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六回 谁征服了谁》

贾经理这个表示,范宝华也就认为十分惊异,向他望着问道:"贾先生对朱四奶奶的观感怎么样?"贾经理弯下腰去,在地面上拾起旱烟袋来,笑道:"我对此公,闻名久矣。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人物?"范宝华道:"并没有什么了不得。长圆的脸,有点儿瘘头。左边嘴上,长有一个小黑痣。此外,不过是化妆成一个摩登少妇而已。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吗?"

贾经理笑着把小胡子都闪动起来了。他摇摇手道:"不是你这个说法,我觉得她好像有一种特别的魔力,可以颠倒众生。我倒要看看她这份魔力,是怎样的施展出来的。"范宝华笑道:"你要见她,那是太容易了。贾经理有工夫,我陪着你到她家里去拜访一下,这事就解决了。这时她正在家,或者我打个电话给她,请她来拿钱。"

贾经理将旱烟袋送到口里吸了两下,笑道:"我真的还想领教吗?说说罢了。我惹不起。"范宝华看看这屋子里,除了一位襄理,还有一位银行行员,贾经理纵然愿意和朱四奶奶谈谈,当然他也不便说出来。这就向他笑道:"好奇的心理,人人有之,凡是一种特殊的人,大家总会想见见的。我是少不得要请她一次的,将来请你作陪吧。言归正传,我要借的那个数目,贾经理能不能答应。"

他又把旱烟袋在嘴里默然地吸了两口,笑道:"反正也就是这一次了。多次的忙,我都帮过你了。这一次我不答应,也就把以前的人情,完全断送。好吧,我借五百万给你吧。开一张划现的本票,可以吗?"范宝华道:"朱四奶奶当然不要现钞用,不过她也是转交别人,你不必划现了。"

贾经理笑道:"开一张朱四奶奶的抬头票子吧。老兄,我帮你的忙,你也给我们拉拉存户呀。"范宝华听他这口音,就晓得他有意把朱四奶奶找了来看看。笑道:"好的,你随便开什么样的本票都可以。我明天把她拉了来,亲自和你接洽。她是个大手笔,作个两三千万的来往,还真不费事。"

贾经理听说,满脸带了笑容,就和范老板把五百万的借款办好,并依了他的要求,将这个数目,开成三张本票。老范借得了钱,又向朱四奶奶通了个电话,说明马上就来,和贾经理握了握手,夹着皮包就走。

今天贾经理却是特别的客气,随在后面,送到大门口来,笑嘻嘻地道:"你所说的话是真的吗?"范宝华被他问着,先是愕然了一下,自己向他许过什么愿心呢?但在贾经理那副笑容上,立刻想到他说的是要见朱四奶奶,便笑道:"明天我准把她拉了来。"

贾经理笑道:"我也不过好奇而已,并无别故。"范宝华也只笑着说是是。在街上叫了一辆车子,向朱四奶奶家跑。马路是不能通到她家的,有一截下坡路。他怕走着会耽误了时间,在岩口上又换了小轿。到了朱公馆门口,远远看到四奶奶伏在楼上窗户口闲眺,这才松了口气,觉得这五十两黄金储蓄券,是完全买到手了。

他下轿子的时候,四奶奶在窗户里就向他招了两招手,那意思自然是让他上楼去了。他到了楼上客室里,朱四奶奶左手扶着门,右手扣着衣服的纽扣。她身上披了一件淡黄色印红绿花的长衫,还敞着下摆三四个纽扣?光着两条腿子踏了拖鞋。范宝华笑道:"这样子,四奶奶还是刚起来呢。"她道:"起是起来一会儿了,昨天许多人在我这里跳舞到天亮才散,我家里还有两位小姐睡着没走呢。"

范宝华道:"是熟人吗?"他不大经意的样子问着。坐在沙发上,架起腿来吸纸烟。朱四奶奶坐在他对面椅子上,笑道:"有熟人又怎样?现在你是一脑子的黄金,恐怕也没有那闲情来跳舞吧?"范宝华摇摇头道:"我是徒有其名,到处找头寸,到处碰钉子,十两八两地凑点数目,就是买一个月不断,又能买多少。人家大户,开着支票,一来就是两千两,神不知,鬼不觉,和我们是天远地隔。"

