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第七回 各得其所》

朱四奶奶和贾经理谈了一小时,厨子把酒菜就准备得妥当,送到饭厅里放着,请着男女来宾入席。范宝华是最留意贾经理的这桌席,除了那一大盘子卤菜的杂镶,布置得十分精美而外,第二道菜,就是白扒鱿鱼。在大后方的城市里,根本没有了海味,富贵人家,还可以吃到囤积多年的海参,其次一点的是墨鱼,而在酒席馆子里可以吃到的,最上等的海味,就是鱿鱼了。

朱四奶奶被让在首席坐着,她看到了第二道菜,先就笑道:"贾经理办这样好的菜请客,大概借钱是没有问题的了。"贾经理笑道:"四奶奶和我们客气什么?你有时头寸调转不过来,在我这里移动一点款子,那是毫无问题的。现在所要考虑的,就是我们这小银行,是否承受得了四奶奶这个大户头的调动?"

四奶奶点了两点头道:"我承认贾经理应当有这个看法。可是我实在是个空名,并没有什么钱,假如我有钱,我也和那些会找舒服的人一样,坐飞机到美国去了。"贾经理笑道:"那还是四奶奶客气,四奶奶真要到美国去,还会有什么困难吗?"

她将上面的牙齿,咬了下面的嘴皮,点了两点头,笑道:"我也就是混上这点虚名,承各方面的朋友看得起我,都以为我是有办法的。好吧,我也就借了大家看得起我的这点趋势,自己努力前进,将来也许有点造就吧?"她的说话,就是这样,有时是自谦,有时又是自负,就是让人摸不着她到底有多么深浅。不过贾经理坐在她对面,觉得她一言一笑,全有三分媚气,说她是过了三十岁的人,实在也看不出来。

这一顿饭,办得实在丰盛之至。谈着吃着,混了一小时,正事倒是随便只谈几句,但朱四奶奶的要求很简单,只要她拿金子来押款,贾经理答应借给她,她就算得着了圆满的解决。那贾经理呢?对于朱四奶奶,根本没有打算在她头上赚多少钱,只要她常常到银行来,而且能介绍几位太太小姐的存户,他也十分满足。所以事实上也没什么可作长谈的。

吃过了午饭,这诚实银行,又早是下午的营业时间,她向范宝华笑道:"多谢你介绍,我的事情已经成功了,现在可以告辞了。"说着就起身向贾经理道谢。贾经理虽是不嫌她多坐一会,不过今天是初次见面,却也不便表示挽留,亲自把她送出银行大门。

他回到经理室的时候,老范还坐在沙发椅上。他耸着小胡子摇了头,微笑道:"这是个了不得的女人,这是个了不得的女人。"说着,拿起长旱烟袋来,向口里衔着,紧傍了老范坐下。当他将烟袋嘴子衔着的时候,不住地由心窝里发出笑来,几乎是张开了口,含不住那烟袋嘴子。范宝华道:"贾经理说她是个了不得的女人,就算是个了不得的女人吧,这也不致这样的好笑。"

贾经理道:"我说她了不得,并不是说她的本领有什么了不得。我是瞧她的年岁说话。据说,她是四十将近的人了。照我看去,不过二十多岁,而且肌肉丰满,有一种天然的妩媚,我觉得她比少女还美。简直……简直……哈哈。"他形容不出来了,却把那笑声来结束他的谈话。

范宝华听了,暗下大吃一惊。心想:和朱四奶奶交朋友的,无非是借她的介绍,另结交一两位异性的朋友,谁会直接去赏识这只母老虎。贾经理乡下老儿的样子,倒有打老虎的主意,这胆子大得惊人。可是受了朱四奶奶的重托,却不便在一旁破坏,这就笑道:"你这看法是对的。她若是没有一点魔力,那些太太小姐们怎么肯和她亲热得像亲生姊妹一样呢?"

贾经理道:"听说她家里布置得很好?"他这原是一句平淡的问话,可是他问过之后,却又嘻嘻地笑了起来。范宝华听了他这话音,已很明白他是什么用意,这就点了头笑道:"要谈怎么样好,那倒是各人看法不同。不过她家里有个小舞厅,有两间赌钱的小屋子,有一位会作江苏菜的厨子,二三友好到她那里去,倒是可以消遣半天的。贾经理哪天有工夫,我奉陪你到她公馆里去看看。"

