。好,不是现钞,就是本票。再会。"他挂上了电话,向贾经理笑道:"居然又滚到五十两。"

贾经理将两个指头摸了小胡子,笑道:"你在电话里叫的四奶奶,是不是出名的朱四奶奶?"范宝华点了两点头,贾经理两手一拍,忘其所以,把口里衔的旱烟袋都落到地下来了。

上一篇:第四回 失去了母亲的孩子

下一篇:第六回 谁征服了谁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