朱四奶奶望了他道:"钱带来了吗?"范宝华道:"当然带来了。在四奶奶面前,还敢掉枪花吗?"说着就打开皮包,将三张本票取出,双手递过来。朱四奶奶道:"这够买一百四十多西的了,我没有这些个储蓄券。"范宝华笑道:"四奶奶有的是。我听说一次唆哈,你就赢得了二十张黄金储蓄券。"她笑着把鼻子哼了一声,点点头道:"也许之,可是四奶奶一次输出一百多两黄金,足有三十张储蓄券,你就没有听到说过呢。你等着吧。"说着起身就走。那三张本票,她放在茶几上,并没有拿着。

不到五分钟,四奶奶手里捧着小小的绿漆保险匣子出来。她将匣子放在茶几上,将盖口上的对字锁转动着,铃子在匣子响了一阵,她将盖子打开,里面先是一层内盖,再揭开这层内盖,露出里面,并没有别的,全是黄金储蓄券。范宝华看到,不觉暗暗叫了一声惭愧。想着这些储蓄券,便是一两一张,也够二三百两。这女人真有办法。

四奶奶挑了三张黄金储蓄券交到他手上,笑道:"这是六十两。我收下你二百万一张本票,就算两清吧。其余的款子你拿回去。我并不等二百万元现款用,我猜你或者难买,让六十两给你。我是两万定的储蓄。多少赚了一点钱,照官价三万五算,你还差十万零头,不必找我了。"说着,她收下了一张二百万元的本票,把其余的交还给范宝华。

他笑道:"四奶奶原说有两位小姐要出卖黄金储蓄券,我以为是谁赌输了拿这个还赌帐,原来是四奶奶的,我就不敢要了。"朱四奶奶已把保险盒子关上,拍了盒子盖道:"东西放到这里面去了,你以为就是钉下万年桩的吗?慢说是黄金储蓄券,就是金子,也不能当饭吃当衣穿,饿了冷了总是要换掉的。"

范宝华笑道:"这个我当然知道。不过你也不会等着把这个换衣穿换饭吃,这是因为我找黄金储蓄券,找得很忙,你故意让六十两给我的。"朱四奶奶站着本是要提了保险盒子走,这就半回转身来,偏了头,斜了眼珠向他望着,微笑道:"你懂得这一层就好了?大家是鱼帮水,水帮鱼,你有机会,也得和四奶奶效点劳才好。"说着,她提了盒子走了。

范宝华始终不解她表示如此的好意是为了什么,也只有坐在这里纳闷。忽然门外有人娇滴滴地叫着:"四奶奶,什么时候了?我该回去了。"那是下江人,勉强地说着国语,听起来,很是不自然。随了这话,一个女子推门而进。

她蓬着满头很长的烫发,将根红辫带子束了脑顶四周。两片脸腮,脂粉抹得像苹果的颜色一样。尤其是两道眉毛长而细,细而黑。眼圈子上簇拥着覆射线的长睫毛,身上穿件短袖子白绸衬衫,翻着领子向外,露出颈脖子下一块白胸脯。两个乳峰,顶得高高的。下面穿着蓝羽毛纱西服长脚裤,拦腰束了一根紫色皮带,下面赤脚穿了漏帮子高跟白皮鞋,十个脚指头,全露在外面,每脚指甲上,都涂了蔻丹,这是战时首都一九四五式最摩登的装束。她虽是细长的个子,却是肌肉饱满,皮肤白嫩,简直周身上下,无懈可击。

范宝华的神经,随了他的视线,一同紧张起来,惊讶着身子向上一站。那位女郎也就同样的惊讶,轻轻地哟了二声,自说着两个字:"有客。"身子向后一缩。但是她要表示着大方,并没有走,站在客室门边,冷冷地问道:"是会四奶奶的吗?"范宝华站起来道:"是的,我们已经会谈过了。"那位小姐并不和他谈话,自转身走了。