贾经理左手握着旱烟袋,右手摸摸头发,笑道:"我既不会跳舞,又不会打牌,那去了有什么意思呢?"范宝华笑道:"难道你看人跳舞还不会吗?吃江苏菜还不会吗?"贾经理道:"据你这样说,到那里去,乃是专门享受去了。"范宝华笑道:"那是当然。最大的好处就是精神上的享受,交不到的女朋友,在这里都交到了。我就……"说着,将手掩了半边嘴脸,对着贾经理的耳朵,低低地说了两句。他哈哈大笑道:"我老了,没有这个雄心了。"他又立刻下了句转语道:"不过我也总应当去回拜人家一下。"

范宝华点头说好,就约了隔一两天来奉约,倒是真落个宾主尽欢而散。范宝华心里,这时又不在女朋友问题上。他所计划的是皮包里的那几张黄金储蓄券。他告诉人家,手上的黄金券都抵押光了,那正是和其他有钱的人同样的作风,越有就越说没有。他急于要回家去盘盘自己的帐底,加上了今天所得的黄金储蓄券,数目和兑现的日期,应该列一个详细的表。假如还能滚一次雪球,不妨再滚上一回,他这样想着,就直奔回家去。

吴嫂老远地迎着他笑道:"金子买到了手没得?"范宝华夹着皮包一面上楼,一面笑道:"金子买到了,你倒是很关心的。"吴嫂笑道:"那是啥话,我靠那个吃饭吗!"范宝华走到了楼梯半中间,回转头向她笑道:"你靠我吃饭?现在用不着。你有个在公司里当职员的好兄弟,可以帮助你了。那小子多么漂亮。"说着打了个哈哈奔上楼去。

他向来是这样和佣人开玩笑惯了,说完了,自也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。他回到了屋子里,掩上了房门,就把箱子里的黄金储蓄券和收买金券的帐目仔细盘查了一下,第一次是先后买进了四百两,也押掉四百两,买进三百多两,变成七百多两。第二次把出顶百货店的钱,买进七百多两,合并手里的存货,押出去一千一百两,再买进八百多两。变成了二千五百两。第三次只押出去二百多两,买进一百多两,现在是银行里押着一千八百两不到,手里也就把握着将近一千两的黄金储蓄券,共是二千八百两。假如小小地再滚一次雪球,押出去五百两,买进来三百两,就突破三千两的大关了,真正掏腰包买的黄金,只有一千二百两,这滚雪球的办法,滚出一千六百两。黄金官价一提高,卖掉八百两,就可以把银行里押的一千八百两赎回,这钱就赚多了。希望黄金提价还迟延几天,再把最后一次雪球滚成,那就可以暂时休息一下。先在重庆成家立业,然后等胜利到来,回下江去享享福。这样看起来,还是我范宝华有办法。

他想到此处十分高兴,将手拍了桌子一下,大声叫道:"还是我有办法。"他拍这下桌子,乃是自己赞赏自己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可是这声音非常的重大,在这声大响中,把楼底下的吴嫂也惊动了。她提了一壶开水,红着两只眼睛,板着脸子走上楼来。到了范宝华面前,噘了嘴道:"啥事又发脾气吗!"范宝华道:"我没有发脾气呀。哦!你说我拍了一下桌子,那是我高兴起来,自己夸赞了自己一句,与别人不相干。吓,你为什么哭了。"他不问倒罢了。他问过之后,吴嫂手上的开水壶,已经是力不胜任,这就放下水壶,两行眼泪抛沙一般地落着。

范宝华笑道:"大概因为说你有了个把兄弟,你就不高兴了。其实我就是说你有个把兄弟罢了,另外并没有什么意思。这不去管他了。我告诉你真话,我真发了财了。你伺候我两年,我不能不重重地酬谢你一下,我送你一张十两的黄金储蓄券。这已过了一个多月限期了。再过四个多月,你就可以拿到十两黄金了。"说着,就在整叠的黄金储蓄券里面,抽出了一张,交给吴嫂。

她放下水壶之后,就抬起手来,不住地揉擦眼睛。听到主人要给她十两黄金储蓄券,已经是一阵欢喜,由心眼里痒到眉毛尖上来,但是眼泪水还没有擦干,自不便笑出来。只有板了脸子,将肋下抽出来的手绢,只管擦抹脸皮,呆呆地并不说话。

及至范宝华将黄金储蓄券递过来,她也认得几个字,接过来一看,这就露了白牙笑道:"真的送把我?"范宝华笑道:"我纵然说假话,那储蓄券是国家银行填写着的,那决不会假。"吴嫂笑道:"谢谢你。我和你泡好了茶,就去和你上菜市买点好菜来消夜,你发财应该吃好。"范宝华乱点了头道:"吃好点,吃好点,我也不是那种守财奴,只晓得看钱成堆而不晓得用的人。大概今天晚上没有人来,我们可以一块儿吃。"