她走了不上两分钟,朱四奶奶来了。范宝华笑道:"刚才有位小姐找你,她是谁?"朱四奶奶笑道:"漂亮吗?"范宝华笑道:"像是一位明星。摩登之至!摩登之至!"四奶奶笑道:"总算你眼力不错。这是东方曼丽小姐,你应该也听到过她的大名。"范宝华笑道:"昨晚上她在这里跳舞的吗?"朱四奶奶笑道:"你忙着黄金储蓄,你还有工夫跳舞吗?"范宝华笑道:"我也不过是这样随便地问一声罢了。"他说时,将头歪倒在肩膀上,笑嘻嘻望了女主人。四奶奶带笑着叹了一口气道:"唉!我给你介绍吧。"于是就大声叫着曼丽。

曼丽来了。她笑道:"还叫我呢?我要回去了。"四奶奶指着范宝华道:"这是范先生,他对你久仰得很,让我介绍介绍。"范宝华笑着,还没有说话,曼丽就走向前来,伸出手来和他握手。范宝华虽是匆匆地和她握了一握,可是心里立刻觉得舒服之至。他也找不出什么好应酬名词来,只管向她说着:"久仰久仰。"曼丽笑道:"不要客气吧。我们都是常到四奶奶家里来会面的熟人。"说着,她掉过头来向四奶奶道:"我真要回去一趟,午饭不叨扰了。"说着,她向外走,四奶奶送了出去。

范宝华料着她由大门走,就伏在楼窗上看。他看了她的后影子,只管出神。房门推开了,身后一阵嘻嘻的笑声,他回头看时,朱四奶奶手扶了门框,向着范宝华点了两点头。范宝华道:"四奶奶笑什么?长得好看的人,不是大家都爱看的吗?"他说着话,和四奶奶又在沙发上坐下了。

朱四奶奶向他先斜瞟了一眼,然后笑道:"你想和曼丽交朋友吗?"他搭讪着吸纸烟,笑道:"那当然哪。不过我看她那分排场,恐怕我这穷小子有点结交不上。"朱四奶奶笑道:"你客气什么。你手上那么些个金子,拿出二三百两来,什么摩登女郎不会让你打倒?"范宝华伸了一伸舌头,笑着又摇了两摇头。

朱四奶奶笑道:"我介绍你们去作朋友,那是不成问题的,至于伺候女朋友的花费,那要看各人的交情,同时,也要看各人的个性,这是难说的。也许曼丽喜欢你,什么钱都不要你花,天下事就是这样,不能预料。"范宝华笑道:"我征服女人,没那回事吧?不过你要老说钱的话,那可说得我们太小器了,而且也把曼丽小姐看轻了。"

朱四奶奶将嘴一撇,鼻子里哼了一声道:"这算你懂得女人。这件事我也不提了。我还是谈我的吧,老范,你和万利银行的何经理很熟,他最近买金子栽了个大筋斗,你晓得吗?"范宝华笑道:"怎么不晓得?他现时在银行界,弄得名誉很糟。"

朱四奶奶道:"虽然如此,可是他私人还很有钱,倒霉的是银行的存户而已。我有点事想和他谈谈,你能介绍我去见他吗?"范宝华吸着纸烟,沉默地想了两分钟,笑道:"四奶奶若是要在银行里作什么来往的话,何必找万利银行。凡是可靠的银行,都可以办。我现在作来往的那诚实银行的贾经理,人就很好。我可以介绍你和他谈谈,而且他非常之仰慕你的。"

朱四奶奶听到贾经理这名词,先就嗤嗤地一笑,然后点点头道:"这个人很有点名。"范宝华道:"这个人是票号出身,买卖做得稳当得很。"朱四奶奶将头一摆道:"那么一个小商业银行,有什么名不名的。我所说的,是关于他本人别的事情。"说到这里,她又是嗤嗤的一笑。范宝华笑道:"怎么提到了贾经理,四奶奶就要发笑,难道这里面,还隐藏着什么有趣的新闻吗?"

四奶奶将眼珠望了他很灵活的一转,笑道:"你要知道贾经理怎样有名,我屋子里有他姨太太一张相片,你不妨来看看。"说着,她站起身来就向范宝华招了招手。范宝华知道朱四奶奶这个人交起朋友来,无所谓男女的界限。她既这样地招呼着,也就跟了她一路而去。

四奶奶在她自己那间又当书房,又当秘密客室的小屋子里,和范宝华谈了一小时,复又同到客室里来。这就笑道:"老范,你若肯听老大姐的话,你准可以发财。老实说,依照你这样滚雪球办法作黄金储蓄,你就作到二三百条金子,又有什么了不得?你想变成一个富翁,必得轰轰烈烈大干一场。"范宝华坐在沙发上摇摇头道:"四奶奶看得多,经过得多,敢说这种大话。两三百条金子,我不但不敢小视它。老实说,我也很难达到这个程度。"

朱四奶奶道:"你要自暴自弃,我也没有法子。我还谈我的吧。你能不能依我的办法进行。"说着,她由原坐的另一张沙发,移过身体来,和老范同坐在一张长沙发上,然后伸着手,轻轻拍了他两下大腿,笑道:"你也不妨跟在我后面看看。你们男子,总以为金钱可以征服女人,但在朱四奶奶眼里,那是女人征服金钱的。"范宝华点点头笑道:"在你口里说出这话来,我相信是正确的。现在还不到十二点钟,老贾还没有下班,我赶着到银行里去先和他谈谈,不过这样的作风,是不是嫌着太急岔儿一点呢。"

朱四奶奶笑道:"在你四奶奶手上,不管什么样子的老奸巨猾,他都得翻筋斗。没关系,你就去告诉老贾,我也是你这样的办法,要押掉黄金储蓄券再滚着买新的。急于和他谈谈,不过我今天去先开户头。"范宝华笑道:"好吧,我试试。"说着,他就站起身来。

四奶奶向他招了两招手,笑道:"真是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我白白地使唤你,那怎么行?我总得肯舍一点。等着吧,小弟兄。"说着,她起身就向里面去了。不到五分钟,她又出来了。她手上拿了两张黄金储蓄券,向他面前的茶几上一扔,笑道:"这是九十两,也是零数不计,就折合你那三百万元吧。"范宝华笑道:"我又占四奶奶的便宜。"

朱四奶奶笑道:"占的便宜不大,你心里明白就是了。"范宝华觉得她一百多两黄金储蓄券作两次拿出来,那是大有手腕的。这也不敢多事犹疑,立刻就在皮包里取出那两张本票奉上。

朱四奶奶左手接了那本票,右手抬起来,将中指夹了大拇指,重重的一弹,笑道:"小兄弟呀,你被我征服了。我们两个人的交涉完了。这就看你的了。"范宝华捧了拳头,连连地拱着手道:"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。我马上就走,就走就走。"说着,他真的走了。

他像来的时候那样赶路,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诚实银行。见了贾经理,将他拉到小会客室里,谈了十来分钟,两个人是笑容满面的走回了经理室。他首先拿起电话机子来,就向朱四奶奶通了个电话。朱四奶奶是个聪明透顶的人,根本就在电话旁边等着。

范宝华道:"我和贾经理说过了。他说不知道四奶奶要多少款子。数目太多的话,他得临时去调动头寸。所以哪,得让我先和四奶奶通个电话。银行里的厨子,作的是北方菜,面食很好,四奶奶可以到这里来吃午饭吗?那不要紧,我们可以等半小时。"他在这里和朱四奶奶通电话,贾经理口衔了旱烟袋,正是注意地看着他。这就立刻接嘴道:"没有关系,就多等一个钟头,那也不要紧。我是吃过早点的,晚点吃午饭,那丝毫没有关系。"范宝华这就向电话里报告着道:"四奶奶听见了吗?贾经理说了,就是等一个钟头也不要紧。好好!我们一定等着。"

他挂上了电话,回头就向贾经理笑道:"经理先生,预备了什么好菜?"他笑道:"当然要丰盛一点。叫厨子预备四个碟子一大碗卤。"范宝华听了这话,心里凉了半截。问道:"四个碟子,那是什么菜?"贾经理道:"两荤两素。荤的是酱牛肉和松花蛋,素的是油炸花生米,五香豆腐干。"

范宝华看到经理室内并无外人,他不由得伸了一伸舌头,笑着叫道:"我的经理,你这算是请朱四奶奶吃饭啦。趁早由我作个小东。"贾经理笑道:"你是南方人,不知道北方人的习惯。北方人吃面是不要菜的。这样办,我觉得已经是十分丰盛了。"他说是这样说了,可是他的脸皮已经红了。