吴嫂笑着头一扭,提了开水壶走了。但她不到两三分钟又来了,给主人打手巾,送茶壶,递纸烟,并用玻璃碟子装着花生米,放在主人算帐的桌子上。最后站在旁边笑道:"没有啥事我就买菜去了。"交代过这句话,她方才走去。这当然都是十两金子的力量。

这日下午,老范就没有出去,他结帐之后觉得是拥有两千多两黄金的富翁,抗战八年,实在没有白吃这番苦处,于是躺在床上,架起腿来,仰卧着看天花板。觉得那天花板上,不断的现出幻影来,洋房,汽车,漂亮的女人,都是心爱之物,同时,他心里也就觉得已经尝到了这洋房汽车等等的滋味。他越想是越沉醉,也就不想出门了。

次日早上,他还睡得很晚才起床,朦胧中就听到丁丁冬冬,楼下打着门响,吴嫂由楼下笑着进屋来道:"快穿衣起来。那个李老板来了。我看他红光满面,眉毛眼睛都是笑的,一定是有啥子好消息告诉你。"范宝华道:"那么,你请他在楼下等着,我一会儿就来。"

吴嫂下去了,范宝华穿好衣服,也就不及洗脸漱口,就向楼底下走。只走到楼梯半中间,就听到李步祥带着强烈的笑音,叫起来道:"老范呀,这一宝我们完全押中了。黄金官价,果然提高到五万。你三万五买进的黄金储蓄券,每两就赚到一万五了。"

范宝华走到楼下,但见他两只胖脸红得发光,坐都坐不住,手里拿着一块手绢,满头乱擦,又揩揩额角上的汗。只是间着步子,绕了椅子转圈圈。范宝华笑道:"这一大早,你又是在什么地方得来的这马路消息。"李步祥道:"好!马路消息。报上已经是很大的字登着了。"说着,他就在他那青呢布中山服的口袋里,掏出两张报纸交给他看。

当然,这是范宝华最需要的食粮,赶快接过来,就展开着,两手捧了看。李步祥是比他更注意,已经在报纸中间,用红笔圈了个大圈,那红圈中间,就是一条花边新闻。很大的题目字写着黄金官价提高为五万。他打了个哈哈,跳着叫起来道:"究竟是我猜对了,究竟是我猜对了。"他说着话,身子随了这声音紧张,两手也情不自禁地颤动着,于是在两手过分地用劲之下,唰的一声,把手上的报纸撕成两半边。

李步祥笑道:"老范,你这是怎么了?"范宝华摇摇手笑道:"你不用过问,这无非是我神经紧张过分。这段新闻,我还只看了个题目,你不要打岔,让我把这段新闻详细地看看吧。"说着,把两个半张报纸放在桌上,平铺着,将破裂的地方拼拢起来,然后伏在桌上,低了头细细地向下看。虽是那段新闻只有百十来个字,可是他看得非常地有趣,看过一遍,再看一遍,足足有十来分钟之久。他然后点着头笑道:"我又是高兴,我又是可惜。"

李步祥望了他问道:"你这话是怎么个说法?"范宝华道:"我昨天滚了一次雪球,又滚进一百多两,这又白捞了几百万,当然值得我高兴。可是也就为了我又滚进了一百多两,我就松懈下来,在家里舒服了大半天,没有再去打主意。假如我再肯出去跑跑,多少还可以滚进几十两。这岂不是可惜?总是有点遗憾的。"

李步祥道:"你还有遗憾吗?我跑了一天,只搞到十来两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我还不够你搞得的零头呢。"范宝华将手乱摸着头,笑道:"我们总算没有白费气力,各发了一点小财了。今天下午,我们尽量地轻松一下。老李,你是要看戏,还是要看电影?"李步祥笑道:"我们这算什么发财。钱还没有到手,这就先要花掉一半。"范宝华笑道:"你不要先装出那穷相,今天无论怎么样子花钱,都归我付,还不行吗?"说着,伸了手拍着李步祥的肩膀哈哈大笑。

吴嫂听到大笑,抢出来看,李步祥看她红光满面,将牙齿只管微微地咬了下嘴唇,这就笑道:"吴嫂,你也发了财吧!恭喜恭喜。"吴嫂的脸更是红了,扭转头去就跑。隔了门道:"我们是穷人吗,发啥子财!"李步祥低声道:"老范,你这就不对。吴嫂在你家,不但是把钥匙,而且是个百宝囊,什么事她不和你办。你也应当在经济上帮助她一点。"

范宝华道:"这还用得着你说吗?也许她手上积攒的钱,不比你手上的少。"李步祥笑道:"那我倒是相信的。黄金官价一提高,我们就都有了办法,真得谢谢财政部。"

范宝华也是很高兴,笑得两只肩膀左闪右动,忙个不了。他倒是言而有信,留着李步祥在家里吃过午饭,邀着李步祥一路出门,先到戏园子里去,买好了夜场的票,然后两个人同去看电影。看完了电影,先和李步祥同去吃江苏馆子,然后从从容容地上戏馆子。

两人在路上走的时候,范宝华笑道:"老李,今天总够你快活一天的了吧?现在日本飞机,让美国飞机打得无影无踪,在城里找娱乐,现在还有个好处,就是用不着担心警报。把这颗心完全放下来找娱乐,这是十年来很少有的事呀。"李步祥笑道:"不过在你的立场上,那倒不见得是够娱乐的。至少你得手挽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姐,那你才算合适呢。"

范宝华笑道:"天下事是难说的。今天我和你一路进戏馆子,明天我就挽一个如花似玉的摩登女子同去看戏,你看这话真不真?"李步祥笑道:"那有什么不真?你范老板根本就有钱,也交过漂亮的女朋友。现在你又走熟了朱四奶奶的那条路子,那就是个大交际场,还怕朱四奶奶……"

范宝华这就把手连碰了他两下,笑道:"声音小一点,你看,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你看,那前面是谁?"说时,他就拉住李步祥的手,让他站住。李步祥向前看时,一男两女,笑说着走近了戏馆子的大门。两个女的是朱四奶奶和魏太太,那个男的,却穿了一身灰哔叽笔挺的西服,头上没有戴帽子,黑头发梳着溜光的背头。

李步祥低声道:"那个男子是谁?"范宝华笑道:"那是田佩芝小姐的新朋友,是一家公司的经理,年纪不大,四十来岁。"李步祥道:"四十多岁,年纪还算不大吗?"他笑道:"当然不大,有钱的人,七十岁还可交女朋友呢。"他们站在这里笑着,那一男两女,已是走进了戏馆子。

李步祥笑道:"老范,你还进去不进去?"他道:"我花了钱买戏票,为什么不进去?你这话问得太奇怪了。"李步祥笑道:"我怕你看了吃醋。"范宝华昂着头道:"我吃什么醋,她有办法,我也有办法,她能找对手,我也能找对手。进去吧。"说着,他大了步子走进戏馆。

他们都是对号入座的票子,由茶房顺了号头找去,事情是非常的凑巧,他们座位的前面,就是朱四奶奶的座位,恰好范宝华就坐在魏太太的身后。因他们已经坐定了在看戏,身后有什么情形发生,自然不是她们所能知道,而且范宝华坐下来,还有一种很熟识的香味,不断地向鼻子里送了来。他本来是心里不存什么芥蒂的,可是坐得这样近,可以看到魏太太后脑脖子下的白皮肤,又闻到了这种香味,他说不出来心里有一种什么烦恼,虽然戏台上在唱戏,可是他眼睛对于戏子的动作,简直没有印到脑子里面去。偏偏前面这位徐经理,并没有什么感觉,他紧紧地挨了魏太太坐着,偏过头去,对她的耳朵,不断地喁喁说着话。魏太太是时刻地在脸上露出笑容。

范宝华看到恨不得把面前这只茶杯子对两人砸了过去。约莫是十来分钟,座位旁忽然轻轻喊了一声道:"在这里,在这里。"范宝华回头看时,却是两个摩登男女,男的是宋玉生,穿着翠蓝绸长衫,配着黑头发,越是衬出雪白的脸子,女的就是在四奶奶家会面的那位曼丽小姐。她今天还是上穿衬衫,下套西服裤子,不过衬衫变换了条子纹的,脸上的胭脂擦得通红。

宋玉生先笑道:"怎么分开来坐,分成了前后排呢?"他这句话说着,四奶奶和魏太太站起来,回头看到了范宝华,都惊讶地哟了一声。这两排座位上,正好范宝华靠外的座位空着,四奶奶靠里的座位也空着。她笑道:"小宋坐我这里,曼丽坐在老范那里。"曼丽道:"这和我们票上的号码相符吗?"四奶奶道:"你尽管坐下。若是不对的话,茶房自然会来和我们对号。先坐着先坐着,别搅扰别人听戏。"

曼丽倒是很大方,就在范宝华身边坐下,还笑着向他低声道:"范先生早来了?"老范真没有想到有这样一个好机会,笑着连说是的。四奶奶却站起身来,反身伏在椅子背上,扯着范宝华的肩膀,带了媚笑,轻轻地对了他的耳朵道:"你发财的人运气好,今天可说各得其所吧?"范宝华点了头不住地笑。

上一篇:第六回 谁征服了谁

下一篇:第八回 皆大欢喜

返回目录:纸醉金迷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读排行

长沙县第三中学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