范宝华笑道:"真的,我来作这个东。"说着,就在身上掏出一叠钞票来,笑道:"请你把厨子叫来,我让他替我代办两万元的酒菜。"贾经理笑道:"老兄,你这样的作风,简直是北方人所说,骂人不带脏字。在我这里招待来往户,难道两万元的东我都作不起?"说着,打着桌上的叫人铃,叫听差把厨子叫了来,当了范宝华的面,吩咐着道:"你给我预备两万元的菜,中午就吃,你要当我正式请客那样办。先到庶务那里去拿钱。越快越好。"厨子答应去了,贾经理就笑嘻嘻地表示了他一份得意。似乎他这手笔是非常之大的。

果然,他和老范说着闲话,不到半小时,听差进来报告:"有一位朱太太……"贾经理不等他报告完毕,就站了起来道:"请请请,请到客厅里坐。"他于是放下了手上的旱烟袋,就掏出蓝布口袋里的手绢擦了一把脸。他和老范走到会客室,朱四奶奶已经先在了。她穿了件黑绸印花红桃点子的长衫,露出雪白的肥手臂,这已让人感到黑白分明。而她两只闪亮的眼睛,乌眼珠子,在浓抹脂粉的脸上转动,配上嘴角上那点小黑痣,真有几分动人。

她用不着范宝华介绍,首先伸出肥白的手臂到贾经理面前来,笑道:"这是贾先生了,久仰得很。"贾经理握着她的手,觉得柔软得像个棉絮团子一样。这就笑道:"我对四奶奶实在是久仰的了。请坐。"这时,听差照着平常的办法,将纸烟听子送着烟,将茶杯敬着不带茶叶的黄茶。贾经理摇摇头道:"这些茶烟,怎样待客。把瓜片茶泡两杯来,把美国烟拿来。"

四奶奶笑道:"贾先生不必客气,以后熟了,有许多事要你帮助,不要把我当贵客。"贾经理让着她在长藤椅子上坐着,斜对了相陪,不断地偷看她那黑绸衣服里伸出来的白手臂。听差送着好茶好烟来了,贾经理道:"去拿点美国糖果来。"范宝华心想:这家伙怎么变了,全拿美国货来表示敬意。

这银行斜对门,就是代卖美国军用品的走私货的。不到十分钟,就是两只大玻璃碟子装着美国糖果送到茶桌上。这东西倒是四奶奶喜欢吃的。她一面剥着糖果纸,一面向贾经理道:"我那一点小事情,范先生和贾经理提过了吗?"他点了点头道:"提过的。黄金储蓄券押款,我们本来作得不少,但四奶奶要款子,我们绝对办,至于我们这里的比期存款,都是八分。四奶奶的款子,我们也一定优待,改为九分。"

四奶奶腿架了腿坐着,向他颠动了身子,笑道:"谢谢。我也没有多少款子可存,不过我所认识的一些小姐太太们,各有各私房,都愿意直接在银行里存点款子花利息,而她们又不愿站在银行柜台边办理。希望我给她们介绍一位诚实可靠的银行经理。我今天是先来打个头阵,作开路先锋。今天我认识了贾经理,以后我就可以带着太太小姐们来见经理了。贾先生不嫌这事麻烦吗?"说着,她乌眼珠又是向贾经理一转。

贾经理道:"这是我们的业务,怎么能说麻烦呢?四奶奶以后随时来,我们欢迎之至。"说到这里,厨子在客厅门口一瞥。贾经理知道他有话说,就走了出来。厨子低声道:"经理叫我办的菜,时间太急,来不及,我办的是些熟菜。另外只买了条大鱼。"贾经理道:"你想法子作两样海菜吧。你和馆子里很熟悉,通融一点现成的材料拿回来做。要不然,给我叫两样菜来,这顿便饭,一定要办得像样点,钱你就不必计较了。"他说着这话,声音并不怎样的低。在客厅的人,都听到了。

范宝华心里想着:这和他原来定的只办四个碟子吃打卤面,完全不同了。这位打算盘的贾经理,一见四奶奶就变了样了。他这样想着,四奶奶见他脸色变动,也就抿了嘴笑着,将一个食指,指了自己的鼻子尖,那意思说:四奶奶很行,你看是女人征服了资本家,还是资本家征服了女人呢?她这样无言地发问时,不住地点头,表现了得意之色。

上一篇:第五回 滚雪球

下一篇:第七回 各得其所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